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の幻想鄉

 找回密碼
 註冊帳號
搜索
查看: 430|回復: 6

[分享] 機器人大戰 OG2 中文劇情翻譯 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6-29 10: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琉:「話說在前面,我可不是想跟爸爸你一起旅行的哦!」

元:「不可,萬萬不可啊!就算是優秀的社員,也不能和我這未出嫁的寶貝女兒那樣子孤、孤男寡女地……就算媽媽同意了,爸爸我也決不允許!不允許哦!」

開:「?」

諒斗:「常務,車子準備好了。」

元:「啊、哦哦……謝謝了!」

萊:「諒斗……」

諒斗:「大家都很久未見了呢,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

萊:「啊啊,你也是休假嗎?」

諒斗:「嗯。可是發生了一些事,結果就變成這樣子了……」

萊:「好像能想像出來了。」

諒斗:「其實本來是想一個人得到休假許可的……」

拉托妮:「被粘上了呢!」

諒斗:「嗯、嗯,回不掉啊!最後就變成這樣,一半是在工作的情況了。」

琉:「啊、啊,本來還覺得是一個好好放肆的機會呢!」

元:「要放肆的話就一個人!不,和保護者同伴一起!」

琉:「爸爸真是的……不要老是把我當小孩看嘛!」

元:「說什麼呀!我是擔心你才……」

開:「我瞭解,我非常瞭解啊,常務。作為有著到了年紀的女兒的……父親的那種感覺。」

元:「噢噢、少校!」

開:「明白嗎,琉,不管多大,你都是常務的女兒。本來嘛,父母就是……」

琉:「哎呀……自作自受了!」

諒斗:「話說回來,少尉你們這是要回希卡姆去嗎?」

萊:「不,先要去一次蘭格雷,在那裡進行特殊戰技教導隊新成員的選取考試。」

諒斗:「找到不錯的機師了嗎?」

萊:「普通優秀的機師倒是有很多。但是,說好聽的是獨創性,說得不好聽就是能構築出『亂來』的動作模式,並能使之在實戰中運用的人則非常少。」

諒斗:「獨創性……就是像隆盛那樣的嗎?」

萊:「那傢伙的動作,真要說的話還是用在基地慶典的表演上比較適合。」

諒斗:「嗯……他真的是很熱衷呢!」

萊:「都是些沒用的事。總之,能極力克制自己的脾性,寫入 TC-OS用的樣本數據模式的人很少。」

諒斗:「門檻很高呢!」

萊:「上頭的期望啊!為了在不久的將來進行的無人機 OS開發工程,一定要快些決定人選才行。」

諒斗:「……」

開:「所謂的父親啊,在女兒面前都是不中用的。就算說了什麼很臭屁的話,內心其實也還是很在意的,所以……」

琉:「……」

拉托妮:「少校,差不多到時間了。」

開:「嗯?啊,對。那麼,常務,我們就先告辭了。」

元:「哎哎。」

琉:「那個,爸爸,這之後爸爸要去做工作方面的商談吧?」

元:「嗯,關於北極星系統。」

琉:「那,這段時間我能不能和諒斗兩個人一起去蘭格雷?說不定能碰上楠葉和布利德他們……」

元:「什、什麼?」

諒斗:「我、我也去?」

琉:「當然!」

諒斗:「哎呀,那個,就算你這麼說……」

開:「嗯……現在這情況,能和他們見面的機會也不多呢。這樣的話不如和我們一起去吧?」

琉:「哎?可以嗎?」

諒斗:「可是,妨礙你們任務的話……」

開:「沒事。選取考試是明天。順便幫我們做些事情也好。」

諒斗:「哈、哈啊……」

開:「玩笑啦,開玩笑的。常務,我沒問題。」

元:「可是……」

琉:「爸爸……求你了!」

元:「唔……沒辦法呢!一定要注意不要給少校他們添麻煩。」

琉:「嗯,知道了!謝謝你呀,好爸爸!」

元:「不會啦……哈哈哈哈!」

開:「那麼,常務……」

元:「嗯,女兒他們就拜託你了。」

蘭格雷基地,會議室內。

布利德:「楠葉在實驗場,這是怎麼回事!?」

艾克賽琳:「怎麼說呢……不管如何,就是這樣個樣子了。雖說沒能告訴布利德是我們不好……」

響介:「確實是臨時決定的,用收集 T-LINK系統的數據為由把人帶走了。」

布利德:「可是,現在的楠葉……而且要取數據的話,我也!」

響介:「時機的問題。你在馬克迪爾有任務,再加上對方需要的是特機型的數據。」

布利德:「所以就變成楠葉和古倫加斯特二式了嗎?」

響介:「只能說是運氣不好了。」

艾克賽琳:「也實在是沒想到會變成那樣呢……」

布利德:「這些我都明白!可是,如果,楠葉和試驗場的人們……」

響介:「那就要我們自己去確認了。」

布利德:「哎!?」

響介:「出擊命令下來了,我們去現場。」

布利德:「我們!?那、那麼,對手是……」

響介:「Armored Module。先行的部隊遭到了攻擊。」

艾克賽琳:「該說是好運還是背運呢?總之,救出楠葉妹妹的機會傳到我們手裡了!」

響介:「敵人是佔領了第四試驗場的恐怖分子集團,我們前去剿滅。別大意。」

布利德:「明、明白!(楠葉……一定不要出事啊!)」

聯邦軍兵:「中尉,還有 10分鐘到達目的地。」

響介:「明白了,我們也隨時準備出擊。」

艾克賽琳:「好嘞,響介!想不想聽最新情報呀?石動重工的保安科長好像捲鋪蓋了喲!」

響介:「石動捲鋪蓋?……說什麼?」

艾克賽琳:「就是被炒了啦!網上的新聞,我稍稍調查了一下,偷賣了 4台利昂型的部件……很牛呢!」

布利德:「然後給了這些恐怖分子嗎……」

艾克賽琳:「嗯,應該沒錯吧!雖然佔據事件本身被壓下去了,可民間新聞比正規命令系統還要快,這問題太大了吧?」

響介:「別在意,這些都和我們的工作無關。現在,任務目的僅僅是將恐怖分子排除。」

聯邦軍兵:「12 點方向,RANGE3 有反應!利昂型8 機,所屬不明!正向這裡來!」


響介:「瞭解。ATX 隊,出擊了!打開艙門!」

聯邦軍兵:「是!」

艾克賽琳:「哇哦!小利昂有……哎? 8台?哎呀呀,少算一倍麼?」

響介:「機體調配路徑不只有一條……是這樣吧!」

艾克賽琳:「原來如此,對手是 DC殘黨……的感覺?」

響介:「而且是有餘力排出迎擊機的敵人……棘手。」

艾克賽琳:「真是的……在我們的地盤出來那麼多,真是面子都丟盡了呀!」

響介:「穿針引線的應該是那個被捕的石動社員吧,總之先出擊。 L327,你們即刻脫離戰鬥空域。」

聯邦軍兵:「是!」

布利德:「來了……!」


艾克賽琳:「嗯,不過話說回來……這種顏色的小古古,還真不習慣呢!而且這樣看起來只有我的小白離了群(除白騎士外,其他機體都是藍色)。」

響介:「沒辦法,沒空涂回去。而且,我也不討厭這個顏色。」

艾克賽琳:「誰叫藍色也是小亡靈的顏色呢!即是說,夜行古鐵?」

響介:「比起這個……在這裡浪費時間可不行。」

艾克賽琳:「也是為了在實驗場的楠葉妹妹他們呢!唰唰幹掉他們哦,布利德!」

布利德:「明白!」

響介:「試驗場就在前面, 4分鐘突破這裡。各機,散開!」

戰鬥結束。

響介:「好,清場了,直接去試驗場吧!」

艾克賽琳:「清楚明白!」

布利德:「等著我,楠葉!現在就來了!!」


所屬不明兵:「羅倫佐中校,蘭卡斯塔隊全滅了」

羅倫佐:「什麼?敵人應該只有三機,面對一倍以上的對手,結果竟是如此?」

所屬不明兵:「是、是的,這是敵機的影像。」

羅倫佐:「凶鳥……以及,亡靈改造機兩台,雖然其中一台和資料的顏色不同……這應該是 ATX隊吧!」

所屬不明兵:「果、果然!」

羅倫佐:「意料之中的事情。把他叫來是正確的呢……」

邑田:「………」

所屬不明兵:「往設定位置移動完畢。」


羅倫佐:「TYPE CF啟動還有多久?」

所屬不明兵:「還需要 20分鐘左右。」

羅倫佐:「大範圍 ASRS的裝置作業呢?」

所屬不明兵:「應該能趕上啟動時間。」

羅倫佐:「能派上用場的吧?」

所屬不明兵:「從 TYPECF的出力來看完全沒問題。」

羅倫佐:「明白了,把邑田叫來。」

所屬不明兵:「是。」

邑田:「怎麼了中校?」

羅倫佐:「蘭卡斯塔隊全滅了,敵人是 ATX隊……很適合你的對手。」

邑田:「嚯!」


羅倫佐:「他們馬上就會到了……不過,我們的最大目的是移送 TYPECF,而不是殲滅這裡的敵人。」

邑田:「知道,只要爭取時間就可以了吧?」

羅倫佐:「沒錯。」

邑田:「ATX 隊有吃掉的價值。全力對決……正合我意!」

羅倫佐:「以後再享受吧!」

邑田:「多言一句,邦的崛起跟我們沒關係吧?」

羅倫茨:「將我們全員引入地底可不行,考慮到今後的事情,宇宙中的立足點也是必須的。」

邑田:「『骷髏頭』嗎?能派上用場就好了呢!」

羅倫茨:「邦上校會給我們爭取時間的。現在應是雌伏之時啊,邑田。」

邑田:「算了……這裡就交給我。」

艾克賽琳:「哇哦!小利昂還有那麼多?而且,那個嘉利昂型,怎麼看都是塊硬骨頭呢……」

邑田:「來了嗎?好了,會怎樣呢?」

響介:「不動嗎?好像在等著什麼一樣,令人不快呢!」

艾克賽琳:「沒錯呢!就好像是綽綽有餘的感覺,已經確保了逃走線路……之類。」

響介:「還有楠葉他們……無論如何,我們也不能隨便行動。在這裡待機,不可大意。」

艾克賽琳:「明白……嗯,至少也要知道楠葉妹妹他們的情況如何呢!」

布利德:「嗯?那是?……攝像機,望遠。」

所屬不明兵:「快走!」

所員:「呃、嗚嗚……」

楠葉:「要、要對我們做什麼?」

所屬不明兵:「你們都乖乖呆在這裡,有什麼奇怪的舉動就會當場射殺!」

楠葉:「……」

布利德:「楠、楠葉!楠葉在那裡!」

艾克賽琳:「哎!?哎呀,居然這麼巧……」

布利德:「坐標傳過去了!」

艾克賽琳:「響介……楠葉妹妹他們的情況確認了!」

響介:「我看到了,似乎被當作人質了呢。」

艾克賽琳:「這也是顯而易見呢!綽綽有餘就是因為這個?莫非是想要贖金什麼的?」

響介:「(這就是按兵不動的理由嗎?)」

布利德:「只要制住那台嘉利昂的話……」

響介:「布利德?」

布利德:「現在的話能把人質和恐怖分子隔開!」

艾克賽琳:「布利德,等等!」

布利德:「我們不就是為了打破這種情況才來的嗎!」

布利德駕駛凶鳥 Mk-II衝了過去。

邑田:「突貫而來麼?」

布利德:「那台伽利昂的劍……是獅子王刃!?」

邑田:「我來做你的對手!」

布利德:「呃!滾開!」

邑田:「哼,看穿了!這愣頭青!得手了!」


布利德:「嗚啊啊啊啊!!!」

艾克賽琳:「布、布利德!」

邑田:「哼,ATX 隊……聽說是那個曾伽·宗博爾特錘煉出來的呢,居然也會被感情支配。期待下一個吧!」

響介:「………」

地球聯邦軍蘭格雷基地,司令室。

開:「……特殊戰技教導隊,北村開少校以下二人,現在到達。」

凱奈斯:「辛苦了。我是此基地的司令官,凱奈斯·嘉雷特。雖然有些唐突,還請你們馬上前往第四試驗場。」

開:「哈?進行選取考試的,不是蘭格雷……」

凱奈斯:「現在,第四試驗場正被恐怖分子集團佔據。」

開;「!」

凱奈斯:「雖然派了 ATX隊去現場……但他們好像被拖住了。」

開:「(響介他們被……)」

凱奈斯:「雖然很想派援軍去,但我們這裡也很緊張。」

開:「這就是我們成為首選的理由嗎?」

凱奈斯:「嗯,你們是為了評定我們這裡的機師才來的吧?那麼,就應該拿出點實際能力來看看,而不是吃老本。」

開:「(強詞奪理呢!不可能派不出援軍,是想趁機利用我們嗎?可是也不能放著響介他們不管……)」

凱奈斯:「要麼是怎樣?特殊戰技教導隊只不過是個花瓶部隊嗎?」

開:「不!」

凱奈斯:「那就快點出擊,剿滅第四試驗場的恐怖分子。」

開:「明白了!」

地球聯邦軍蘭格雷基地,作戰會議室。

琉:「哎!?現在要出擊!?」

開:「嗯,楠葉所在的試驗場被恐怖分子集團佔領了。雖然響介他們已經去了現場,但看來需要救援。」

諒斗:「怎、怎麼會!」

琉:「楠葉她……」

開:「萊、拉托妮,馬上作出擊準備!」

萊:「明白!」

拉托妮:「知道了。」

開:「琉、諒斗,你們回華盛頓。」

琉:「不,我也一起去!請借我機體!」

開:「什、什麼!?」

琉:「布利德和楠葉他們陷入危機了不是嗎?怎麼可能坐視不理啊!」

諒斗:「少校,我也去。一直在為毛社的機體做測試的關係,手還沒生。」

開:「你們不是還在休假嗎?而且,我該怎麼向慕容常務交代……」

琉:「爸爸那裡我會說明!就算後方支援也好,請讓我們一起去!」

開:「……」

諒斗:「對手是能拖住響介中尉的角色吧?戰力多一些的話比較好!」

開:「(確實,這兩人在的話,幫助很大……)」

諒斗:「少校不也說過要我幫忙工作的嗎?」

開:「不,那是……」

琉:「開少校!」

開:「明白了……為選取考試準備的量產型凶鳥 MK-2有兩台在,準備一下的話……」

諒斗:「我來,這機體的開發我也有參與,用內碼的話短時間內就能用作實戰。」

開:「是嗎?那麼,拜託了!」

諒斗:「是!」

艾克賽琳:「布利德應該沒事吧?」

響介:「排除裝置作動確認,那樣還會有事的話就太不像樣了。既然說了大話,就要用毅力給它貫徹到底。」

艾克賽琳:「哎呀,說的像 BOSS那樣呢!」

響介:「雖然不能光靠毅力戰鬥,可沒它的話連最後都挺不到,布利德應該也理解這一點……他有聯絡了嗎?」

艾克賽琳:「完全 nothing呢!順利潛入了麼?」

響介:「希望如此……」

艾克賽琳:「那麼,暫時看看風頭?」

響介:「嗯。有直接看管人質的機體嗎?」

艾克賽琳:「現在還沒有,那邊的小嘉利昂好像就是楠葉妹妹他們的看守。」

響介:「那傢伙……很棘手。」

艾克賽琳:「『武者我亞里怨』(譯者註:這裡是在 kuso「武者頑太無」,「我亞里怨」的讀音是嘉利昂)的感覺?個性滿滿滴,是利秋老師這號人很喜歡的機體呢!」


響介:「拉德姆博士也一樣。比起這些,他的劍……那是獅子王嗎?」

艾克賽琳:「嗯。泰斯拉研謹制的武士刀……是利秋老師的作品呢!和那個我亞里怨弟弟很配不是嗎?」

響介:「先別說配不配,他為什麼會有那把劍?」

艾克賽琳:「是呢!但是,排場搞那麼大也就是說……那個試驗場有什麼惹眼的東西——換句話說就是有寶貝!」

響介:「也是相當份量的賭本。」

艾克賽琳:「那樣子的話還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呢!雖然是章魚小寶寶(譯者註:指光頭司令凱奈斯)幹出來的事情。」

響介:「凱奈斯司令沒有告訴我們那個試驗場有什麼。是指這個?」

艾克賽琳:「對對!難不成是故意整我們?」

響介:「那樣做根本沒意義。就算他再怎麼看不慣我們也好,這個事件拖得太久的話,就會直接變成司令本身的責任問題。」

艾克賽琳:「也是呢!可是,太過悠閒的話,我們也會噼裡啪啦、稀里嘩啦很鬱悶的吧?」

響介:「嗯。怎麼看都是件麻煩事。」

對方那裡。

所屬不明兵:「中校, TYPECF的啟動準備完成了。」

羅倫佐:「嗯。古倫加斯特二式呢?」

所屬不明兵:「那個……似乎還在調整中,好像只有特定的人才能啟動……」

羅倫佐:「哼,沒等輸送機到真是可惜啊!算了,放棄二式。接應的人呢?」

所屬不明兵:「大約在一個小時後到達指定位置。」

羅倫佐:「那麼,出去吧!也這麼通知邑田他們。」

所屬不明兵:「是!」

布利德:「(總算是潛進來了……楠葉他們所在的區域,是格納庫前面嗎?)」

所屬不明兵A :「喂,撤退命令下來了!」

所屬不明兵B :「人質怎麼辦?」

所屬不明兵A :「就那麼關在房間裡算了,看守也都撤了。」

所屬不明兵B :「嗯!?」

布利德:「嗚噢噢噢!」

所屬不明兵B :「呃啊!」

所屬不明兵A :「你、你是什麼人!?」

布利德:「嘿呀!」

所屬不明兵:「嗚呃!」

布利德:「(這些傢伙,想要離開了嗎?那麼,把楠葉他們當作人質是為了爭取時間?不,應該沒這麼簡單,這裡一定是有些什麼,這些傢伙才會來。那麼,答案就在前面了……)那、那是!?」

試驗場之外。

響介:「嗯……」

布利德:「這裡是布利德!響介中尉,聽得到嗎!?」

響介:「布利德嗎?你沒事太好了!狀況如何?」

布利德:「他們把人質關在屋中,想要逃走!而且,格納庫裡有從未見過的機體!正在進入發進狀態!」

響介:「什麼!?」

艾克賽琳:「響介,那個!」

轟然間,巨大的機體站在了試驗場上。


羅倫佐:「同志們,我是羅倫佐。如你們所見, TYPECF啟動成功了。地上部隊撤收,人質就這樣關在屋內, AM部隊在大範圍ASRS 準備完畢前原地待命。」

邑田:「我去會一會 ATX隊也沒關係吧?現在這樣實在是不滿足啊!」

羅倫佐:「最優先的是這 TYPECF的移送,而不是將他們打倒。」

邑田:「說不定是一勞永逸的好機會哦?他們可是打倒摩亞的仇敵啊!」

羅倫佐:「我的目的……不是復仇。」

艾克賽琳:「哇……哦……發現大部隊了呢!」

響介:「布利德所說的機體……是那個嗎?沒有相應資料……好像確實是中獎了呢!」

艾克賽琳:「寶貝是吧?真是的,怪運氣不要用在這種事情上面啊!」

響介:「不要把責任推給我,又不是想要這樣……(通信?這是……教導隊嗎?)趕上了呢!」

艾克賽琳:「啥的?」

響介:「你到底是來這裡幹嘛的?」

艾克賽琳:「討厭啦,我知道的嘛,真的喲!」

響介:「本命出現了,布利德也沒事,接下來就看對方想怎麼樣了。」

艾克賽琳:「OK 。雖說如此,但對面會有怎樣的反應基本上都能猜得到呢!」


所屬不明兵:「中校,敵機動了!」

羅倫佐:「哼,通告 ATX隊,我是DC 的羅倫佐·迪·蒙特尼亞克。」

響介:「!」

艾克賽琳:「揉揉小貓貓(譯者註:「蒙特尼亞克」的諧音)?討厭啦……想要姐姐揉哪裡?小爪爪?」

羅倫佐:「是蒙特尼亞克!我沒有小爪爪。」

艾克賽琳:「哎呀,聲音沉穩但卻很上道呢!」

響介:「ATX 隊,南部響介中尉。有什麼事?」


羅倫佐:「貴方也知道我們手上有著人質,若貴方立即解除武裝的話,我方就保證人質的生命安全。」

艾克賽琳:「除了名字以外很普通呢!接下來是不是『不許報警』這樣的話?」

響介:「這樣的話,接下來的要求也能猜到了。」

艾克賽琳:「沒錯呢!提問,小貓貓老師……贖金 howmuch?」

羅倫佐:「我們的目的不是金錢,而是這巴爾西昂改· TYPECF。」

響介:「巴爾西昂改!?」

艾克賽琳:「哎哎,真的假的!?看起來完全不像啊!」

羅倫佐:「這是量產移行型……為了宙間作戰而強化的機體。」

艾克賽琳:「DC 的遺產呢……到頭來都是石動重工藏著的吧?」

羅倫佐:「我們只要得到這台機體,並不想做無意義的爭鬥。」

響介:「用人質性命來交換……也就是說,要我們放你們走?」

羅倫佐:「沒錯。不是很苛刻的條件吧?」

響介:「……」

羅倫佐:「還是說,要犧牲人質的生命來和我們戰鬥呢?」

響介:「接受你方的要求……艾克賽琳?」

艾克賽琳:「也只能這樣了呢……」

羅倫佐:「賢明的判斷。」

邑田:「………」

布利德:「只要能壓制住那改造機,楠葉他們就!可是, Mk-II已經……不,等等,那個應該在這裡的,和楠葉一起……」

響介:「艾克賽琳,雖然我覺得你應該明白,但別擅自行動。」

艾克賽琳:「明白啦!我睡一下吧,過會兒也有事要干。」

響介:「隨便你,不過,到時候我會把你叫起來,用打的。」

開等人出現。

羅倫佐:「嗯?這是……」

邑田:「新客人嗎?」


開:「久等了,響介、艾克賽琳!」

艾克賽琳:「哎?咋、咋了……天亮了?」

響介:「我說你……真睡著了?」

艾克賽琳:「可不是嘛……最近都一直都很累……」

開:「回答我,響介!」

響介:「聽到了,中校。」

羅倫佐:「嚯……新型的凶鳥都出來了啊!雖然也想要得到那個……但追二兔確實危險。」

萊:「那機體是?」

艾克賽琳:「好像是巴爾西昂的量產移行型哦,帥哥先生!」

萊:「什麼!?」

諒斗:「那東西為什麼會在聯邦的試驗場!?」

艾克賽琳:「好像有很多原因呢……別被捲進麻煩事裡去才好。」

開:「萊和拉托妮往左右兩邊展開,諒斗和琉在後方支援!」

琉:「明白!」

開:「響介,人質呢?」

?旖椋骸氨患衛旱母腦旎醋×耍 ?

開:「拉托妮,清掉敵機的熱源反應,查明是否有直接看守人質的機體存在!」

拉托妮:「明白。」

開:「這裡是特殊戰技教導隊的北村開,馬上解除武裝並向我方投降!」

羅倫佐:「ATX 隊之後是教導隊嗎?真是豪華的陣容呢!」

開:「到這裡來也是順路,快點解除武裝!」

羅倫佐:「這是我的台詞才對!想要人質活命,就讓開路!」

萊:「那個男人是……」

琉:「知道他是誰嗎,少尉!?」

萊:「嗯。那男人原來是殖民衛星統合軍的,以前曾經見過。」

開:「拉托妮,如何了?」

拉托妮:「應該沒有直接看管人質的機?濉!?

開:「明白了。響介,突擊壓制住那台嘉利昂。」

響介:「明白。艾克賽琳,援護。別睡糊塗把我給打中了!」

艾克賽琳:「我儘量。」

羅倫佐:「回答是?」

開:「和你的交換……」

這時,古倫加斯特二式突然出現。

邑田:「唔!?」

布利德:「不許你們……碰楠葉!」

艾克賽琳:「哇噢!布利德,好時機!」

羅倫佐:「為什麼那台古倫加斯特能動!?」

布利德:「這、這種不協調感!是因為楠葉專用 T-LINK系統的關係嗎!?但是,沒有時間重新設定了……」


邑田:「難道是剛才那台凶鳥的機師?」

布利德:「開少校!那台嘉利昂交給我!」

開:「明白了!各機,主要目標是巴爾西昂!行動!」

羅倫佐:「古倫加斯特居然能動呢……人質已經派不上用場了嗎?各機,為廣範圍 ASRS的展開準備爭取時間,在那之前不要讓敵機接近巴爾西昂!」

邑田:「得令!」

布利德:「不能移動半步!就算只為了引住他!」

邑田:「那傢伙,不動麼?是機體的不調……還是,要捨身擋住我呢?」

布利德:「我要……一雪前恥!」

邑田:「可惜呢,太弱的對手我沒興趣!」

羅倫佐:「你們是制不住這台巴爾西昂的!」

拉托妮:「那機體……裝備了大功率的推進器,要是在離脫時使用的話……」

艾克賽琳:「那麼危險的玩具可不能讓你拿走喲!哎,小貓貓?」

羅倫佐:「是蒙特尼亞克!好好給我記住!」

艾克賽琳:「好好……沒有小爪爪是吧?」

邑田:「不愧是准特機型……很堅固呢!」

布利德:「嗚、嗚嗚……以他為對手的話,系統的不調實在影響太大……」

邑田:「這種樣子……後悔使不出全力吧?像剛才一樣,讓自己的感情支配行動說不定還比較好哦,凶鳥的機師!」

布利德:「拜託了,二式……把力量借給我!我們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吧!?把楠葉……把你的主人救出來!二式……回答我……把那傢伙……把那台伽利昂打倒!把它的劍折斷啊!」

   
邑田:「唔嗯!?」

布利德:「嗚噢噢噢噢!!」

邑田:「這個氣迫……穿過裝甲傳達至此。他……發生了什麼?」

   
布利德:「勝負……才剛剛開始呢!嘉利昂的機師!」

邑田:「恢復狀態了嗎?有趣……就讓我來將你那氣概盡數斬斷!」

羅倫佐:「邑田,大範圍 ASRS的準備完成了,撤退!」

邑田:「得令!」

布利德:「想逃跑嗎!?」

邑田:「我們還有別的工作要做,有緣的話,下回再戰!」

   
羅倫佐:「使用特殊爆幕彈!全速離開!」

開:「唔!?」

琉:「怎、怎麼回事!?啊啊!那些敵機!」

諒斗:「呃……那種速度的話,根本追不上!」

開:「雷達沒有反應!這是怎麼一回事!?」

拉托妮:「敵人應該是使用了特殊的 ECM。」

萊:「可是,那樣的話……」

開:「追擊交給後續部隊,我們確保試驗場的安全並解救人質。」

萊:「明白!」

艾克賽琳:「哼……怎麼覺得是個很爛的結局呢?」

響介:「不,這才是開場也說不定。」

布利德:「……」

響介:「布利德,辛苦了。身體沒問題吧?」

布利德:「哎?嗯,沒事。」

艾克賽琳:「哎呀呀!沒事的話那就別發呆,快到楠葉妹妹那裡去啊!」

布利德:「明、明白了!」

試驗場,中央控制室。

開:「是嗎……他們逃掉了啊!」

萊:「是。似乎用 S-AWACS,也不能追蹤。」

開:「詳細情報能早些得知的話,說不定還會有辦法……馬後砲嗎?」

拉托妮:「開少校,情況取證結束了。」

開:「關於那巴爾西昂知道了些什麼?」

拉托妮:「那機體是 DC戰爭後,石動重工秘密開發的東西。」

開:「聯邦軍的委託?」

拉托妮:「嗯。還有,預定是在這個試驗場進行測試……」

開:「……」

萊:「聖盾計劃的會議上有說到這件事嗎?」

開:「沒聽說呢……」

萊:「那麼,到底……」

開:「北美方面軍的高層……不,說不定是凱奈斯司令的孤注一擲呢!」

響介:「司令在背後牽的線?那麼,羅倫佐……」

開:「這樣的話,就不會有強奪這樣的事發生了吧!應該是凱奈斯司令通過某些途徑或者契機知道了這巴爾西昂的存在,威脅石動重工把那機體送到自己的管轄下……真相差不多應該是這樣吧!」

響介:「確實都搭得上。可是,為了什麼?」

開:「為了加強自己的權限和發言力吧?那些都需要實績……比前司令格雷古·帕斯托爾少將以及極東方面軍的雷卡司令更出色的實績。」

響介:「實績……」

開:「嗯。應該是想要在那巴爾西昂的數據基礎上建立類似 ATX計劃那樣的計劃?老實報告給上頭的話,就很有可能就會被要求把機體交給泰斯拉研的 SRX計劃呢!」

響介:「原來如此……在節骨眼上被羅倫佐這個程咬金給搶了。」

開:「嗯。」

萊:「石動也很有問題呢,看起來,應該還是沒有完全和 DC切斷聯繫。」

響介:「啊啊,就算換了社長,這內裡還是一樣。」

萊:「偷賣機體的應該是 DC的間諜,還是公司支持的犯罪呢?」

響介:「兩方都有也說不定。」

開:「總之,追查這些不在我們的管轄內……問題是那些活躍起來的殘黨們的動向。」

萊:「沒錯,他們又在策劃大規模的武裝襲擊也說不定……」

拉托妮:「……」

響介:「……」

試驗場,格納庫。

布利德:「楠葉……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楠葉:「布利德,謝謝你來救我。」

布利德:「哪裡,理所應當的不是麼?」

艾克賽琳:「不過呀,稍微有些丟臉的地方呢!啊,只有一點,一點點而已!」

楠葉:「哎?」

布利德:「艾、艾克賽琳少尉!」

艾克賽琳:「青澀的大突擊被武士機器人一刀斬落。嗯哪,所謂『武士的通情』?」

楠葉:「通情?」

布利德:「少尉……說過頭了啦!而且不是通情是同情,『武士的同情』。」

艾克賽琳:「哎呀,墩母雞(對不起)啦……」

楠葉:「布利德,沒事吧?沒受傷吧?」

布利德:「啊、啊啊……沒事!」

琉:「雖然讓敵人給跑了,但楠葉你們能平安真是太好了呢!」

諒斗:「嗯!」

楠葉:「真的太謝謝大家了……你們倆不是因為任務來的吧?」

琉:「嗯……可不用介意啦,因為是我們拜託開少校的。」

艾克賽琳:「話說回來,你們倆為什麼會來地球?難道……是度、蜜 ~~~~~月?」

諒斗:「哎!?不、不是,那個……」

艾克賽琳:「哎呀……典禮的時候要請我去哦!真是的,我會穿兔女郎裝去的!」

布利德:「一般來說,蜜月不是應該排在結婚典禮後面的嗎?」

楠葉:「而且,穿兔女郎裝去結婚典禮實在是有點……」

艾克賽琳:「嗚嗚。你們倆吐的槽太硬了啦!那、是怎樣?琉妹妹?」

琉:「才、才不是度蜜月啦!」

諒斗:「沒、沒錯!是琉她硬要……」

琉:「給我等一下,諒鬥!你那是我不在比較好的意思嗎!?」

諒斗:「才、才沒有啦!誤會了啦!」

艾克賽琳:「嗯哼?」

響介:「……」

艾克賽琳:「啊、響介!」

響介:「我們和教導隊?黃鴰乩幾窶諄亍!?

艾克賽琳:「遵命!」

諒斗:「對了,響介中尉,為什麼古鐵是那個顏色?」

響介:「是夜間迷彩,之前的任務必須用到。」

艾克賽琳:「還有基地慶典展覽用,大孩子小孩子們都很喜歡哦!」

諒斗:「啊啊……軍人雜誌上有刊登呢,古鐵和白騎士!」

響介:「雖然我不是很喜歡被無謂地曝光。」

艾克賽琳:「但那也是聖盾計劃的一環呢!」

響介:「總之,回蘭格雷後就把顏色涂回去。」

艾克賽琳:「對了,響介……楠葉妹妹他們怎麼辦?」

響介:「當然是一起帶回去,好歹是平安就出了。可是,撤退前還有一件事要做,跑道上的殘骸要用我們的機體來清理掉,輸送機要降落。」

布利德:「明白……呲、疼……」

楠葉:「怎、怎麼了,布利德?」

布利德:「剛才的戰鬥裡被打中的地方,沒事,不要緊!」

楠葉:「不可以,讓我看看!」

布利德:「嗯、嗯……」

艾克賽琳:「哎呀,布利德,還不好意思呢!年輕真好啊!我說,響介,咱倆也不能輸給他們,來抱抱個一兩下……」

響介:「回去再做。比起這個,殘骸清掃作業要加快了,運輸機已經往這邊來了。」

艾克賽琳:「……」

響介:「怎麼了?」

艾克賽琳:「你會……跟我抱抱嗎?真的?」

聯邦軍蘭格雷基地內,凱奈斯將看不順眼的ATX 小隊劃撥給新的指揮官,不過這艘宇宙諾亞1 號艦——白金號的艦長李林順對響介等人在L5 戰役裡的作為很不認同。響介雖然覺得很無奈,但軍人就必須要服從。而且 ATX最近的任務也十分多,像協助鎮壓反聯邦恐怖分子的定時巡邏、定時哨戒、追蹤 DC殘黨等等,都令響介感覺這段期間都不會很空閒。

不久白金號接到了出擊任務,救助一台被DC 殘黨攻擊的不明機體,當ATX 小隊趕到時卻發現這真是一台很特別的機體,而艾克塞琳自然又作弄起布利德……

「真是很有個性的機體呢。瓦爾希奧尼妹妹的朋友麼?」

「好像是天使一樣……」

「啊啦啦、布利德君還是個詩人呀,難不成給迷上了?」

「不是,那個……我又不是某人。」

「嗯~是那孩子的話就很有可能呢!」

神秘女性看著出現在面前的幾台機體,心想:亡靈Mk- Ⅲ的特製機、白騎士……還有,像是凶鳥系列的機體……這邊也是一樣嗎?

此時響介向不明機體上的人發話了:「通告UNKNOW ,這裡是南部響介中尉。」

(南部響介!)

「聽到的話,就報上所屬和姓名。」

(沒錯,是「孤狼」。)

「怎麼了?」

「沒關係,聽著呢。」一個女性聲音傳出。

「女人的聲音!」布利德感到非常驚訝。

「哈,這是所謂的約定俗成呢!因為是那樣子的機體呢!」艾克塞琳總喜歡在這些話題上作弄布利德。

「重複。報上所屬和姓名。」響介絲毫不受那二人的影響。

「名字嗎……對了,叫拉米婭·拉布蕾絲。所屬……由於是機密事項所以不能說。」然而在經過識別後,不明機體為編號 SMSC的弓天使,石動重工的試作機。


戰鬥順利結束後,李艦長受到凱奈斯和石動重工的壓力,不得已將弓天使和拉米婭暫時收編到 ATX小隊,不過倒是狠狠地告誡響介別指望能有和鋼鐵號上一樣的「待遇」。

在格納庫內,艾克塞琳和布利德在「欣賞」弓天使時,機師拉米婭出現了,交談之下,才發現拉米婭的說話腔調超級古怪,正當拉米婭尷尬地 掩飾因衝擊造成語言機能受損而出現的古怪方言時,艾克塞琳的目光早已盯在了拉米婭那雄偉的「高峰」上……布利德在醒悟艾克塞琳所說的 部位後,鼻血乖乖地流了出來……

在響介等人自我介紹後,拉米婭非常驚訝艾克塞琳的名字: 「勃郎寧……居然是勃郎寧!?難道說……」

「怎麼了,我的名字有那麼奇怪哦?」艾克塞琳自然毫不知情。


「那個,有米有什麼家人的說?」

「家人,只有我和父親而已。」

(只是單純的偶然麼?)


發表於 2014-6-29 14:32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大大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0-20 19:16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8 17:18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2 10:5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這篇很用心喔 感謝大大的辛勞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3 11:43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累積積分中!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帳號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優質の幻想鄉

GMT+8, 2018-11-18 13:46

著作權聲明 & DMCAChild Pornography使用合約 & Terms and Conditions聯絡我們 & Contact Us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