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の幻想鄉

 找回密碼
 註冊帳號
搜索
查看: 4694|回復: 47

[長篇] 朦朧之境01王冠(九月十三日更新六萬兩千字,本篇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6-22 22: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董彧 於 2014-9-13 22:29 編輯

      「信汝之所能,則為汝之法。」
               ——改寫自魔導禁書律法之書︾
    序 章
  「唔喔喔喔喔!真的超厲害的,簡直就是跟變魔術沒有兩樣嘛。」我看著容器邊緣不斷溢出下沉的白色水霧,不禁發出了由衷的讚嘆。畢竟要親眼見識到科普讀物中所描述現象的機會實在是少之又少。
  「當然。」紅棕色短髮的朝前祈里用她那百分之百的自信回答道。
  「不過這當然是還不能吃的。」她不忘要提醒我眼前的食物暗藏著危險——就現階段來說啦。
攝氏零下一百九十三度的低溫讓水氣凝結成小水珠,化作冷冰冰的雲氣蔓延至整個桌面,美好的一天也就在一片朦朧之中開始了。
我們正在嘗試以純手工的方式製作冰淇淋。將食材凝固的方法有下列兩種:
一、使用食鹽作為冷劑,再手動搖晃二十分鐘。但這實在太累了,所以不考慮。
二、在食材中倒入液態氮,使其瞬間凝固。
液態氮的製作方式很簡單:理論上只需要將氮氣以低溫高壓處理,就能得到液態的氮氣。氮氣是大氣中含量最多的固定氣體,大約佔百分之七十八。因此液態氮的成本其實相當低廉,用平時買一罐可樂的錢就可以買到超過一公斤,純度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的液態氮。問題是……製備液態氮的儀器怎麼可能弄得到?
答案是——————————————————————————完全不需要
  「[控熵聖女」果然是很實用的能力。」我誇獎祈里的[靈裝]。
在[控熵聖女]的能力範圍內,將空氣瞬間加壓並降低粒子移動速率並不是難事,如果她想要的話,讓空氣成為「堅硬之物」也是非常容易。
  「我才不會告訴你『那是當然』!嘻嘻嘻嘻……」她毫不保留的笑。
  「妳啊妳啊……」我用手刀輕輕地敲她的頭。
  「冰淇淋可以吃了,去拿湯匙吧。」
我們於是抱著塑膠碗,品嘗有點鹹的冰淇淋。
      *      *      *      *
長久以來科學和魔法是互不相容的。
直到某一天,科學親眼見到了自己無法解釋的結果……
直到那一天,魔法發現了可以容得下科學理論的力量……
【源自科學,卻超出科學所認知的;源自魔法,卻勝過魔法所相信的。】
我們稱她為[靈裝],「MIST」………………魔法的進化,科學的革新
agic—ncrease & cience—ransform
這就是朦朧之境,我所居住的城市。
      *      *      *      *
祈里和我ㄧ同居住在紅葉原中學的一年級宿舍,紅葉原是位於第一學區[聖殿前坡]的高級中學,校區內彷彿是爲了要呼應校名一樣,種植了大片的楓樹。在這個全境最開放的學校中也出現不少被稱為「朦朧物語」的人事物。舉例來說,在理化實驗室就有[午夜障壁]的超自然現象產生:
  【據說在理化實驗室前有時候會形成一個半透明的牆,好發於午夜,要是不幸撞上了就會聽見少女的笑聲,並受到圍困,只有留下零食才能脫身。】
  「竟然可以在上學前吃到手工冰淇淋,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走在上學的路上,我愉快的自言自語。
走著走著就經過了另一個[朦朧物語]的發源地:紅葉原的驕傲——圖書館。
圖書館的藏書豐富,裝潢更會給人一種「真的住了一個大法師」的錯覺。而這就是所謂[記憶的主人]:
  【據說圖書館裡住了一個能記住所有藏書內容的大法師!】
散發出古典氣息的建築,每當我經過都會感受到平靜。
  「和櫻?和櫻?……和櫻聖道!」不知不覺中,祈里好像已經呼喚我好多好多次了
  「咦?對不起,什麼事啊?」我ㄧ頭霧水,而她看起來有些不悅。
  「今天有小考喔。」她說的ㄧ派輕鬆。
  「哇靠!」我則是嚇了好大一跳,而一旁的路人也都轉過頭來看著我。
她說的「小考」絕對不是一般的隨堂測驗,最糟的情況是……
  「是[配對競技」喲!怎麼樣?很棒對吧!」她笑的很開心。
  「拜託!誰會覺得這是好事啊?」我當然笑不出來,因為所謂的配對競技就是用彼此的[靈裝]進行「辯論」,放心,這絕絕對對不會是單單只用口才就能夠解決的小事。
  「所以妳早上做冰淇淋純粹就只是爲了暖身對吧?」
  「做ㄧ件事可以有很多很多個目的啊,這就叫做『一了百了』!」
  「妳想說的是『一舉兩得』吧。」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配對競技這個玩笑嘛……一定是屬於黑色幽默!
      *      *      *      *
「今天的配對競技是比較『仁慈』ㄧ點的。用抽籤來決定哪兩組的人要對打,再依自己和同伴討論的結果決定誰要負責哪一個對手喔。」說話的是我們一年C班的班級導師之ㄧ,年僅十九歲的八井藍子根據另一個導師川前一見的說法,藍子是上一屆的畢業生中最為出色的ㄧ個。
  「聽不懂嗎?哎!真是一群笨蛋。舉例來說……」她伸出食指挑選故事的主人翁,不,應該說是「受害者」較為貼切。
  「如果抽中的是偽娘+祈里和映雪+Science對打,可以自己決定是由偽娘被映雪或Science追打?還是由祈里對抗映雪或Science?怎麼樣?很仁慈了對吧!」
  「喂!妳指著我說偽娘是什麼意思?」和祈里同組的不就是我嗎?
虧我當初看到藍子的時候還想說「金髮+馬尾+黑色哥德羅莉塔洋裝應該是很不錯的人吧?」——結果只證明了這段推理完全沒有正確性可言。
  「不知道你同不同意,我認為善意的謊言也是不被允許的喔。」藍子拐個彎說我是偽娘。坐在一旁的祈里不斷竊笑。
  「笑什麼嘛!妳這個百合女。」
祈里一直戴著百合的髮夾。
不過她笑的更開心了,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再補充些什麼。
  「百合女就要找女生單挑嘛!那麼祈里就和映雪對打一次好了。這樣應該會很有趣才對。」藍子不懷好意的安排。
  「等一下!這不就代表我要跟Science對上嗎?——剛才口口聲聲說的仁慈去哪裡了?抽籤也略過了嗎?我要抗議!」
  「抗議無效。」「為什麼?」
  「因為他們三個都沒有意見啊。和櫻同學,少數要服從多數喲!」
  「你們是真的沒有意見嗎?不是要整我吧?」我著急的問。
  「沒什麼不好的啊,如果是映雪的話一定會很好玩!」祈里的話彷彿是要落井下石一樣。而十七夜映雪的護衛先生,外號Science的時之羽晴怎麼說呢?
他表示「承讓」———————————————————他真的是這麼說的。

評分

4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4-6-23 22:35 | 顯示全部樓層
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
光看第1章就有這種感覺
校園傳說、拿知識搞不正經的東西,
一整個青春氣息啊w
文筆方面我是不會動手的,
因為我不是那方面的專業人員@@
我只有不知道背景知識時會多嘴一下這樣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4-6-23 23:44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該帖被管理員或版主屏蔽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3 23: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董彧 於 2014-6-24 08:49 編輯
s8h1i0n3e02 發表於 2014-6-23 22:35
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
光看第1章就有這種感覺
校園傳說、拿知識搞不正經的東西,

這個嗎...我也有想過,當我看了魔法科之後,我第一個想法是
淦!!!乍看之下他跟我好像!!!!
不過我是不會寫出這種男主角op的作品的
而且,其實我的世界觀還比較接近禁書目錄[之後]的世界
我會盡快把靈裝的起源貼上來,這樣你們就會懂了
現在我唯一能說的就是,我的這個世界,不存在魔法這種東西。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3 23:47 | 顯示全部樓層
還有,我要寫的東西不是校園生活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4-6-24 08: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該帖被管理員或版主屏蔽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頭像被屏蔽
 樓主| 發表於 2014-6-24 08: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該帖被管理員或版主屏蔽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4 08:5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s8h1i0n3e02 發表於 2014-6-23 22:35
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
光看第1章就有這種感覺
校園傳說、拿知識搞不正經的東西,

配對競技也沒有什麼太沉重的情節啦,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都是在玩,只是聖道因為某種原因,情緒突然產生強烈波動
朦朧之境01全篇都會是對他們而言的反常。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22:26 | 顯示全部樓層

      *      *      *      *

來到校園裡的專用場地,我們在這個通稱為「競技場」的地方準備進行[配對競技],倒數第二場是她們倆個人的對決,我和晴的則是被藍子刻意安排再最後一場,明顯是要用輕鬆、好笑的畫面來作為壓軸好戲。
「具現靈裝.[控熵聖女︺。」        「具現靈裝.[竹取破軍︺。」
祈里和映雪分別唸出各自的[具現指令],自己的靈裝也就不再受到約束。
朦朧之境要約束靈裝並不是把能力者當作是受刑人,而是因為有很多靈裝可能會造成能力者在日常生活上的不順。像是「聊天太專心,一不注意就在五秒之內穿過兩個街區」之類的困擾。

      聖道  *  競技場旁的觀眾席上

  「你覺淂誰會贏?」晴的目光一直放在映雪的身上,想想也是,畢竟映雪是他的主人嘛。唔……我是不是也應該幫祈里表示一下什麼?
「祈里會贏吧。」雖然我很想這麼肯定的說,可是映雪她畢竟還是十六夜一族的少領主,實力是不容置疑的。
  「這我可不敢確定。」我回答道。
晴閉上雙眼:「我說的是我跟你。」不過這一聽就知道是故意鬧我的。
  「別鬧了好嗎?」我沒好氣,什麼嘛!這是在貶低我嗎?
其實他說的都沒錯,我真的太弱了。雖然有[萬劍亞瑟]這種霸氣的識別名,但是我實質上並沒有那麼厲害,我的靈裝甚至比一般人都還要不實用。
切!什麼嘛,不實用也就算了,為什麼連戰鬥能力都比不上別人呢?
  「要開始了。」晴依然冷靜的看著場地中央。
我當然還是希望祈里能贏,沒別的,就只是因為她是我的青梅竹馬。
就像是晴為了自己的主人一樣,我也有我自私的地方。
哈哈……不過是個小考,又不是什麼大事,認真什麼呢?

      *      *      *       *

祈里將手從白色連帽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來,這件外套是聖道送給她的十二歲生日禮物,口袋裡固定會放上一枝平凡的白色粉筆。
  「要上囉!」祈里注視著映雪手中的「音叉」。
正確來說那和音叉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是長的很像而已,這把「音叉」的名字是[質量破壞者],是由[朦朧之境]最先進科技和思想集結之地:聖殿中央開發局——通稱學園頭腦所開發出來的輔助性兵器。能拿到學園頭腦良身打造的輔助兵器是一件很光榮的事。[質量破壞者]是用來讓[具現子](soul-unit)附著在其上的「容器」,這可以讓映雪的戰鬥方式有很大的變化。
  「妳先。」映雪習慣等待對手先攻擊。金色的具現子附著在[質量破壞者]上,形成了一柄耀眼的光劍。看起來好像很恐怖,其實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這麼可怕,具現子可以說是微觀粒子的ㄧ種,會直接貫穿人的身體而不留下任何痕跡,帶走的只有精力而已。(被對手的具現子碰到會越來越睏。)
  「當然好啊。」祈里右手一揮,製造出一道風壓砸向映雪。這道風壓其實是固體,是把具現子混進週遭空氣中影響粒子的移動速率所製成的固體。
這就是[控熵聖女],打破熱力學第二定律的科學靈裝。
熵是熱力學的名詞,指的是亂度變化量,第二定律認為熵的總和永遠不可能下降,可是祈里卻完全顛覆了這個定律。
映雪的嘴角微微揚起,用手中的光劍將風壓切成兩半。這對能力者而言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之所以能夠做到是因為[竹取破軍]是控制斥力的魔法靈裝。
  「[護其最愛」。」映雪知道這道風壓的目的是要遮蔽她的視線,不然也不會打向面門了——映雪本來就把光劍擋在面前,那顯然不是個破綻。於是映雪在切開風壓的同時發動了她的斥力術式[護其最愛],產生一個淡黃色的領域,以驚人速度向外擴散,將被打散的風壓所留下的具現子雲氣推開。這讓祈里不得不向一旁躲開。
  「咿!」祈里原本打算趁著映雪的視線被蒙蔽的空檔欺進映雪身旁,結果失敗了,進攻節奏也被打亂(才剛開始有什麼節奏可言?),雖然會被阻擋這一點也是在預料之中就是了啦。
映雪衝向前去——在腳底運用斥力,並且在祈里身前的地面上使用引力。
祈里握著粉筆,霎那間粉筆化為粉塵——
  「呀啊啊啊啊!」光劍一揮,被什麼東西擋了下來。
——在她手中構成長槍?不對,若說是長槍,那麼裝飾布又好像太巨大了一點——因為那根本不是裝飾布,上面有著和祈里的髮夾類似的圖案……那是一朵鳶尾花。
這是一面旗幟,其名曰:[鳶尾花旗]。
  「唔……」從映雪發出的聲音可以聽的出來她對這面旗幟興趣濃厚。

      *      *      *      *

  「喔,旗子具現出來了。」晴指向在空中搖擺的鳶尾花,這讓我突然覺得很興奮。祈里現在和平時不一樣,我看的出來她現在很認真,雖然她並沒有露出任何一點嚴肅的表情,但是我卻能深刻的感受到——想必映雪也是。
  「雖然那面旗子是王牌,可是在映雪面前還是不能輕舉妄動。」我放下手中的水瓶,專注於兩人的丰姿。

      *      *      *      *

  「喝啊啊啊啊!————」祈里用旗桿頂端的十字架當作鈍器揮向映雪的光劍。然而在兵器接觸之前,映雪改變了握劍的力道和姿勢——以拖泥帶水的詭異姿態把劍甩向十字架
【碰!嘩……】劍身瞬間化為無數的碎片定向爆破,祈里陷入金色的煙幕之中。
【叮鈴鈴鈴鈴鈴鈴鈴】具現子和祈里的[意識具現場域]相互作用,發出了彷彿銀鈴般悅耳的清新聲響。可是對祈里而言就不是「清新」的感覺了。
  「唔喔喔喔喔喔!」祈里感到一陣無力,但她很快的振作起來。映雪絕不是可以輕鬆應付的對手。雖然這一點也是早就知道的,但想不到竟然這麼難纏。
  「加油!」映雪突如其來的為祈里打氣,不過手可沒閒著。
映雪的右手將音叉(因為劍身已經被她刻意弄碎了)掛回腰際,左手則向外一揮,在空中具現出三枚名為[破軍星曜]的球體。

      *      *      *      *

  「破軍——離鄉背井,不愛說話,翻臉六親不認,不過呢……也是一顆美人星。」藍子走了過來。破軍是占卜術中的紫微十四主星。
  「有時候真覺得不可思議,擁有科學靈裝,我是不是不應該相信這個?」晴苦笑著說,映雪的確是離鄉背井,的確是不愛說話,的確是翻臉六親不認,也的確是個大美人。
  「科學也不是不能相信這種事吧。」我指向祈里的身影:「他還不是常常看一些魔導禁書?」
一瞬間,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藍子的表情似乎露出了我無法理解的黑暗。

      *      *      *      *

  「[破軍星曜」!」三枚球體遵循各自的軌道繞著映雪的身體公轉,映雪向後一跳,三顆「行星」依序沿切線方向投向祈里。
  「切,什麼嘛!」祈里笑著回覆映雪的鼓舞:「謝啦!」祈里知道這三顆行星(其實對祈里而言應該說是隕石比較貼切)是映雪給她的休息時間。
  「暖身結束!」祈里跳到一旁,將旗幟用力向外一揮,周圍的空氣就好像俯首聽命一般,以逆時鐘方向旋轉,構成了帶有強烈危險氣息的風牆,向外丟擲出一道道銳利的風壓。
  「哈啊啊啊啊啊————」映雪投出了一連串的隕石,在空中劃出美麗的弧線,打向風壓。
就算距離兩人有一段距離,但觀眾席上的所有人都明顯感受到一陣強烈的壓迫感——就像兩人的動作會牽動世界一樣。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22: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董彧 於 2014-6-25 22:30 編輯

      *      *      *      *

  「說起配對競技啊,男生最愛看的還是映雪的演出吧。」在班上坐在我正後方的藤崎視音如此對我說道。
平時視音就是個冷面笑匠,這一點和映雪其實很像。所以他這麼說我大概知道是什麼意思了。這個嘛……會提到「男生」又提到「映雪」,沒有別的可能性了。
  「你必須小心別讓祈里或Science知道——喔,有一個已經知道了!」我半開玩笑的提醒視音。
他說的很明顯是映雪胸前那令人臉紅心跳,令班上的女同學抬不起頭的,正如同破軍所擁有的破壞性一般的——搖晃。
視音,不是我要說你,說話真的要小心一點啊……尤其是在這個殺人不眨眼的護衛面前。
  「反倒是你的演出,就真的沒什麼人注意呢!」視音說的「委婉」,別以為這樣我就聽不出來你在損我……
  「注意力都在映雪身上用完了。」Science的聲音裡竟然沒有怒氣,這還真奇怪.平常他就算沒有發飆,也會流露出不悅的的情——可是這次卻完完全全聽不出來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慍怒——很快的,我知道了原因。
他接著說:「這樣也好,如此一來就沒有人會注意到你的慘況了。」
「……………………」

      *      *      *      *

  「不錯嘛……」她用拿長槍的方式,讓旗杆緊貼背脊,並且將重心壓低。
  「妳也是啊。」映雪笑的很燦爛。手裡的光劍也像是要呼應主人一樣,發出了更加耀眼的溫暖光芒。
(這就是強者嗎?遇上了和自己實力相當的人就會渾然忘我。)
兩人都因為過度使用能力而感到相當的疲倦——真的是過度,就連在觀眾席的我們都覺得很有壓力。
兩人不約而同——不,說不定是用眼神來達成了共識——握緊了兵器。
下一瞬間就會分出高下,所有人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口,專注的凝視著。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人挾帶著萬夫莫敵的氣勢衝向前去————
十字架和劍刃接觸,眨眼間,雙方的兵器像是櫻吹雪一般消逝在凝結的空氣中。

      *      *      *      *

  「「卸除靈裝。」」
筋疲力盡的兩人達成協議,各自宣告了[卸除指令],把靈裝再度封印。
  「結果是平手了。呵呵,這也算是意料之內的結局啦。」藍子笑容滿面的說道,不過我倒是沒辦法像她一樣發自內心的笑。
要換我了耶……在祈里面前,我會有多難堪?我想都不敢想。
正當我煩惱的時候,映雪和祈里也已經走上觀眾席。
映雪將手中的[質量破壞者]甩了幾下,就好像是要把音叉上的水甩乾那樣,讓依然附著在上面的具現子脫離。
一般而言具現子是不太可能在卸除靈裝之後繼續存在的——通常會很快的散去。
要是某人的具現子能維持到靈裝卸除之後,那只有兩種可能:

一、[SULS]壞掉了。
二、此人的[意識具現場域]不是普通人的水準。
映雪伸出她那纖弱的手臂,靈巧的手指拎著剛剛一直穿著的外套(穿著外套似乎是為了避免男同學們的有色眼光)
她把手伸向晴,什麼也沒說就把手中的外套輕輕拋向晴。應該是認為晴一定會明白她的意思,接過外套吧——然而外套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在撞上晴的面門後,落在地面上。
更有意思的是晴臉上的茫然,就好像一切發生得太快,他來不及反應似的——不過我想不是那樣的,憑他的反應速度,再看看他現在的樣子……錯不了。
晴剛剛是因為聞到映雪外套的味道所以分心了吧。
視音似乎也是這麼想的,從剛才就一直掛著奇怪的笑容。
映雪雙手握住音叉,用一種奇妙的可愛模樣輕輕敲著晴的頭:「你不乖。」
晴單膝下跪,在這樣的氣氛下,就算他只是想要撿起掉在地板上的外套,都讓人不禁聯想起浪漫的求婚場面。
晴溫柔的運用牛頓第一運動定律驅趕所有可能玷汙映雪身軀的塵土,然後將手環過映雪的身子,為她披上外套:
  「運動後要注意防風,不要感冒了。」
(好閃亮啊!)
女同學們發出了羨慕的聲音。
奇怪的是,祈里似乎沒有太大的反應,仍然是自顧自的喝著電解質飲料。
  「換你這個笨蛋上場了喲!」藍子拍拍我的肩膀,把我從別人的夢境拉回屬於我自己的不幸事實。
晴向映雪點頭示意後轉過身來:
  「來吧!」
從他輕鬆的言語中,我聽到了不能輸的理由。
那就是我和他之間,我和所有強者之間差距的根本原因嗎?
一種難以言喻,卻又熟悉的堅持。

———————————————————難道在我身上真的找不到嗎?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帳號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優質の幻想鄉

GMT+8, 2018-12-12 10:29

著作權聲明 & DMCAChild Pornography使用合約 & Terms and Conditions聯絡我們 & Contact Us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