註冊帳號 登錄
優質の幻想鄉 返回首頁

夜夢の無久棺 http://155384.co/?376359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在下〝幻術師〞的巢穴,請諸路朋友不吝指教。

日誌

(東方同人文)命蓮寺的聖誕節

已有 844 次閱讀2012-12-26 17:20 |個人分類:閒品小說| 聖誕, 東方

                  

  在幻想鄉中心的人間之里,是幻想鄉絕大多數人類活動與生存的中心,並且由上白澤慧音、藤原妹紅等少數力量強大的人類保護著這裡。

  照理說,這裡的商業活動之類的,都是由人類所主持,但是也不乏妖怪所開的店面、或者是小攤之類的。

  但是人間之里和妖怪有關、並且最為特殊的不是這些妖怪所開的飲食店,而是寺廟,命蓮寺。

  那是一個以巨大船體為中心,看起來和一般的大戶無異的庭園、和一個看起來古色古香的廟門口組合起來的奇怪地點。

  雖然說和一般的寺廟之類的確是有一些不同,但是最為特別的是寺中從住持到一般的雜事僧,毫無例外的全是妖怪,也就是非人類。

  住持聖白蓮雖然是個庇護著妖怪的魔法使,但是她對人類也相當的友善。

  這也是為什麼這個妖怪寺廟位居於人類活動中心的原因,甚至許多人類還因為白蓮的關係而成為了寺內主供的毘沙門天信徒。

  命蓮寺廟門口-

「哼哼~~哼哼哼~~」一個頭上有雙類似犬耳,看起來精神奕奕的小女孩手拿著掃帚,邊掃著雪,邊哼著不知名的小調。

「響子,早啊,這麼有精神啊。」

「啊!聖!妳早啊!!」隨著這聲招呼,正在低頭清理積雪的少女大聲地回應了向她打招呼的人。

  命蓮寺的住持聖白蓮,在過去因為得到了強大魔法力量被人類放逐的僧侶,現在正身穿防寒的外袍悠哉地向犬耳妖怪打招呼,看起來就像是個溫柔的鄰居大姐姐。

「今天也是持續著下雪呢,」白蓮看了看不斷灑下純白之物的天空,發出了一聲感慨。「在法界可是都沒有這白色的美景可看呢。」

「就是就是啊!」響子把掃帚丟在了一旁,學著白蓮的舉動對著天空大聲叫著。「今天也是持續下雪哦,響子我也要更加努力喔!」

  彷彿是音波攻擊般,妖怪少女的聲音就這麼大聲傳播在被寒雪所籠罩的空氣中。    

  響子是一種名叫山彥,是種善於傳遞聲音,以及反射聲波的妖怪,她剛剛的聲音比起白蓮可不只大了一倍,幸好命蓮寺是蓋在人間之里的近郊,周圍沒有人居,要不每天都有妖怪在早上這麼吵人,絕對會引起鄰居的抱怨。

 

「喂喂喂,一大清早的,還要不要人命啊!!」只是這一次,還沒等響子的聲音完全消去,從天空中就一個東西,咻的一聲,朝著剛剛發射音波攻擊的妖怪而去。

 

  由於那個白色的東西速度極快,白蓮唯恐響子受傷,於是搶一步擋在犬耳妖怪的面前,以手指接住了那個飛來之物。

「報紙?」

「啊呀呀,接的好。」隨著這個聲音,一陣風壓刮過,一個有著黑色翅膀、頭戴一個小帽子,身穿制服的少女就出現在白蓮與響子的面前。

「啊,天狗小姐,妳早。」白蓮把報紙交給了一旁的響子,隨即向對方打了個招呼。

「早啊。」來者正是棲息在妖怪之山上的天狗‧射命丸文。「真是佩服妳家看門的,每次發送報紙都用這種嗓音來迎接我。」

「這樣不是很好嗎?小孩子這麼有活力是好事啊。」白蓮邊說邊摸了摸響子的頭,就像是母親在寵溺著自己家的女兒。

「這麼說是也沒錯啦…」

「喂~聖、響子~吃早飯啦!」這時從命蓮寺的窗口,一個留著黑色短髮,戴著水手帽的少女探出了頭來。

「啊!馬上就來!」白蓮先去回頭示意了一下,隨即招呼響子去大廳吃飯。「響子妳先去吧,跟星她們說一聲我很快就過去。」

 

「要進來一起吃個早點嗎?」白蓮熱情地邀請著天狗。

「哈哈……我還是免了……」文搖了搖雙手,表示婉謝。「而且今天我們還得去守矢神社那裏去幫忙聖誕宴會的準備呢。」

  說完文就招了招手,再度一陣狂風,她用那驚人的速度離開了這裡。

「聖誕…宴會?」

 

 

「聖誕宴會?」一身女尼打扮,卻從那布帽露出了藍色頭髮的少女.雲居一輪這麼重覆著白蓮對她們說的詞彙。

「聖誕什麼的從來沒聽過啊?」剛剛從窗戶招呼白蓮用餐的船幽靈.村紗水蜜咬著湯匙,表示自己也不懂那是什麼東西。

「響子知道嗎?算了,看妳那個樣子大概也不知道什麼東西。」一輪轉向了一直呆呆看著其他人的山彥妖怪。

  白蓮過去由於人類的關係,被封印在魔界,而雲居一輪和村紗水蜜則也因為類似的原因被困在幻想鄉的地底,還是拜之前的間歇泉事件才脫困的。

 

「要不問星和娜茲琳看看吧,可能是近代才開始流行的用語也說不定。」穿著水手服的少女出了個主意。

「也對,星醬啊,妳知道聖誕宴會嗎?」注意到正從廚房走了出來的虎妖,白蓮開口了。

「〝聖誕〞?啊!我記得這聖誕節好像是西方的節日吧?」被稱為星醬,頗為英氣的少女一開始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聽清楚後她把自己所知道的講了出來。

 

「哦,西洋的節日啊,聖,妳過去不是就住在魔界嗎?那不是那幫西洋傢伙的老巢?怎麼不曉得這玩意?」

「我真的從來沒聽過啊,吶,星醬,聖誕節是什麼樣的節日啊?」白蓮合著雙手,雙眼發光地看著虎之妖怪-寅丸星。

「咳哼~那麼我就把我知道的全說出來了!」受到其他人注視的虎妖裝模作樣地咳了一聲。「聽說啊,聖誕節是西洋的節日,聽說是因為要向神表達感謝收成的意思,在這一天呢,每家每戶都要烤火雞,並且接待客人來吃。」

「哦,招待客人?這聽起來不錯啊,要不我們也來烤那啥火雞來招待左鄰右舍吧?」

「不過,火雞是什麼?」一輪問道。

「不知道,雞肉應該可以吧?」船長出了個代替的方案。

「火雞啊,這個我知道哦!!」出乎其他人意外,眾人中最為年幼的山彥舉起了手大聲表示。

「火雞是什麼東西呢?響子?」白蓮摸了摸山彥妖怪的頭。

「是住在竹林的那個奇怪人類,我聽鵺她們都叫那個人火雞!!」響子說出了令其他人絕倒的話。

「喂喂,那個藤原妹紅應該不好吃吧。」想到了那個當初來寺內巡視那一副吊兒啷噹的不良女,尼姑打扮的少女就是一陣發冷。

「打死我也不會去吃她。」船長也表示反對。

  那個女人,比我們妖怪還像是個妖怪啊,這是命蓮寺眾在想到藤原妹紅的第一個印象!

「我說,」正當白蓮等人因為響子的話而流下了斗大升的汗珠,眾人身後出現了這麼頗為無奈的聲音。「聖妳們在說什麼呢?」

 

-少女解釋中-

 

「…笨蛋主人,妳說的那個是感恩節,不是聖誕節啊!!!」身材矮小,有著一雙圓圓大耳朵的妖獸,就這麼扯著寅丸星的臉皮。「身為妳的屬下,人家自己都覺得丟臉了啊喂~」

「……好痛啊,不要拉了,娜茲琳,我知道錯了啊!」虎妖都已經痛到流出眼淚出來了。

「哈哈哈,不愧是寅丸呢,這種事情就顯得特別糊塗。」村紗幸災樂禍地看著被屬下修理的星。

「船長別說了,快救我啊,還有一輪別在那裏偷笑了啊!!」

 

「好了啦,娜茲琳,星也不是故意的,妳就饒了她吧。」隨著高僧的指示,鼠之少女哼了一聲,總算停止了對虎妖的攻擊。

「娜茲琳啊,那麼聖誕節到底是什麼呢?」白蓮再度問出了心內的疑惑,只不過她詢問的對象從偶爾會搞天然的虎妖換成了總是對主子沒有辦法的老鼠妖怪。

 

「這個啊,主人開頭倒是沒有說錯啦,」說著少女還瞪了一眼正在摸臉頰的主子,嚇得後者連忙用雙手把那已經紅腫的臉皮給蓋住。「這是屬於西洋的節日………」

 

  鼠之妖怪意外地博學多聞,把西方關於十字教的聖人以及關於聖誕節的由來一五一十地交代得一清二楚。

 

「嘿~原來是宗教故事啊!」在聽完娜茲琳所說的宗教故事之後,其他人總算了解了所謂的聖誕節是怎麼一回事。

「話說,」一輪看了看正在低頭拭淚的尼公大人。「姐姐妳別再哭了啊,這只是一個故事而已……」

「對聖來說不只是單純的故事吧,畢竟以前被人類那樣對待過。」村紗講到以前被封印的事情,臉上不由得浮現了一股黑氣。

「嘛,反正只是西洋的十字教為了傳教所編織的故事,說起來聖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娜茲琳倒是覺得無所謂。「畢竟聽說魔界的重要人物大多以前就和十字教有著相當惡劣的交戰關係,也不用指望那些傢伙會跟聖提到仇敵的事情。」

 

「那個聖…妳別那麼難過了啦……」虎妖從衣服中掏出一塊手帕來。「別想以前的事情……」

「好,就這麼決定了!」原本沉浸到宗教故事中而落淚的白蓮,用星遞來的手帕擦了擦眼角,忽然發出了驚人之語。「我們也來辦聖誕宴會吧!」

「咦???」除了一旁搞不清楚狀況的響子,其他人都是對本家住持的想法吃了一驚。

 

 

「為了這麼了不起的聖人,我們一定要好好的紀念他才可以!!」

  由於命蓮寺住持被籠統的宗教故事所感動,命蓮寺眾開了一個聖誕節的準備會議。

「聖在一些奇怪的事情上總是莫名地認真呢。」船長先是對自家的住持感慨一番,隨即一馬當先地發問。「說起來這聖誕宴會是要怎麼準備法?和博麗神社宴會一樣嗎?」

「在那之前,你們都不覺得我們佛教徒去慶祝人家別的宗教的節日不會太過奇怪嗎?」娜茲琳試圖要把這些不像佛教徒的妖怪導正回原點。

「這沒關係啦,反正連姐姐都對這個節日很有興趣了。」一輪搖了搖頭。「再說山上那兩個神明都不在乎了,我們辦這宴會也應該也沒什麼關係,而且……」

 

「趁這時候好好喝上幾杯,這不也是好事嗎?你說對吧,雲山?」說完這段話之後,一輪向後方示意了一下。

  一團白色的雲霧就這麼在一輪的後方漂浮著,其中間有個一張不怒自威的老人面貌,而隨著一輪的話,這團雲霧逐漸改變了一部分的形體,到最後變成了一個比著姆指的手勢。

「妳們……啊,算了。」娜茲琳放棄了,畢竟連她自己也很想好好放鬆一下。

「不過啊,聖誕節要怎麼弄呢?」虎之妖怪雖然有聽說過聖誕節,但是具體上可以做什麼她也不太了解。「娜茲琳怎麼想?」

「把麻煩事就這麼直接丟給我啊?」鼠之妖怪也沒實際準備聖誕節過,所以她也拿不出來什麼好主意。

  正當命蓮寺眾傷透腦筋之時,紙門喀啦的一聲就被外面的人打開來。

「怎麼?真稀奇,怎麼談起聖誕節來了?」只見一個有著巨大尾巴,戴著圓框眼鏡背著另一個黑髮並穿著黑衣黑裙的妖怪滿身酒氣地走了進來。

「哦?是猯藏大姐和鵺啊?」村紗認出了這兩隻妖怪。「喂喂,又去喝酒了?怎麼全身都酒味啊?」

 

    這兩隻妖怪雖然是通說寄居在命蓮寺,但是比起像村紗、一輪她們這些有工作的僧人,她們兩個的身分比較接近於食客,而身為食客的她們因為有時候還會半夜偷溜出去飲酒鬧事,身為住持的白蓮還不得不為了寺廟的對外形象對她們說教。

 

「妳們又整夜在外頭喝酒了,這個樣子……」就跟往常一樣,白蓮嘆了口氣,正想訓一訓這兩隻總是在外面亂來的妖怪。

「說教的事情還是饒了我吧?妳們剛正說聖誕節的事情吧?」狸貓妖怪二岩猯藏苦笑著打斷了白蓮,隨即直接啪的一聲,就這麼豪邁地坐在了自己的尾巴上面。「以前咱就是在負責聖誕晚會的布置,這事兒對咱易如反掌!」

「咦?妳辦過聖誕宴會?」白蓮吃了一驚,她倒是沒想到這個狸貓妖怪還擅長這種事情。

「真的啊,佐渡那這種事情每年都有!人類對這種事情可說相當熱衷的~」狸貓妖怪從腰間取了一個酒甕,就直接灌起酒來。「是說怎麼突然想到要辦聖誕宴會了?」

 

  寅丸星於是詳細的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狸貓妖怪。

 

「原來如此,是要和山上的神社比試信仰是吧!!這事就交給咱吧!!」說完狸貓妖怪就把因為喝得過多,臉色一陣白一陣青的封獸鵺給扛走了。

「那傢伙好像有點理解錯誤了吧,交給猯藏真的沒問題嗎?」一輪看著因為醉酒,走路都搖搖晃晃的狸妖走回了她自己的房間。

「她都這麼說了應該是沒問題的,那麼,食物以及到時候的參訪客的邀請就拜託大家了。」白蓮合十,微笑著看著其他的人。

「喔!!!」

 

  到傍晚時刻,二岩猯藏弄來了幾棵小樹木,並且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就在室內將樹木給立了起來,看起來似乎就從木板上直接生長出來一樣,然後又將從古雜貨店和無緣塚蒐集到的彩帶、亮粉之類掛在了樹木的上面。

  由於在幻想鄉雖然有電,但是並沒有那麼普及,聖白蓮運用了魔法將魔力儲存在一種魔法使開發,用來代替室內的光線來源的玻璃球內,然後和彩帶就這麼一起掛起來

 

  由於命蓮寺在人間之里的高人氣,命蓮寺要舉行和妖怪山神社一樣的聖誕晚會這件事只一天就傳遍了整個村落,除了白蓮她們邀請的客人,連森林裡黑白的魔法使看起來相當冷漠的人偶師等人也紛紛不請自來

 

「看來宴會辦得很成功呢,」白蓮和星站在了毘沙門天的佛像面前,原本是眾人拜祀的大殿現在擠滿了人潮。「沒想到我也有一天會舉辦像這樣的宴會呢,看到人類和妖怪如此和樂的聚會,相信毘沙門天大人看了也會相當高興的。」

 

「的確呢,猯藏和鵺根本是玩瘋了。」星微笑著看了看一旁逗小孩子玩的猯藏和驚嚇著小孩子的鵺,只不過她的笑容內其中帶有著對封獸鵺那惡劣性格傷透腦筋的苦笑。

「啊啦,鵺那孩子真的得好好地教育一下,」魔法使的住持搖了搖頭。「不過在幾百年前,我根本想不到會有這麼一天……妖怪和人類和平共處的一天。」

 

「聖,就別想那些掃興的事情了,」星及時制止了想起過去不快回憶的白蓮。「妳瞧,寺子屋的老師過來向妳敬酒了。」

 

  白蓮看向了星所指向的方向,正穿著藍色套裙的人類牽著留著銀色長髮的蓬萊人走了過來。

 

「是啊…星,妳說的對……」白蓮從桌上拿起了一杯裝有果汁的玻璃杯。「能讓妖怪與人類如此相處的…大概只有現在…這個幻想鄉之內…………」

==========================================================================


  後記:

 嗯.....這幾天總算是把新年前的所有預定作~不然晚上睡覺還會因為趕刊睡不好

聖誕節在下編輯的東方文共有兩個~一個是橋姬和勇儀王樣的閃光文(有興趣的朋友請見另一篇日誌)~~

另一個就是這個過於平淡像白開水的文章(喂~)

話說回來在下身為新人寫手的缺失還是很大啊,本來想寫兩千字的文結果漲到了一倍以上....

嘛~這篇文其實是因為之前有人在嚷嚷說佛教徒過什麼聖誕~~

結果就給了在下這個一個靈感,其實很早就想寫了,只不過等到聖誕節才發。

由於今天已經二十六號~~聖誕早就過啦,但是在下還是希望大家可以度過一個平安的聖誕與新年!

以上!(在下今天要早早來補眠了)

 對了對了!!最後如果對在下有什麼意見或是缺失補正,留個言在下會感激不盡!!


我只是路過

太神了,真是雷人

握手表示感謝

太棒了,送朵鮮花

丟雞蛋抗議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帳號

小黑屋|手機版|優質の幻想鄉

GMT+8, 2020-1-22 19:37

著作權聲明 & DMCAChild Pornography使用合約 & Terms and Conditions聯絡我們 & Contact Us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