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の幻想鄉

 找回密碼
 註冊帳號
搜索
查看: 25606|回復: 109

[長篇] 東方幻想商 已到第八十九章  亂入(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8-24 14: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allen831206 於 2017-12-12 20:31 編輯

在一片渾沌之間,存在著一個人形物體
經過了漫長的歲月,度過了無數的世界,我的任務結束了嗎?
汝已經不必在為吾效命了,此時渾沌中開啟了一道裂縫,
那就是汝下個空間,至此汝已不再屬於吾,吾將賜與汝(結束之名)
其名為(幻想商),到此腦中不再傳來天道的呼喚了。

第一人稱視角,下方開始,新手,多謝批評

第一章        初臨幻想

當我被吸入裂縫之中,到底過了多久呢?一切黑暗,一切的一切都不存在似的,恩...好吧,我承認旁邊有個上下有綁蝴蝶結的裂縫,但那實在太可疑了吧,而且不時傳來女人的聲音,好詭異阿。

經過了漫長的心裡鬥爭,還是決定進去了,我以再怎樣都不會比天道難纏的理由進去了,雖然我知道之前在他手下工作時多少可以用它的名來避掉一堆麻煩,但現在一切未知,試試沒人命令的生活吧。

進入後,那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可終於進來了,我叫八雲紫,請多指教,我那道隙間可是開在你旁千年了诶,要不是你身上還有能量的流動,我都以為你翹了呢!」八雲紫的臉上浮現了詭異的笑容

「妳誰啊,有甚麼目的,原來我在那已有了千年的時光了啊,那這又是哪?」

「我是這座結界的創始者之ㄧ喔,我的目的是把被遺忘之事物遷移至這座結界之內,也就是幻想喔,這座結界有個很美的名字『幻想鄉』。」

「真是個可悲的世界,當世間的一切沒了幻想,你覺得世界還能繼續存在嗎?對我來說幻想就像慾望,人一旦沒了慾望就不會前進,當人不再前進了,就會停滯不前,現有之缺點將會得不到解答,當世界的缺點得不到解決的話就會崩壞,這個世界就像是加速世界毀滅的引擎,這是我的愚見,我的名字是...我沒有名字,叫我幻想商吧,我就來給這個世界多點幻想吧。」

「幻想商,真是個適合這幻想鄉的人阿,問個小問題,你為甚麼在那漂流了千年之久呢?等等回答完之後帶你去看看歷代守護結界的巫女吧!」

「我在想到底要不要進入那詭異的隙縫,妳知道的,一個空間隙縫上頭有蝴蝶結是多麼恐怖的事,而且如果另一方是空間風暴的話,那我...」省略碎碎念

此時的紫心裡很糾結:(那明明就很可愛,怎會詭異呢,這人的價值觀好差喔)

「我明白了,那我們出發去找紅白巫女吧,對了你會飛嗎,還是說用隙間去吧」

「我們飛去吧,飛其實有很多種方法,不好意思,冒犯一下,那詭異的空間隙縫,我不想再次嘗試,構築。」

我創造出不可見的陣法讓我飛了起來,其實我也可以直接飛的,但還是別太早暴露。

兩人飛了一段距離,終於到了位於大結界的邊界上的博麗神社,看到了個站在神社前掃地的女孩。

「跟我印象中的巫女不太一樣阿,雖然不是所有巫女都能放靈力,但至少身上都有她所侍奉的神的氣息吧,而且服裝太過了吧,普通的神社,奇怪的巫女。」

「我們這裡是幻想鄉喔,所有不可思議的事在這裡都是可能的喔,而且很可愛不是嗎?」

「我不予置評,一個蝴蝶結我不知道哪可愛,露腋下我也不知道哪好看,據我所知道的巫女是十分端莊的,是不會穿著這種衣服的,如果是為了吸引香客也做太多無用功了吧,附近的妖氣太重了,人類下意識的就會避開這裡。」

紅白發話了:「喂,那邊的老妖怪和不知道你是人是妖的家伙,談論人別在別人面前大聲嚷嚷,尤其是本人面前」手中以聚集出靈彈隨時發射的樣子。

「唉呀,小靈夢生氣了,好兇喔」紫邊說邊把扇子遮住自己的臉。

(從她的眼神我發現,她應該很喜歡逗她吧。)

紅白掩面發話了:「這次來又是啥事阿,話說叫我辦事前能不能先添點香油錢啊,一年四季幾乎沒人來敬香油錢,不知道哪位陌生的人可以幫幫我這可憐的神社啊。」

此時的我早就把錢丟進香油箱中了,我回了她:「我不是因為妳而敬香的,而是為了神而敬的,能成神的都是生前或死後擁有極大貢獻之事物,我為了祂成神的過程而敬。」

「沒差啦,反正博麗神拿不到還是給我的阿,所以請在多敬祂一點吧,看來今晚能加菜了!」紅白邊用手搖了搖香油箱。

「妳真的是巫女嗎?我記得巫女都是很清廉的阿,妳比較像快破產的人啊,還有眼睛已經變成錢啦,還有你剛剛聽到的,衣服的問題??不會太不莊重了嗎?」

「當你從小窮到大之後你就會知道了,還有那個衣服很可愛诶,況且來的幾乎都是沒有人類常識的妖怪,再說這是我的事你憑甚麼管,我們博麗一族代代守護結界,無關乎意志。」此時的紅白特別認真,只是聲音慢慢變小。

(只可惜我分不清是前面還是後面。)

「也是啦,反正不關我的事,不過我很好奇這的力量體系,還有哪能開店,我是個商人,如果想要錢我這隨時歡迎打工,還有我閱人無數,請不要對我說謊。」

「那好吧,這主要是由彈幕攻擊的,還有你想開在哪就開在哪吧,再來就是
『歡迎來到幻想鄉』我叫博麗靈夢。」

(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發現她真的很喜歡幻想鄉,只是不知道她知不知道這結界的真實,還有她本身的真實。)

我更的速度 別期待

此篇道理,當世間的一切沒了幻想,你覺得世界還能繼續存在嗎?對我來說幻想就像慾望,人一旦沒了慾望就不會前進,當人不再前進了,就會停滯不前,現有之缺點將會得不到解答,當世界的缺點得不到解決的話就會崩壞。

如同水壩一樣,水壩的一個小裂縫如果長時間不去理會它的話,水壩將會潰堤。



第二章 商人間的對話(可以試著尋找看看商業技巧喔)

第二天

(從紫那聽說了有個跟我一樣的半妖商人,去看看吧,據說位於博麗神社、人間之里、魔法森林之間。)

(到了,貌似很冷清阿,有點老舊的店啊,開在森林入口很少人敢接近吧,又是在有危險的森林,不過外表不重要,實在的是內涵。)

我對著裡面喊道:「請問老闆在嗎?我從八雲那聽說了這裡,這裡似乎有許多有趣稀有之物,想來掏寶。」我走進門內問一個帶著眼鏡年輕人。

「不好意思,我是老闆,妳從紫那聽說了敝小店啊,真是稀奇,那位愛惡作劇的賢者大人會給我介紹顧客,不過可能要讓你失望咯,店架上的商品大多都是非賣品喔,我叫『森近霖之助』,請多指教,叫我香霖就可以了,不過我有個興趣,喜歡收集稀奇古怪的東西,如果你有的話我很樂意買下。」

「見笑了,同樣身為商人,我很高興看到個會追求自我的商人,現在大多數的商人都忘了自己的初衷,像你這樣為了興趣的商人不多見了,為了不被你失望,我只好露個兩手咯,不過你想要怎樣的東西啊,至少給個目標吧,商品就是要給人用的不是嗎,所以要製造個你用的到的商品阿,幻想商在此為你服務。」我擺上了我那職業性的商業微笑,在我的微笑面前大多人都會放下心防,很多客人都是因為心防太重或是太緊張所以啥都不買,所以讓人放心的微笑是很重要的,也助於客人的再度上門。

香霖一副愈哭無淚的表情,道:「那這樣好了,我的店每次都會被行竊,不知道該怎麼辦呢?再加上行竊的人又是青梅竹馬,讓我想哭阿,但是又不能讓她受到傷害,真是麻煩阿。」

我看了看四周對著香霖道:「那我來為你設置一陣地吧,聽你的口氣對方應該是女的,那就別太激烈吧,為了防止有人會誤觸陣地,所以我把陣法設置在屋子上和裡面。」

『各位觀眾可試試這保全系統,不過現實中請採用比較合理的技術,像是把妖力改為紅外線之類的』

我開始動工了,我先在方圓50里內設置妖力雷達,隨時知道,誰從附近經過,當然啦是可關閉的,再來就是在屋子上頭加固兼通電,最好再加上可以把敵人黏住的東西,當然啦,在捕捉到超過一定大小的人型生物後,還會第一時間通知店長,再來就是內部了,我把會記憶人的陣法放進去了,當陣法開啟後除了自己和其他所認准可以通過的人之外,都會自動傳輸到外面去,當然啦,這些都是會通知店長的。

「好啦,香霖OK啦,做為代價可是要請我吃一頓喔,別忘了我是商人,商人不管在任何時候都要記住一件事,那就是等價交換原則,不過交換物就要交易的雙方所訂了,據說夜雀的店不錯呢,就去那請吧。」

「可以啊。」他有點疑惑的問道:「不過這真的防的住她嗎,算了既然交易都成立了,那我也就只好相信了,夜雀的店位在迷途竹林,晚上見啦。」

到了晚上,很稀奇的夜雀老闆娘的店面只出現了兩個人,一是我,二是香霖,為啥會這樣呢?讓我跟各位講吧。

當香霖跟我在路上的時候,我突發異想的提出了一個想法,那就是商業技巧研討會,到了之後,我跟香霖和夜雀老闆娘提了這個看法。

出乎意料的老板娘同意了,原來是最近沒啥客人所以也沒甚麼差別了,結果變成3人商談大會,食物由夜雀老闆娘提供,由我提供商業技巧,香霖省略。

我首先發話:「先自我介紹吧,不瞞二位我是來回於各個世界的商人,雖然我之前受僱於人不過現在自由之身,任務結束之時被賜名『幻想商』,這不僅是我的名字還是我的驕傲,叫我商人就可以了。」雖然從很久以前我就一直被叫這個名字。

接著是香霖:「在下乃香霖堂之老闆『森近霖之助』,喜歡稀奇古怪之物,通常從顧客那買進東西,是名古怪商人,不過根據上位給我的話語,商人只做利大於弊的生意,而所謂的利在於自己,還有叫我香霖即可。」

再來是夜雀老闆娘:「小女為這間關東煮的老板娘『密斯蒂亞․蘿蕾萊』,承各位所見,食物雖好但客人太少,瀕臨破產的悲慘小店,叫我蕾萊就好」苦笑連連啊。

商:「先來說說我對商業的一些技巧吧,所謂的商人就像香霖所講,只做利大於弊之事,但可惜的是現在很多的商人都只追求金錢,忘了自己的初衷,我承認有很多商人一開始的目的就是賺錢,但為賺錢而賺錢的人幾乎會走向滅亡,因為這種人的欲望無窮只懂得索取,沒辦法想像沒有錢的世界,好了,廢話說這麼多,商人還是得賺錢啊,只是別被錢矇蔽了自己,談談所謂的商業技巧吧,這種是跟努力是有關的,99%的人事1%的天命啊,我只能幫各位人事咯,『第一點品質』這是一定的,不只商品還有服務,做黑心的確可以賺很多,但如果被發現的話就一切都沒了。『第二點名聲』這很重要,有了名聲之後會有很多人慕名前來的,像是有名人名勝之類的都不錯。『第三點交通』這也很重要,不然像是把店面開在懸崖上,普通人都不敢去吧,注意我們是要賺普通人的錢,人多也就意味著錢潮滾滾,像是這裡位於迷途竹林很難有人來,除非有人引路否則還沒到店就迷路餓死了,雖然強大的人可平安但嚴重注意,我們賺的是普通人的錢,有疑問現在提出。」

蕾萊沉吟了一下,道:「我的店品質有了,名聲也遠傳,只差在交通,有啥建議嗎?在幾天這樣的情況我就要收了啊!」

我回道:「交通的話,我記得魔女的一些藥粉可以做到傳送的效果,不過我有更好的方法,不過要有固定的傳點,而且我又想到了個賺錢的方法,只不過我才剛到這沒辦法做太多事,我的人脈在這沒有用。」

香霖笑了出來,道:「喂喂,是不是忘了我啊,別看我這樣我還是有點人脈的,村裡的傳點我來做吧,只是要做怎樣的比較好啊。」

「現在先找地點就好,不用太大容的下一人即可,只不過蕾,店可能要固定喔,沒法推餐車了,用移動型的陣法對生意有點不好,固定好一點,聽我的吧,不過要抽成,我2香3妳5,保證賺。」

「可以啊,反正我的推車只不過為了增加商圈所用罷了,不過你抽成不會太少了嗎,可以在要一些啊。」

「你忘了嗎?我沒作啥啊,想法固然重要,但當沒有能力作出的時候終究只是想法罷了,沒有香霖的人脈、你的廚藝,這只不過是空談罷了,況且你以為陣法要花多少成本啊,創造,構築。」地上浮現了一道陣法,我又道:「這是用我的能力做出來的,將傳送陣刻上,然後進行加固,不過地點要選在哪就是問題了。」
蕾萊拍胸部自信的道:「我有地點,明天開始動工吧,商人你就先跟香霖去處理鎮上的傳送陣吧,我保證環境一流喔。」

隔天,我就跟香霖處理好鎮上的陣法了,而且在旁還設了個收費小站,上面寫著各個地點的傳送,以及要多少錢,不過為了客源將到蕾萊那的傳點設為免費。
之後到了新的關東煮店,位在竹林深處。

香霖震驚的道:「這真的是關東煮店嗎?三層樓高,有龍像、佛像,這是佛廟吧,幹這事不會遭天譴吧,敝人生意雖小,但我還不想關啊!」香霖整個冏起來了。

「放心吧,其實神不會管這個的,佛廟世上起碼上萬間,不會在乎這個的,況且我們可以用關東煮供奉他啊,乾脆把這當作1%的天吧,反正機率太小直接忽略吧,有些事太鑽牛角尖是會發瘋的,快點幫忙吧,別忘了美好的『錢途』正在等著我們呢!!」說完就往裡面走了,況且我還不知道甚麼神敢直接對著我幹。

蕾萊領著我們進去,邊介紹:「不錯吧,內部可是我設計的呢,第一層我設計成放置傳送點的位置,而且位置分散不會造成擁擠,第二層則是餐廳,我還特地找了隔音石將第二層分為內外兩層,內層可以隔音,外層則可以觀賞風景,第三層就是廚房和食材存放室了,不過有些細節還需要幻想商的幫助,拜託啦,在各個桌上放置小型傳送陣,並跟廚房連接起來,還有儲藏室跟產地直通吧。」

我對著她抱怨:「這可真是遮騰人啊,OK,不過要規定時間喔,時間過後就是熟人的TIME了,不然把所有時間都浪費在賺錢這可不行,還是要跟朋友做做簡單生意的,不然就沒意義了。」說真的第二層的風景真美,一眼望去是竹海上頭掛著個明月。

『一眼望穿竹林間,滿天星月遠天邊,竹林誰知美食店,情人朋友共享宴。』自創詞

「當然這是一定的呢,剛剛我還在想這事,不過剛從香霖那聽說了,沒想到還用傳送陣做生意阿,難怪抽這麼少,這下真不知道是誰賺翻了啊。再說,我們身為始祖沒有SPECIL嗎?」開始跟我敲利潤啦,反正無所謂。

「當然有啦,這個給你,還有香霖,這是特別通行證,持有它即可免費使用傳送陣,還有我下了點禁制,來到這的人只能用原來的傳送陣回去,除非得到蕾萊你許可,或是付錢啦,三天后開張,一個星期後,在這重聚,慶祝發財!」

三天後,晚上,我在竹林旁檢查看看哪邊有可以修改的地方。

我突然道:「哇,剛開張一天就爆滿是怎樣!我還以為會不適感呢!畢竟是新玩意兒。」因為...

「不可思議呢!你才剛來不到一星期就把幻想鄉搞成這副德性,要不是清楚是怎麼回事,我還以為是變異呢!」紫從她那詭異的隙間中伸出半個身體「不過你怎麼都沒感情啊,就連跟香霖和蕾萊的表情都是裝的,有點好奇呢!」被發現了嗎?

「只不過是力量的代價罷了,況且生動的表情可以讓人更信服不是嗎?」

「代價嗎,有點沉重呢,比起生命,比起靈魂更殘酷呢」

「從以前到現在,還是到以後我都不想取回它,無情更能夠存活,雖然不會感到快樂之類的情感但亦不會感到悲傷及痛苦,『我選擇無情,它便是我的道路』,不管怎樣我都不會捨棄它的,絕不。」

「是嗎?你連肯定的感情的不存在了。」紫說著這聲話離開了

本篇道理:

『商人是一種絕對公平的生物,信奉著等價交換。』

『有情或是無情,是不是哪方才是正確的呢?我相信這沒有答案,那你又是怎樣想呢?』



第三章  被盜的麻煩以及中間的聊天

對了、對了,來說說自從香霖裝了防盜裝置之後的事吧,此事發生於燒烤佛廟店開張的第二天。

(話說,還沒去香霖堂看看有沒有成效呢。)想著想著就到了香霖堂附近了。

此時我在香霖堂的附近發現了個不明物體,全身灰啊,靠近一看,原來是香霖啊,不過全身上下都沒傷,所以,把它歸咎於他的霉運吧。

「香霖啊,我的防盜裝置還不錯吧,那可是有點巧思的诶,如果還不行的話,我可以在多賣你幾個守衛喔,放心價格絕對公道。」商人的笑容出現了。

「別說了啊,就是因為太好了,我才會變成這樣,我那朋友因為無法闖入,就把怒氣發洩在我身上,不過跟店被破壞的修理費比起來,我還忍的住。」說著說著眼框竟泛出了淚光,真是辛苦了。

「那就是守衛不買了,真可惜啊,對了問個問題,紅魔館前的湖,有主人嗎?我想在那定了,環境不錯,因為那有紅魔,所以沒啥人靠近,所以蠻安靜的,不然每天四處漂流對生意也不好,況且也有東西是需要儲藏的。」

他詳細的對我道:「那座湖有著孕育出許多妖精,那沒有主人,不過有個守護者『露米亞』,但是那些妖精可是很頑皮的,而且妖怪也很多喔,那座湖的名字叫做『霧之湖』,要注意冰之妖精,最聒噪,整天喊著我最強的笨妖精就是她,『琪璐諾』是她的名字。」他又敲了敲手「對了對了,還有兩個常常被我那朋友竊的魔法使也想裝防盜裝置,拜託我來問問,不過說真的,讓那些足不出戶的魔法使親自來拜訪,真是不可思議呢,可見我那朋友可是很厲害的呢。呵呵,對了我那朋友叫『霧雨魔理沙』,是穿著黑白洋裝的魔法使,要小心她啊。」稱讚朋友時,伴隨著苦笑啊

我看著旁邊的樹道:「你可被她累的夠嗆啊,不過可能太遲了,你說的黑白在旁邊的樹後,隱匿的技巧真夠拙劣的,反正對我來說即使被看見術式的編撰過程,妳也無法破解,聽到了吧,黑白,想跟我去看看我如何創出陣的話就來吧。」

從樹後走出個跟紅白差不多大小的女孩,是人類,還未完全變為魔法使,頂多是個見習的。

魔理沙舉起她手中的道具『八卦爐』對準香霖道:「香霖,沒想到你敢說我的壞話啊。」說完她手上的小道具發出強光,準備要發射了,不過沒啥殺傷力所以,看戲吧。

此時香霖已經完全認命了,之後我就知道他剛剛為何滿身灰了。

我對著更狼狽的香霖道:「香霖你說的那兩人是誰」我絲毫不顧他狼狽的狀態。

他艱難的告訴我:「一個在魔法森林裡,一個在紅魔館,飽受魔理沙摧殘的魔法使,讓魔理沙帶路吧,她很熟的。」感受到魔理沙那凶狠的眼神所說出的話,頗讓人感到無奈啊。

魔理沙笑道:「竟然這樣就沒辦法了,我就帶路吧,我要看看哪個陣法會讓我大盜魔理沙闖不過,被我闖過了可別哭出來啊,哈哈哈。」她還是改行當盜賊或強盜會有前途點。

不過,說真的,我沒想到魔法使會去當小偷,我這樣想著,邊跟著魔理沙的腳步飛向森林中的魔法使之家。

不過,到的時候,真是奇怪啊,這魔法使的法力比黑白還強阿,為何會如此,可能跟香霖的理由都差不多吧,因為是稀有的後輩吧,這魔法使還是個魔界人,身上還有標示,讓懷有敵意之人先顧忌一下。

「嗨,愛莉絲,我帶來了防盜專家,他可是跟我講了我可以在旁看喔,東西被我偷走後,可就不是我的事了喔。」魔理沙心安理得的說出想讓人發飆的事。

我對著愛麗絲道:「你好,我是幻想商,這是我的職業和名字,至於防盜專家則是一些小技巧罷了,我的本質還是販賣東西的商人,任何東西只要付的出價錢,我就弄得到。」別忘了招牌笑容。

「初次見面,我是『愛莉絲․瑪嘉托洛伊德』,叫我愛莉絲就好,我是七色的人偶師,話說你那個防盜裝置可以請你現在馬上裝嗎?說真的,我已經等不及了,對了,我先去準備些茶點吧。」之後就走進廚房了。

隨後我對著魔理沙道:「我要開始動工了,注意咯。」這次我特地慢慢來,讓她可以看清楚。

然後就是香霖跟愛莉絲的聊天了,要說抱怨也可以。

「這樣沒問題嗎?給魔理沙這樣看,還那麼仔細的跟她講解,不過這陣法真是精妙啊,幾個簡單的陣法連環起來就好了,簡單中不外複雜,說真的如果我想做陣法也是可以的,只是我承認絕對不會比他巧妙。」愛麗絲邊道邊喝了口紅茶。

「對啊,其實我有很多的陣法都還未搞清楚,不過也是讓魔理沙一點教訓啊,不然遲早我會破產的,住習慣房子後就會害怕失去呢。」香霖則邊道邊咬了片餅乾。

「真的呢,我的好多書都被魔理沙黑走了,不過誰叫她是可愛的後輩呢,但是她都不還這就讓我煩惱了。」愛麗絲邊道邊翻了一面書頁。

香林苦笑的道:「哈哈,真是呢,說來真慚愧啊,我是看著她長大的,她從小就是這副德性呢。」兩個人可真是在互吐苦水,配茶點呢。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

「我完工了,香霖我要跟魔理沙去紅魔館了,要去嗎?還是繼續聊天呢?還有愛麗絲,我的家會建在霧之湖旁,想要買甚麼東西時,隨時歡迎。」

「我在這聊天好了,難得有可以吐苦水的對象。」香霖把片餅乾遞給我。

「記住了,一定光臨。」愛麗絲則遞給我一袋餅乾,並接著道:「這是給紅魔的魔法使,『帕秋莉‧諾雷姬』的。」

之後我就跟魔理沙到紅魔了,而那邊則是兩個可憐人的互吐苦水的下午茶了,而後的路上跟她講叫她先回去,並跟她講防盜裝置都是一樣的,然後她就乾脆的走掉了。

為甚麼要叫她先走呢,因為惡魔是崇尚力量的種族,他們不屑於跟弱小者來往,而我以前經歷過的惡魔都是舉手投足間可毀滅百里以上的高階惡魔,要跟惡魔做生意首先要讓他們認同自己的實力,簡單來說,也就是要撕殺。

到了紅魔館前。

「我要毀滅你們。」我大喊著,並釋放出滔天的殺氣,經歷了眾多世界是不可能不殺人的,更何況是無情者,但我只是為了讓他們出來而已。

一個紅髮惡魔直接衝了出來並對我的頭就直接踢,毫無留情之意,不過,太弱了吧,技巧過關,力量不足,有點奇怪。

我的頭稍微往後一傾閃過了這擊,並往上踢,中了之後乘著一點點的滯空時間再以雙手抱拳從脊椎骨處用力砸下,很有毅力,爬了起來,之後才看到它擺出架式,武術啊,而且還會氣,玩玩吧。

她雙手抱拳叉腰衝了過來,先以第一拳往復部重擊,不過我擋下了,再來她以肩部撞擊,好吧我重心不穩了,之後一個掃腿換我騰空了,我旋轉身體擋住了以腳將我往上踢的一擊,之後我順勢將腳踢往她的頭,哦,被擋住了,但她忘了我有兩隻腳,還是中了,她往牆壁飛了出去但藉著腳蹬牆壁的反作用硬是反衝回來了,之後她用全身的力量旋轉,到了我身邊時來個前空翻,以旋轉和加速度還有全身的氣集中於腳由上而下向我踢了過來。(想想足球的倒掛金鉤)

畢竟她做了那麼多努力給她中好了,「構築」接著「碰」的一聲惡魔倒了,幾天後就會好的,不過我毫髮無傷,我構築出物理無效的陣和吸收氣的陣,雖然可以以肉體硬扛,但還是構築比較輕鬆啊。畢竟我是商人,商人比較喜歡輕鬆的事。

「好了,來我紅魔館有何貴事啊。」出來了位小隻的吸血鬼,(吸血鬼是魔族中很強的種族,該隱就是他們的王,有著絕強的實力。)她看到了我那懷疑的眼神。

吸血鬼憤怒的道:「我乃紅魔館之主『蕾米莉亞·斯卡蕾特』,我的威嚴不是小小的人類可以踐踏的,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蠢,竟選擇夜晚來襲。」她旁邊浮現了一把紅色長槍,而且雙眼變紅了,我將我的力量隱藏了,所以她並不清楚。

正主出來了,還是別玩了,快點解決吧。

「創造,構築」此時小吸血鬼被石壁關起來了,我還在上畫了聖光而下方則是聖水,雖不至死但還是會很痛的,加上石壁是封魔石,不過裡面空間很大。之後就可以溝通了。

我對著石盒子道:「我是來幫忙設置防盜裝置的,請問『帕秋莉‧諾雷姬』在哪啊?紅魔館主,我對剛剛的事情非常抱歉。」我聽到了落水的聲音,之後我就放開她了,恩,渾身燒傷,幾小時就好了。

「她在地下的圖書館,進去後我的女僕長『十六夜咲夜』會帶你去的,我必須先回房了。」之後她進屋時還將我的身體撕成兩半。

真是個幼稚的小鬼,幸好我身上有不老不死之刻印,不過我不想躲也是一回事,反正有在靈魂刻下再生陣,商機錯過了就可能不會再有了。

在她離開前,我對著她道:「你知道那個紅髮惡魔是龍嗎?西方的龍,只是不知道為甚麼記憶跟能力都被封印了,想解開的話來找我,還有我叫幻想商,我的店在霧之湖旁詳情下次有時間再細談吧。」

再往圖書館的路上,女僕不知道為何很開心。

我疑惑的道:「妳為何如此開心?」很奇怪啊。

咲夜真誠的回道:「因為主人找到了個不會壞的玩具了,身為女僕應該要為主人高興的」她是真心的,只是我沒那麼多閒時間就是了。不過,給人陪練應該可以收錢吧,

走到了圖書館,內部經由魔法加大了空間,每本書上都有下了防護禁制,就是沒設防偷竊。

「好多書喔,費用是自由進出這裡,這樣可以吧,帕秋莉‧諾雷姬。」隨後從書架旁走出了一個紫髮魔法使跟一個魅魔。雖然我的知識比這裡的書還多,但我有預感我會有需要。

「可以啊,不過有個條件,要隨時可以陪我家小姐們陪練喔。」,從剛才那小姐的作風,我可以知道這麼做的原因。

「成交,都先出去吧,還有那隻魅魔也出去。」

在蕾米的房間...

蕾米對著眾人道:「你們覺得幻想商怎麼樣,很有趣呢,在這幻想鄉也很少有人能把我這樣虐呢!」蕾米紅著眼,舔了舔嘴。

咲夜回道:「大小姐不是都決定好了嗎,而且帕秋莉大人也處理好了不是嗎。」女僕手中拿著茶壺為在場的每位加了紅茶。

帕邱莉提道:「話說你不覺得剛剛她的行為就像是古代惡魔之間的行為嗎?他該不會把我們當作是那些惡魔了吧。」說完喝了口紅茶。

「那更好,因為我們本來就是惡魔,而且我有預感他可以幫我們處理一些事,他不是說他是幻想商嗎,找個時間去看看吧,順便重溫一下當年的惡魔滋味。」拿起叉子插進蛋糕,咬了一口。

「別算上我,我還是龜在圖書管理好了。」再次喝了口紅茶。

「帕秋莉大人,一直宅在家可不好喔。」邊把帕秋莉的杯子裝滿。

蕾米看著他們心想(那個人給我的感覺怪怪的像是一切都是裝的)

我對著帕邱莉道:「來這是說明書,還有我在這設了個你們專用的傳送陣,可通到各個地方,當然啦也有一些地方是只有你們才能去的,像是我家,不過要幾天后,我家沒蓋好,還有多拜訪一下夜雀的燒烤店吧,對了這是愛莉絲給你的。」邊把餅乾遞給帕秋莉。

其實我早就掌握了紅魔館的一切,所以我都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不過也沒甚麼需要防備的,畢竟...


本篇道理:

機會錯過了就可能不會再有了,所以有時要可以忍

評分

8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2-8-24 14:19 | 顯示全部樓層
建議:
講話請打上下引號,「」,按Ctrl+,就能呼喚標點符號小鍵盤。
句子結束打句號。
句子前打冒號:。
句中的額外註明句打雙引號『』,同第一個。
大致劇情不錯的樣子~加油喔!我的小說在下面,可以看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2-8-24 15:16 | 顯示全部樓層
ji394rpg 發表於 2012-8-24 14:19
建議:
講話請打上下引號,「」,按Ctrl+,就能呼喚標點符號小鍵盤。
句子結束打句號。

感謝指教,我會改進ㄉ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8-24 18:49 | 顯示全部樓層
呼...筆觸行雲流水間還適時的點出幻想鄉的特徵
大家的文章讀起來都好順好舒服呀!
在下程度差大家還是太多了呢... TwT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2-8-24 18:5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llen831206 於 2012-8-24 18:55 編輯
lillllywhite 發表於 2012-8-24 18:49
呼...筆觸行雲流水間還適時的點出幻想鄉的特徵
大家的文章讀起來都好順好舒服呀!
在下程度差大家還是太多 ...


其實你也可以的,只是看別人的難免別人的都比較好別放棄啊,我也想看看你寫的呢!

點評

文章更新時,直接在本帖用"回覆"的方式做更新呦~可以看看別人的帖子多做學習喔~  發表於 2012-8-25 04:41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8-24 19:04 | 顯示全部樓層
太感謝你了...... m(_ _)m
大大加油!!!!!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2-8-26 20: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llen831206 於 2016-7-17 21:31 編輯

第四章  家、店、守護者、宴會

幾天後...

晚上要開慶功會,早上造屋吧,往霧之湖走吧。

霧之湖畔,這裡有一隻守護妖精,先跟她講講吧。

我對著湖面用著精神力喊話,將聲音傳至整個湖面卻又不顯的太大聲:「霧之湖之守護者『露米亞』,我有事商議,請出來一下。」用著原本的面貌,自然的妖精是有著可以觀察人心的能力,所以不管在表面有沒有誠意都沒差,反正我都沒感情了。

「甚麼事啊,我睡的正舒服呢。」一個身繞黑暗的妖精從湖面浮出,我注意到她被下了封印,在這座湖中才可以保有原有的力量與心智。

「我要在湖畔蓋間屋,還有要從湖中抓個妖精來當我的守護者,幫我看家,抓到後我會幫他變強,不過守護者只要偶爾幫我看一下就好,畢竟沒事的時候我通常都呆在那。」
此時從湖中冒出個冰妖精,不過還是年齡尚幼,如果我沒猜錯,她就是琪露諾了。

「我剛剛都聽到了,交給我了,我可是附近最強的喔!」雙手插腰,頭向上昂,不過還小,得意的樣子反而有點不倫不類的。

露米婭對著琪露諾道:「別鬧了,妳還小,而且妳又偷聽,偷聽是不好的。」語氣沒有嚴厲的樣子反倒是無奈啊,看來這隻妖精常做這事喔。

「露米婭,為甚麼妳在湖中的時候總是另一個樣子?而且還比我這個最強的強!」只見露米婭刻意的無視了琪露諾的回話。

「無訪,反正不用多強,我會讓她變強的,給小鬼見見世面也好啊,我看就她了吧。」

「這事我懂,怕給你添麻煩,她很頑皮的,诶,好吧,屋子別把湖污染了。」看來是受不了她的胡鬧吧,她一直在她的耳邊鬧。

「我明白了,誰也不希望自家被污染吧,而且有時我可能還會丟點祭品下去。」此時水面有些許漣漪,應該祭品這詞感動了守護者吧。

琪露諾驚喜的道:「甚麼時候變強啊,我要強到可以撼動幻想鄉的程度,到那時候就不會有人在叫我笨蛋了,我還要超越在湖中的露米亞,讓不管在路上還是湖中的他都受我保護,我要所有人知道我最強妖精的實力。」

那我就實驗一下吧。

「有心理準備了嗎,那你要有意識的還是無意識的變強,當然啦,無意識的比較強,就是怕你變強後沒辦法操控。」故意激她一下吧。

琪露諾果然受激,她道:「我是最強的妖精呢,怎麼可能會控制不了呢!」在我看來我說甚麼她大概都不懂,反正給她點法陣就不會被結界干擾了。

(博麗結界,是由博麗巫女的寶具『陰陽玉』所支撐的,但是即使是寶具總有一天也是會耗盡的,所以有個巧思,就是會吸取結界裡除了巫女之外的力量,不過量很少,差不多要下位神的大妖才有辦法察覺,吸取完足夠支撐結界的力量後,就會把多餘的力量送往巫女身上,它還支撐著一個規矩,就是結界內巫女無敵,問題是位於結界內,只要隔絕結界對冰妖精的注意就好了。)

此時我已精神力從湖中汲取一大堆的水,並包圍住冰妖精的周圍,我在水上構築出無限陰冰的法陣,無限降溫,冰妖精就在裡面感受冰的力量和吸收她,通常要很久,不過我是從她身上的本源取出力量的,不僅不會有害,還激發潛能,不過很痛就是了,應該會持續個幾天吧,到時痛楚應該會麻痺她的感情,不過見仁見智,而且露米婭也看出了我的動作卻沒有阻止。

接著創造、構築,

我創造出一個木制的湖邊小屋就出現了,木頭為萬年神木所組成,水火不侵,異常堅固,還對身體有好處。
周圍地面無數看不見的陣法,屋子旁有幾個大甕,高度寬度只有比屋子差點,來裝一些酒的,內容未定,把酒甕下沉四分之三。

在水中,然後設陣法,時間加速,剔除雜質(不管是酒還是水),控溫(保存酒有一定溫度嘛)。
當然啦,防盜裝置是一定的,在加強點,黏住的陷阱改成通電,以旁邊的湖的水氣增加電的威力,電還會把空氣電解造成缺氧環境,再來就是當電通了之後,會從地面衝出守衛(用封魔石做的)並加上迷魂陣用來增加進入或逃出的時間。

屋內,從旁邊的酒甕區引入乾淨的水,並以各種超稀有礦物打造家具,用萬年神木的葉子來做枕頭被子,以冰魄和火魄分別作冰箱和燒烤廚具。

在以史萊姆的屍體坐床還有椅子的軟墊,以概念礦物作為床、椅子和桌子骨架(史萊姆死後的屍體不僅不會發臭還根據屬性的不同有不同的作用,也很軟)(概念礦物是指還未開發出的礦物,指出現於幻想中,根據用途改變型態)。

以祕銀和封魔石做出手機(不用用電,而且不怕在用能力的戰鬥中被破壞只怕物理攻擊,很環保)。
引入的水會根據隱藏起來的管道分布於整棟屋子,用火魄做水的溫度的微調讓屋子內四季溫暖、潮濕,屋子上有肉眼看不輕的細小洞,讓水蒸氣順著洞跑出去。

忘了說,共三樓,一樓設兩個傳送陣,陽光都照不到,怕血族拜訪,一樓商、二樓客、三樓睡,還有屋內禁魔。

屋子這樣勉強OK了吧,以後想到甚麼在加吧。

到了晚上,在蕾拉的小餐車,意外啊,八雲紫和紅魔的人也在這,多了隻狐狸、貓、小吸血鬼,那個小吸血鬼,看到我好像隨時都想嗜血的樣子啊,不會今天就要履行條件了吧。

我對著蕾萊問道:「蕾萊,這不是我們這些商人的慶功會嗎,怎麼多了這麼多人啊。」

蕾萊看著紅魔的眾人跟八雲紫後,道:「賢者大人有幫忙喔,還有紅魔館不是你約來的嗎?」她沒騙我,我也沒講清楚。

紫對著我笑道:「我可是在開幕當天派遣我的式神到處使用你那傳送陣呢,不然怎麼會如此興隆呢,還有這是我的式神『九尾八雲藍』和她的式神「貓又橙』,我可是帶了全家來捧場呢,還跟小靈夢說這不是異變呢,不然她就要跑來要香油錢了,不是,是來退治,感謝我吧。」她又把扇子遮住她的臉了,不過她的眼神很開心呢,敢情第一天開店時她是騙我的。

蕾米則看著芙蘭道:「你忘了,那天走的時候要我們來捧場嗎,況且經過那場之後我全身都在騷動呢,還把我妹妹『芙蘭朵露•斯卡蕾特』一起帶來玩呢。」你到底是來吃的還是來廝殺的,眼睛紅了喔,還發光發殺氣了,沒看到蕾萊都被嚇哭了嗎?

我對著眾人道:「謝謝紫和紅魔的人,我感謝八雲一家所做的事,也感謝紅魔館的人百忙之中過來捧場,不過時間可能太不湊巧了,食材可能不夠,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可能得請你們擇日再來。」畢竟我只有準備三人的份。

香霖道:「我昨天前就知道她們要來了所以食材都準備好了,放心吧,大家都可以吃到飽的。」難怪你今天帶來了草薙劍,別勉強啊,你的雙腳已在打顫了,況且他們如果真要對你怎樣,有劍跟沒劍是一樣的。

八雲和紅魔的氣勢太強了,還在故意加強,蕾萊要暈了...

橙突然道:「藍大人,我餓了甚麼時候開始啊,紫大人說來就可以吃到飽。」小貓的時機抓的真準,斷了他們的氣勢,還加個肚子叫,把氣勢壓到最低。

藍用歉意的眼神對著我道:「不好意思啊,自從紫大人說了這宴會之後,橙就一直空腹,想來吃多一點,所以紫大人就別在玩了吧。」香霖跟蕾萊用望著救世主的眼神,對著橙跟藍。

我對蕾萊講道:「小貓餓了,蕾拉,先來個魚料理開胃吧,宴會開始,現在先吃吧,有事宴會結束在講吧。」自從沒有感情之後,美食美酒一直是我的最愛,因為就算沒了情感,不代表身體的反射會全部消失,像是對食物跟美酒的口水都會一直流,如果美女跟美食美酒在眼前,我會毫不猶豫選後者,沒感情看不出來好不好看啊。

不過,沒想到紅魔之主喝酒後,會如此多話,大吐苦水,聽到很多不為人知的辛祕,像是身材太小導致毫無威嚴之類的,沒想到血族會想這些啊,應該可以當作商機吧。

看著九尾前那山一樣的油豆腐,和紅魔主前那驚人的空酒杯,還有小貓那風一樣的吃飯速度,再來就是...

我看著紫的動作道:「紫,你的隙間是怎樣,別打包,在宴會上吃吧。」她只好苦哈哈的帶過了,她的舉動引來藍的瞪視,看來藍是負責煮飯的。

美玲居然帶來了包子,有沒有搞錯,咲夜跑進去幫忙香霖和蕾萊了,香霖應該是怕了跑進去了吧,紫髮魔法使正在壓制紅魔之妹,壓好,我還在吃啊,今天真是熱鬧,竹林今夜注定和寧靜無緣了。

今夜紅魔沒把我當玩具,天快亮了,而紅魔主醉死了,被女僕長帶回去了,順帶著紅魔妹也帶回去了。

本篇道理:

別亂說話,否則後果自負。

還有別以一個人的外在,判斷他的人,灌點酒有助於了解他。
作者:我的屋子其實一點巧思也做的出來,我期待在新聞上看到幻想商的家

點評

橙不姓八雲喔~她是沒有姓的  發表於 2012-8-28 19:31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8-27 00:02 | 顯示全部樓層
的確要讓一個人說出平常不會說的話
就是灌酒給他喝
不過份量也要注意 別灌到酒精中毒就是了~~

鬼族四天王 萃香 永儀 剩下兩位不明
不過大部分的人認為華扇是其中之一
剩下一位就真的不明了

至於饅饅陷料的話 會依據品種不同而不一樣 最常見的靈夢種.魔理沙種都是紅豆餡  
愛麗絲種好像是奶油吧  蕾咪與芙蘭種是肉餡(肉包?)

希望是有幫助到你啦~

點評

謝謝,不過翠香是怪力亂神哪個啊,華扇我就自己斟酌吧,還有我記得琪璐諾是冰淇淋喔。@ˇ@  發表於 2012-8-27 08:08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8-27 08:13 | 顯示全部樓層
稱號的部分已經不可考了
現在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勇儀的而已

點評

OK,那我就只好自己來啦  發表於 2012-8-27 08:16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2-8-28 17: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llen831206 於 2016-7-17 21:32 編輯

第五章 紅魔的騷動和饅饅的誕生

(最近去抓幾隻酒蟲好了,我記得鬼族好像對酒很狂熱,他們應該很清楚吧,只要這世界的鬼沒有都被『鬼神阿修羅』抓去魔界大戰就好了)

阿修羅是鬼族最高領導人的稱號,鬼族在魔族中是屬於頂點之一的種族,肉體強大,異常好戰,所以經常會向外戰爭,通常在對比較強大的敵人時,會向各個世界的鬼族徵兵,鬼族雖好戰,但絕不莽撞。

「不過今天不行,一早就有位客人來了。」預定行程被打亂了,反正時間多的事,來的是宴會當天帶包子的紅美玲。

美玲對著我問道:「你在自言自語甚麼啊??我想跟你討教一下,我對最後一下還是不服啊,對了,我叫『紅美鈴』,目前在紅魔館當門衛。」好天真的語氣啊,,我當然知道妳是紅美玲,不過,貌似這位是丟下工作跑來的,還帶了便當,是打算待一整天嗎,好險沒有連衣服都帶來。

「不過,你的門衛不要緊嗎?不怕咲夜找人,有妖怪闖入怎麼辦啊,怠忽職守沒關係吧。」

「沒關係,我平時當門衛的時候都在睡覺,而且今天我是特地去跟大小姐請的喔!我跟你講大小姐她啊,竟然二話不說馬上答應了呢!好像晚上的時候大小姐跟二小姐會親自拜訪喔。」

「你是說,你跟紅魔講,要來找我麻煩,所以她批准了,是這樣嗎。」話說一定要這麼遮騰我嗎,再說你平常都是睡覺,還沒被開除也很強大啊。

「對啊,大小姐難得批准我休假呢,真是好心。」拜託那天真的語氣收一收吧,好心是對你還對我啊,看來今天是不得安寧了。

我帶著她走到外面,「到屋外去吧,別打壞了我的家。」其實是在屋內打受傷的機率很高,屋內家具的堅硬度是外面的不知道多少倍。

到了屋外,美鈴一直盯著外面那飄在上空的大水球,很好奇的樣子。

美玲一直盯著那水球並道:「那是甚麼啊。」盯得快出神了。

「那是幻想鄉最強妖精喔。」我可沒說謊,只要等到她破繭之時,到時就會有很多事了。

「喔,那我們開始吧,可不可以只用肉體對打啊。」看來她還是不太懂我的意思,還有天真過頭了吧,互相廝殺還要禁止對方使用能力,太誇張了吧,不過竟然今天都註定沒法安寧了,就當殺時間吧。

「可以。」當我說完後,美鈴的氣息瞬間就改變了,變成當日嗜血的模樣了,話說這也太極端了吧,不過依照這個性判斷,她應該是屬於好戰的紅龍,跟紅魔很配呢,都是紅色的。

一樣的架勢,衝了過來,右手向我的左上方拐了下來,目標脖子,左手擋掉,右手直衝門面,她的身體向後仰躲掉了,趁勢以腳踢向我的下巴,以左手擋住,並順勢抓住她的腳甩了出去,她轉動一下身體,站住身子,不過我衝了過去,一個掃腿,讓她以面下的方式滯空,並用右手肘打向她的胸口,正對我,再以肩膀撞飛她,這次她在飛出去的過程中,直接以雙手擺出虎口,對準我一個老虎的氣形,衝了過來,老天啊,我向上跳避開了,結果看見她用雙手擺出了龍口,悲劇了,昇天龍,只能轉動身體讓傷害降到最低,我讓龍咬掉我的左腳,在天上以重力加速度的力量,往她的方向衝,迴轉身體,以當日她對我的最後一招,命中,不過被她以雙手擋住了,不過她雙手廢了,而我左腳沒了,反正還會再生。

休息時間,順便養傷。

(此時美鈴拿出了她的便當,都是中國的菜色,有麻婆豆腐、東坡肉、還有烤乳豬,不過一半都是包子,不過肉的顏色都怪怪的。)

我看著肉的顏色問道:「問一下,你用的是啥肉,好像是人肉吧。」不是沒吃過,而且算是能讓我口水流很多的食物。

「對啊,這是人肉,要吃嗎,我的麻婆豆腐是以豆腐加人的絞肉,在以鮮血下去炒的,裡面有我美鈴特製五香粉,以人的肥肉加上我美鈴特製的紹興酒,經過長時間的慢火熬煮成的,烤乳豬就真的是烤乳豬了,不過是妖豬,還有包子裡都是人肉,可是不能太常去抓人,不然會被靈夢抓。」果然是魔啊,還有你認為,甚麼都加美鈴會變的更好吃嗎。

「好啊,來點吧,美食當前,不吃是傻瓜。」好久沒吃人肉了,真懷念啊。

(兩個人型怪物的人肉大餐,奉勸活人勿近)

「對了你不是人類嗎,吃這個不要緊?」只要不戰鬥你就是天真的傻子嗎?

「你也太晚發現了吧,還有是原本是人類,現在我可不是人類,當我開始屠殺人類的時候我就不把自己當人了。」

「那你現在是甚麼?」這問題真是問倒我了,不是人,不是妖,不是神,更不是鬼,天真好奇的人總是愛問一堆事情。

我不假思索的回道:「怪物。對了有酒嗎。」

「有喔,美鈴特製超.烈酒。」我的老天,還真的都有加美鈴呢。

我跟她開始拚酒,她帶了很多,拚到一半,她醉死了,換我一個繼續喝,對我來說這酒實在很淡。直到晚上,傷都恢復了,兩個紅魔來了,外加一個女僕長。

她看到了旁邊沒收好的便當,還有聞到殘留在我嘴邊的人肉味。

蕾米瞇著眼對我笑道:「沒想到你也會吃人肉啊,味道如何啊,有沒有快吐的感覺啊。」她好像以為我不知道那是人肉,想講出來讓我噁心一下。

我也故意如此回她:「哦,很好吃啊,好久沒吃了,不過這只是普通人的肉,修行者的肉可甜美了。」

蕾米感覺挺無趣的,她又道:「喔,這我當然知道,不過獵捕普通人已經是靈夢的極限了,所以現在幾乎都是普通的菜色,配上人血,味道差遠了。」看來沒辦法吃人是幻想鄉妖怪的遺憾啊。

「姐姐大人,那之前送給我的食物都是普通的食物嗎,對不對啊,咲夜,是不是你們都騙我說那是人肉。」

「對不起,二小姐,至少在我的任期是這樣的,非常抱歉。」應該是用人血炒的,不然有些血族是沒辦法吃下普通食物的。

蕾米對著芙蘭道:「你不是都吃的津津有味的嗎。」

「那是因為你們說...。」沒話了,發現她自己真的是這樣。

「那你們來做啥的,不會要我解決這個問題吧。」

「當然是來廝殺的,這次我跟芙蘭都要打。」

「話說,你們不會跟美鈴一樣禁止我使用能力吧。」

「那也不錯,有鮮血綻放的戰鬥更興奮,咲夜,等等就在旁看吧,別插手,會死的喔。」反正我也不會認真打,因為她們是要享受鮮血跟戰鬥的滋味。

「誰先,一起上也可以,不過先等我一下,創造。」一柄長槍浮現,長槍尾部連結鎖鏈「可以了誰上。」之後蕾米旁也浮現了紅色長槍,看來是她了。

長槍先聲奪人,往她頭上射去,不出意料被閃過了,我抓住尾部的鎖鏈,開始甩動,結果鎖鏈被她的槍給纏住了,我被拉了過去,她的槍往我心臟一刺,轉動身體側身而過,抓回長槍的槍身,以槍尖向上挑,順便把鎖鏈消除,從身體由下而上畫出血痕,不過她身體往後傾,所以傷很淺,同時她把她的槍拉回,掃往我身,因為她向後傾,所以我被命中,不過我沒停止轉動身體,所以也沒受很大的傷,不然就差點被腰斬了,拉開距離,重整架式,她的架勢向背棍一樣,第一擊應該是由下而上,而我的架勢則是把槍單手背在肩上,由上而下則是我的第一擊,同時向前衝,果不其然,兩方打到之後,不硬撐,收回槍尖,以槍身回擊,之後她以爪抓傷我的右手,讓我使槍的威力下降,之後和我硬拚,不過她沒注意到在硬拚的時候要小心對手的身體攻擊,我用腳踢飛她,她吐了口血,我順勢往前衝,左手使槍,一槍穿心,不過她的手也穿過我的心臟,平手。

「看來是平手呢,沒想到你不用能力之後也有一定的能力。」之後她舔了舔她手上我心臟的血,我相信普通人看到一定會嚇死的。

「沒辦法,之前的旅途中被操的,實際上也只是靠著身體的本能。」你根本不知道以前我是怎樣被操的,況且,我還沒拿出實力來了。

「之後換我了」剛聽到這句話,背後就傳來了殺氣,拋棄長槍,對近身者若不是對自己的槍有絕對的把握,否則只會礙事。

我在雙手雙腳創造出了利爪,嘴巴創造出利齒,變完的一瞬間,我的肚子被一隻手貫穿了,竟然來了就留下吧,我把她的手扯斷了,是左手,怕慣用手被傷到嗎,有常識,在失血下去會暈的,以左手捂住肚子,以右手對敵,對面的芙蘭,被扯斷一隻手像沒事一樣,她衝過來了,以右手成爪,向我肚子掃來,失太多血了,索性在讓她貫穿一次吧,我故意假裝沒注意到,右手成爪,利齒張開,由上而下攻擊,她沒注意到,依舊攻擊,再次我的肚子又被貫穿了,不過有調整下位子,灌穿一樣的地方,結果她僅存的一隻手被我的左手抓住,她驚訝了,趁隙以利齒咬斷她的右手,,再以右爪由上而下在她身上畫出血痕,距離近所以大失血,不過被她以腳踢斷了腰,可是她也沒有反擊力了。

「竟然搞偷襲,差點就要失掉一條命了,話說讓我用能力之後我就不會那麼狼狽了,紅色長槍的話傷竟然好那麼慢,不過你們大概有一個禮拜都要躺著了,我明天就好了。」話雖這麼說但心裡想著別的事。

蕾米笑道:「芙蘭我可管不了,不過芙蘭,滿足嗎,每個禮拜來這麼個一次,也不錯,還有商人你剛剛心不在焉的在想甚麼。」芙蘭露出了個滿足的神情,蕾米挺開心的。

我對著蕾米道:「聽說你們紅魔館是賣紅酒跟紅茶的啊,還有想處理一下人肉的問題,有沒有興趣合作啊,我的創造其實是可以創造有生命的物種,不過代價很大(雖然天道已經壓低很多了)要不要啊,成功後可以每天吃人肉吃到飽喔,而且是算合法的吧。」不過也只是味道一樣而已。

「說來聽聽,而且的確我們館是賣那些的,而且是整個幻想鄉最優秀的,要做啥,而且有哪些代價。」蕾米一臉迷惑的樣子。

「首先要你們優先提供燒烤店紅酒紅茶,當然抽取總生產額一成,再來就是代價了,需要一千個生命,只要活了大概五百年左右的妖怪或力量差不多的人類就可以了,要活的,代價是活的祭品。」代價真的很小了,憑空創造新物種是天道的特權,我的能力就是天道賦予的。

「可以,一千個活祭品,咲夜出動所有紅魔館的人要多少時間,紅魔館只需留我跟芙蘭就好。」

「不眠不休的話,大概兩天就好了,如果通知認識的妖怪的話大概一天就好了,現在開始動工嗎?大小姐,還有美鈴睡死了,現在叫醒她嗎?」話說咲夜拿出小刀做甚麼,還對準了美鈴。

「現在開始吧,還有通知紅魔館認識的所有妖怪,一天後我要在紅魔館看見所有的祭品,還有等美鈴醒了之後,如果還沒有蒐集完就叫她也出去找。」咲夜做了個了解的動作之後就帶著美鈴消失了,之後紅魔的人都回紅魔館了,走時還叫我一天後到紅魔館。

一天後,沒想到蕾米帶病也要處裡這件事。

「沒想到,一天的時間真的可以湊齊全部的祭品啊,話說吵死了。」一千隻祭品的哀號聲,有人有妖。
蕾米迫不及待的道:「快開始吧,我等不及回味一下之前還未進幻想鄉時,那盡情品嚐人類的滋味了。」看來美食不管是對妖對人的誘惑都一樣呢。

「有辦法讓他們進入亢奮的狀態嗎,亢奮下的祭品效果絕佳,我會讓他們不能動的,構築。」祭品的腳下出現了法陣,祭品變的不能動也不能說了,我不是不會,但等價交換,如果甚麼都我來做那還有甚麼等價。

再來蕾米也畫了個陣,從陣跑出了紅霧,之後祭品的眼都變紅了,亢奮的祭品完成了,這陣法有在帕秋莉的圖書館看到。
「我以天道之名,乞求,創造出新的物種,將在此的一千名祭品奉獻給天,施禁忌之術,聆聽我願,在此向您獻上我最崇高的意志,創造,希望您賜予新物種之名。」突然間,天上展開了個空間,絕對的漆黑,將所有的祭品吸入其中,並落下兩個圓形之物。

蕾米瞪著我,道:「那該不會是所謂的美食吧,那麼小,你整我啊!」

「剛剛天道跟我說,那叫『饅饅』,有著極高的成長速度及生育速度,再加上剛剛祭品中有人,所以人類是可以吃的,不過同一個物種妖跟人吃出來的味道不一樣,妖吃起來就是跟人肉一樣,人的話就是類似甜點吧,還有他們會模仿妖或人的模樣做變化,不同模樣會有不同的味道,換句話說,就是如果他看到靈夢的話,她就會變成靈夢,不過只有頭。」

蕾米無奈的道:「太可笑了吧,我姑且相信,那是不是要先把他們丟出去,過個幾天在去看看啊。」我點了點頭。

幾天後,出現了各式各樣了饅饅,而且多到吃不完,這是就連靈夢都處理不了的異變。

燒烤店新菜單:燒烤饅饅。

本篇道理:
在競爭時痛打落水狗是很重要的,別等他爬起來把你解決掉。

有的事物代價是很大的,先衡量一下在行動。

唯有美食是世界共同的語言。

工作要認真。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帳號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優質の幻想鄉

GMT+8, 2018-10-15 18:14

著作權聲明 & DMCAChild Pornography使用合約 & Terms and Conditions聯絡我們 & Contact Us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