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の幻想鄉

 找回密碼
 註冊帳號
搜索
查看: 576|回復: 0

少女人中龍! 序章 第一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4-7 20: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lf2ex299 於 2013-4-7 20:55 編輯

靈感,總是來自於非常奇妙又神奇的地方
我表示,想寫這篇的我或許開始有病了wwww



序章 人中龍

第一幕 我的名字是……。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廖天祥,是個21歲的有為青年……才怪,其實只是個愛好在各地旅遊的人而已,家裡從事著一個工業公司,家境還算不錯,父親總希望我能繼承這份家業,但我喜歡遊山玩水、到處旅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說服父親將這檔事轉交給我那個老愛跟在他身邊的弟弟。

因為沒了這份壓力,自然也就輕鬆不少,父親也同意讓我出外旅遊、吸收一下外國文化,或者在外自己尋找想前進的目標;人生能這麼悠閒真是太棒了,感謝上天、感謝老爸。

「喂,天祥,還要多久才到目的地啊?」

「大概還要四、五個小時吧,累的話就睡一會兒吧,降落時會叫你起來的,司馬隆大爺。」

「那就麻煩你了,昨晚太興奮了,沒睡多少。」

現在的我跟著三五好友們坐在往日本的飛機上,這次最主要的目的地是位於長野的諏訪大社,雖然我不執著神社的觀光,不過我身旁的這位好友倒是十分的期待。

反正只要玩的愉快就好了,目的地是哪裡並不重要,這也是享受旅遊的一環。


……原本事情應該是這樣的才對,但人生總是無常。



乘坐在前往日本的班機上,廖天祥帶著耳機、輕鬆地翻閱手中的書,封面上所印的字樣為「三國演義」,是部家喻戶曉的小說作品。

雖然三國的事蹟早已聽過不下百次,但廖天祥僅僅只是在享受著這份悠閒而已,因此他並不在乎手中的書所寫的東西到底是不是會讓人看到膩的故事。

但正當他沉溺在人生的悠閒當中時,飛機突然產生了一陣劇烈的晃動,不僅使廖天祥手中的書落到地面、當然也嚇得所有乘客都慌了起來。

「發、發生什麼事情了?」

由於晃動異常激烈的關係,睡在廖天祥身旁的司馬隆馬上就驚醒了,他驚慌失措的看著窗外,只見到機翼下的渦輪引擎冒出了大火,嚇得他大叫了起來。

「阿隆,怎麼了?」

「天祥你看,渦輪那裡起火了!」

「你說什麼!」

一聽見司馬隆驚呼的聲音,機上的乘客們立刻就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一個比一個還要恐懼,最後終於有人受不了而站了起來開始東奔西走、甚至還有人胡言亂語了起來。

雖然機艙內傳來了機長的廣播通知,但是由於慌亂的緣故,並沒有多少人聽的進去,令整架飛機進入了混亂的狀態。

「這下可糟糕了,如果路程不遠的話或許還能迫降,但是現在下面是一片汪洋大海啊……。」

由於多少有著幾次乘坐飛機的經驗,儘管內心也是十分慌張,廖天祥還是拼命的穩定自己的心情、聽從指示行動,倒是他身邊的司馬隆仍然處在於混亂的狀態。

「喂,天祥,你說我們不會有問題吧?」

「這我可不敢保證,如果艙內繼續這樣混亂下去,我想沒事的機率會越來越低。」

聽了廖天祥的話,司馬隆的心變得更是七上八下,就在他也快要受不了而站起身的同時,突然就有隻手拍上了他的肩膀。

「現在是什麼狀況?在我去廁所的時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智良,你快聽我說……!」

就在司馬隆準備要開口向與自己搭話的朋友解釋一切時,機身再次產生了一陣劇烈的晃動,過沒幾秒,所有的人就開始有了一股向下墜的感覺。

「該死,看來不是只有一個引擎有問題!」

「開什麼玩笑,我第一次坐飛機就遇上這種事情啊!真天殺的!」

雖然還沒聽到司馬隆的說明,但是被稱為智良的少年馬上就知道事情的狀況多麼的糟糕,使他不禁破口大罵起來。

「少繼續廢話了,總而言之快把救生衣給穿上!」

聽見廖天祥的大喊後,司馬隆和智良立刻就找出救生衣、急急忙忙的穿了起來。

在一陣混亂與騷動之下,三個人突然就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衝擊,而頭部直接撞上座椅的廖天祥很快的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

……唉?眼前一片黑,我已經死了嗎?有一種好沉重的感覺,話說我最後是因為撞到頭然後暈過去的,後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也不知道了。

我這條命到底是怎麼失去的呢?阿隆跟智良又是什麼慘狀……。

明明是出來旅行的,結果就這樣丟失了性命,這難道是不想繼承家業而換來的嗎?老天爺也還真是壞心眼。

話說回來,為什麼眼前是一片黑的?是因為飛機墜到深海,所以就算成為靈魂也看不清楚四周嗎?

原本還以為死後成魂會讓身體感覺輕鬆些,不過我現在覺得好重,好像四肢被綁了鉛塊一樣。

「爹!我們回來了!」

「小聲點,──,這個人還得多多休息才行。」

有人的聲音,看來還有生還者……不對!如果這是深海怎麼可能還會有人活著?也就是說……只要我能睜開眼,就可以確認!

……不行,完全沒辦法睜開眼,不過照這樣看來我似乎還活著,但是身上的傷大概重到一個誇張的地步了吧。

「──大人,這個人沒問題嗎?他已經昏了三天了,到現在還沒見他睜開眼。」

三天,原來我已經昏睡這麼久了嗎……但是到現在還沒辦法睜開眼,我的身體到底消耗到了什麼地步?

「少這麼苛求別人了,又不是每個人都像──妳一樣,只知道練武,把身體練的跟什麼一樣。」

「──妳沒有資格說我吧!」

聽起來是女生的聲音,但是都聽不清楚她們到底在說什麼,而且頭好痛。

「你們兩個安靜點,在傷患休養時不要吵鬧。」

還有一個聲音,聽起來像是壯年或中年的男人,不過感覺上還滿有中氣的。

……不行了,頭好痛、身體好重,先不要再想這些了,至少知道自己還活著,先祈禱身上的傷能夠順利好轉吧。

希望阿隆跟智良他們兩個也沒事才好……。


……。

「手提長戟,駕良駒;身披戰甲,頂金冠──。」

啊……有歌聲,自從上次有意識後,究竟又過去幾天了?再次醒來所聽見的,居然是女孩的美妙歌聲。

「縱南橫北、百奔沙場;過關斬將、萬夫莫敵;出入疆場,單取將首──。」

真是好聽的歌聲,雖然我希望能聽到更優美的詞,不過這種氣勢磅礡的曲子也不錯,但是……是誰在唱歌?好像是聽過的聲音。

眼睛……好,眼皮重歸重,但應該張的開,慢慢的、慢慢的,很好,開始有點光亮了……木製的天花板、燭臺?

先不管這些了,歌聲是從這個方向……嗚!脖子好痛,不能太急躁,慢慢的……啊,那是……。


在我拼了命的將頭轉向歌聲傳來的方向時,我只見到一位穿著鮮紅綢緞的少女,她的個頭看起來並不高窕、但也不算是嬌小,似乎還在成長期的樣子。

她那頭薰衣草色的長髮看起來十分滑順,隨著微風飄盪的感覺更是讓人看的身心舒暢。

雖然她僅僅只是單純的坐在張木椅上逗弄著籠中的鳥,但是我卻覺得她的一舉一動都緊緊勾住了我的注意力。

這還是我頭一次這麼著迷的看著一位女性。



……。

由於礙著身上的傷,廖天祥在親眼目睹演唱者的外貌之後就沒辦法將順利的頭給轉回去,因為實在太痛了。

正當他想趁著這個時候確認一下自己身在什麼地方的時候,剛才還在對著鳥兒嬉笑的少女也與他四目相交了。

「呃……妳好?」

「爹、爹!他醒來了喔!」

一見到廖天祥雙眼直盯著自己,少女立刻就興奮的大喊起來,雖然廖天祥被這高分貝的聲音弄得頭疼至極,但現在的他也出不了聲來阻止這位少女。

而隨著少女的呼喚,有道腳步聲很快地就從走廊的一端傳了過來,沒過幾秒鐘,馬上就有位穿著官服的壯年男子跑了進來、二話不說的舉起手往少女頭上一敲。

「鳳仙,不是跟妳說過不要在傷患休養的房裡大聲嚷嚷嗎?」

「因為走去爹的房間太花時間了嘛,而且這樣喊還能順便通知雯盶啊。」

聽了少女的話,男子便氣急敗壞的

「唉!妳總是這個樣子,早知道當初就不該放縱妳習武,現在一點該有的氣質都沒有。」

「爹怎麼這麼說,雯盶也是這個樣子的啊!」

「雯盶本來就是將門之子,不能比較!」

看著兩人的爭吵,廖天祥十分地想阻止他們,但是他卻無能為力,因為他傷的實在太重了,根本就喊不出聲音來。

「丁大人、鳳仙,你們在這個地方吵什麼啊?這不是那個男人休息的房間嗎?」

就在廖天祥因為兩人爭執的聲音而感到頭痛不已時,一個來自走廊另一端的聲音馬上就使這份喧鬧停了下來。

「雯、雯盶說的是啊,老夫一不小心就忽略了這點。」

一聽見女性的勸阻聲,丁姓男子馬上降低了音量道歉、並且伸手摸了摸教訓自己的少女的頭,使得大喊的少女感到不是滋味。

「嗚咕,爹偏心,總是對雯盶比較好。」

「總之他已經醒了是吧?先進去瞧瞧吧,看他到底從哪來的。」

話聽到這裡,躺在床上的天祥便看見一位穿著漢服的中年男子向自己走了過來,跟在他後面的兩位女性,一個正是剛才坐在房裡唱歌的少女,另一位少女則有著即肩的黑髮,不僅擁有姣好的身材、面容也相當秀麗,但是腰間配戴著的劍卻讓廖天祥非常在意。



──咦、咦?那個是劍嗎?為什麼會帶著那種東西?話說回來,其實仔細一瞧周圍的佈景似乎都不是現代的東西,燭臺、木雕床、沒有電燈的天花板、紙窗、還有穿著古代衣服的三個人,難道我還在作夢嗎?可是身體很痛啊……。

由於映入眼簾的東西實在是太超乎常識範圍,廖天祥是感到非常的疑惑,甚至覺得自己仍然是保持在昏睡的狀況,但是他很快地就認清到眼前的一切都是現實。

「少年,你身體還好嗎?能不能說話?」

儘管身體感到非常的不適,可是為了瞭解自己現在的狀況,廖天祥還是勉強著自己痛苦不堪的身體回答了中年男子的提問。

「很……很痛,但是勉強可以說話,請問一下,你、你們是什麼人?」

聽到廖天祥說話之後,男子馬上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對廖天祥做出了自我介紹。

「老夫丁原,這兩位一個是我的義女鳳仙、一個是我的部屬雯盶,少年你呢?」

「廖、廖天祥,朋友都叫我天祥……。」

──丁原……這個名字好像有印象,還有鳳仙跟雯盶……怎麼這幾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的樣子?

雖然廖天祥總覺得依稀的能從腦海中找出這些名字來,但現在的他根本就沒有多餘的體力去進行思考,因此他也不想花時間在這上面。

──眼皮好重,明明才剛醒來、還有很多問題想問……不行了,身體根本就不聽使喚……。

「爹,他好像又睡著了,這樣根本不能問出什麼事情啊。」

看著廖天祥閉上眼、不再對他們的話有所回應後,被稱作鳳仙的女孩便鼓起了臉、向自稱丁原的男子表達自己的不滿。

「這也沒辦法,這孩子的傷並不輕,真不知道是究竟遇到什麼事情了。」

「或許是被強盜襲擊吧,畢竟黃巾的風波才過去而已,現在天下大局又被那人掌握,路上處處是危險。」

「雯盶說的沒錯,我們必須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不過現在就先讓他好好養傷吧。」

說完話後,丁原便帶著鳳仙及雯盶走出房間、靜悄悄地把門給闔上,很快的,房裡又進入了寂靜……。



經過丁原等人幾天的照料後,廖天祥漸漸的恢復元氣了,雖然還不能隨意下床走動,但至少能在床上就坐,因此丁原便決定要與這位少年仔細的交談一次。

時值正午,用過餐後的鳳仙和雯盶便會在丁家的庭院裡拿著長槍或各式兵器練武,而丁原也總會在這個時候來到廖天祥所待的房間詢問他的傷勢,而今天,他便打算打探從這位少年的身世了。

「天祥,身體還好嗎?有沒有什麼不舒適的地方?」

「謝謝你的關心,丁伯,我現在好多了,只是還不能下床讓我覺得很不自在。」

「哈哈哈,年輕真是好,傷還沒痊癒就想到處走了,想當年老夫也是這個樣子。」

「因為我本來就是喜歡遊山玩水的混小子嘛。」

由於本來穿在身上的襯衫與長褲已經沾滿血跡又破爛不堪,因此廖天祥在不得已的狀況下也只好換上了向丁原那般的漢服,雖然一開始甚不習慣,不過在穿著了幾天之後,他也覺得沒什麼了。

「對了,丁伯,我能夠請教你幾個問題嗎?」

「當然可以,正好老夫也有幾個問題想問,我們就互相替彼此解答吧。」

顧慮到冒昧提問或許會觸及禮儀上的問題、且來者是客,因此丁原便決定讓廖天祥先行提問,但是在敬老尊賢的情況之下,廖天祥又把機會交給了丁原,因此兩人好不容易才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達成協議,由廖天祥優先提問。

「或許我這樣問對丁伯來說會有些奇怪,但我還是很想知道,丁伯……請問現在是什麼年份?這裡又是哪裡?」

聽到了這個問題,丁原的確露出了有點驚訝的神情,不過想到廖天祥很有可能傷到了頭部、導致腦袋有些混亂,所以丁原很快的就冷靜了下來、心平氣和的給廖天祥做出了解答。

「這裡是『并州』,現在的年號是『中平五年』、在位者是『漢靈帝』劉宏。」

現在露出驚訝表情的人輪到廖天祥了。



……。

漢靈帝?我、我沒聽錯吧?不是西元、是漢!這不是開玩笑的吧?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我還在睡夢中嗎?不、這不可能,我的傷口還在痛,我現在很清醒!

這、這未免也太誇張、太荒謬了,時空跳躍?區區的飛機失事竟然讓我穿梭時空來到東漢時期!這是什麼超常現象、這是什麼科幻小說才會發生的事情!

但是就算我再怎麼不相信這一切……這裡的擺設、服裝、空氣、食物都證明了我不是在作夢。

太難以置信了、太讓人不能接受了,這不科學啊……可是科學也沒有證實說時間無法穿梭的事情……可是、可是……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為什麼發生的啦!

老天爺,在飛機上玩弄了我一次之後,現在又打算如何鬧我!

……。



由於一時半刻內無法接受自己回到了過去,廖天祥馬上舉起拳頭猛烈的往自己頭上敲,而丁原見狀便趕緊捉住廖天祥的手、想盡辦法要阻止他,但無奈廖天祥在這怨天尤人的氣憤狀況下帶出來的力量實在不小,丁原也是硬吃了幾拳之後才制只住廖天祥的行為。

過了半晌,廖天祥終於慢慢地找回自己的理智,他看著面前滿是毆傷的丁原,不禁低下頭來用低沉的聲音道歉。

「……我很抱歉,丁伯,一不小心就失去了理智。」

「不、不會,只是老夫想不透,剛才老夫說的話是哪裡刺激到你了嗎?」

聽到丁原這番提問,廖天祥並沒有抬起頭,他扶著額頭靜靜的思考,如果如實說出來,眼前這個人會相信自己說的話嗎?還是會把自己當成瘋子呢?但是這事情一直憋在心裡頭也是十分的不好受。

最後在經過百般的考慮之下,廖天祥還是決定將這件事給說了出來。

「我想如果我說出來,丁伯或許會當我是瘋子,但是不說出來,我心裡又非常難受,所以在我說出來之前,丁伯,我希望你至少能聽我說到最後。」

見到廖天祥如此認真嚴肅的神情,丁原知道這件事情對這位少年來說絕對是相當重要的,否則他不會做出這麼慎重的要求,因此他便答應了他的要求。

而廖天祥確定丁原接受自己的要求之後,他便深呼吸幾口氣、開始將自己的事情如實闡述給丁原,其中當然也包含了關於飛機失事的事情。

儘管這些話對丁原來說實在像是無稽之談,但是回想起最初發現廖天祥時他身上那從未見過的穿著、剛才的反應以及現在的態度,他也不由得開始相信起這位少年所說的話了,然而這房間卻因此進入了一陣沉默,廖天祥和丁原兩人都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這些事情實在太讓人難以置信。

過了好一會兒,丁原才抬起頭來向廖天祥開口道。

「先來重新整理一下事情經過吧,你說你是在出外旅遊的情況下,你乘坐的交通工具出了問題,然後本來應該因為這起事件而喪命的你卻不知道為什麼從未來來到了這裡,沒錯吧?」

「是、是啊,如果丁伯不相信的話也是很正常的,這種事情那我們那個時代也是非常……非常難相信的。」

見到廖天祥一臉沮喪的模樣,丁原也不知道該從何安慰他,但是他至少知道他可以收留這個無家可歸的人,儘管他的遭遇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打起精神來,老夫相信你說的話,你看起來不像是個會說謊的人,而且你看起來似乎也沒別的地方去了,不如就先住在老夫這吧。」

「謝謝你,丁伯,很謝謝你肯相信我說的話,儘管這聽起來是多麼的荒謬。」

「那事情就這麼決定了,從今天起你就是丁家的人了……只是這事情讓鳳仙跟雯盶知道的話,真不想得她們會怎麼想?」

就在丁原說出這句話的之後,廖天祥終於意識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沒錯,就是打從他受傷時所聽到的那兩位少女的名字。



「爹,我們一起去街上走走好嗎?」

正當廖天祥準備要開口確認兩位少女的事情時,房門外就已經傳來了一道充滿朝氣的呼喚,還沒等丁原應聲,房門馬上就被拉開了,而隨即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正是手裡拿著棍棒、滿身都是灰塵的鳳仙與雯盶。

「鳳仙、雯盶,你們來的正好,老夫有事情要跟你們講。」

「是關於廖天祥先生的事情嗎?」

平時看著這兩位少女,廖天祥總是以欣賞美景的眼光去看待的,但是就在剛才,他已經從腦中的知識理解到了這兩位少女的真身究竟是什麼,也因此他的眼光也在瞬間變成了敬畏與驚訝。

「從今天起,天祥就是咱們的一份子了,大家都是一家人,重新認識一下吧。」

「是!」

在給了丁原一個充滿元氣的答覆之後,鳳仙與雯盶便放下棍棒走到床邊、向廖天祥做出了自我介紹。

「在下的名字是張遼、字文遠!從今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天祥。」

「是、是,請多多指教,那麼鳳仙是……。」

聽了張遼那中氣十足的介紹之後,天祥便一臉恍惚的給予了一個回應,接著他便轉過頭看著「鳳仙」臉上燦爛的笑容,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他的確從這位嬌小的少女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比常人的感覺。

「我叫做呂布、字奉先!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喔,天‧祥。」



待續……




哇哈哈,打完這篇文之後,我徹頭徹尾的瞭解到自己真是個白痴+瘋子
話說回來,這個飛機開頭還真是爛呢,我這笨蛋wwww
因為……我沒有坐過飛機啊(陰沉

評分

4

查看全部評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帳號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優質の幻想鄉

GMT+8, 2019-12-16 15:57

著作權聲明 & DMCAChild Pornography使用合約 & Terms and Conditions聯絡我們 & Contact Us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