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の幻想鄉

 找回密碼
 註冊帳號
搜索
查看: 2791|回復: 5

[長篇] 星之記憶-主角組異聞錄~02/12更新第四~五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11-11 00: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咲蕾~下剋上大萌 於 2016-2-12 13:10 編輯

壱之章
「魔炮‧究极火花!!!!!!」
一道强大的彩色能量炮,从上空朝幽香轰了过去



「连躲的必要都没有呢,真无聊。」

只见女子微闭赤瞳,直接挥动手指,就让魔炮顺著指尖完全歪向了右方


「还没呢!!!星符‧龙陨石!!!」

骑著扫帚的少女不甘的再度从空中发动了强力的激光攻击,
撑伞的女子却仍不当一回事的,再度一掌拍飞光束


「哈啊~无聊死了~你乾脆直接站在我面前射好了,反正我不会躲也不会出招的」
女子打了个哈欠,微笑的脸却说出了比毒蔷薇更刺的话


「你...就这麼看不起我吗!!!我会让你后悔的风见幽香啊啊啊!!!」
「魔炮‧超究极火花!!!!」
少女更愤怒的,直接拿著八卦炉,边发动奥义边冲了过去


「这倒有点意思~不过......」
幽香感受到那耀眼的光线和高热,终於张开了那双美丽的赤瞳看著少女,脸上的微笑终於有了幅度变化。


「废物依旧是废物。」
幽香收起了伞,用左掌直接硬碰硬抵消了魔炮后,一伞打中了少女的胸腹部,少女当场吐血,像全垒打球一样的给打飞了出去。


「下次再来吧~这次依然没能让我移动脚步喔~废物酱~」
像调笑一样的,幽香微笑著对少女喊了一声,就走回屋子去了,
眼睛却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芒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樓主| 發表於 2015-11-11 00:21 | 顯示全部樓層
貳之章

「這裡是...啊!!好痛!!!」

夜晚,少女終於醒來了,伴隨她的是一處熟悉的景相和腹部的劇痛感

「別亂動,妳才剛動完刀,肋骨幾乎全斷了呢,吃藥吧」

一旁的黑髮少女示意讓她躺回去,並拿起了一碗藥湯

「靈...夢...!?所以這裡是神社?」

「不然呢?笨蛋,快喝掉吧。」

靈夢拿起了湯匙,開始一口一口的餵她喝掉那碗墨黑色的藥

「靈夢......」

「幹嘛?」

「真抱歉,又給妳添麻煩了DAZE」

「我說魔理沙,我們都是什麼關係了,這套就免了吧,倒是.....」

靈夢把話說了一半,表情卻開始變化

「倒是...?咕哇!!!」

魔理沙正想問清楚時,靈夢卻直接抓著魔理沙的頭,重重撞在地板上

「妳腦袋是有問題嗎?!那傢伙連紫都沒有5成把握能贏她,更別說我們根本就等同飼料,
要是她想跟你計較妳早就像你的名字一樣變成一堆沙了,妳還每次康復了就去找她決鬥,
是真的想死嗎?」

靈夢右手指還抓著魔理沙的劉海,臉卻幾乎要跟她貼到了一起,但這可不是壁咚,
最好的證明就是靈夢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和幾乎全紅的眼白

「靈夢...我......」

「我什麼我?妳要是真的想死我現在就宰了妳!!!」

「啊啦啊啦~對病人這麼兇可是不行的喔~」

靈夢說著,左手已經拿出了五張御禮,卻被半空中出現的紫給阻止了

「干妳屁事,老太婆給我滾!!!」

「哎呀~真兇呢~不過妳都這麼費力救回她了,這不是本末倒置?」

「還整整三天沒闔眼了呢?」

「.......」

「哎呀~好啦好啦~不吵妳們了~」

紫很識趣的關上了隙間,剩下靈夢和魔理沙在神社裡

「抱歉...魔理沙...我太激動了,很痛嗎......」

靈夢輕輕放下了魔理沙,音量開始變小

「還好啦...倒是...每次都讓靈夢妳擔心.....」

兩個人之後一言不發的,對看了一段時間

「好啦...睡覺吧...妳得多休息.....」

「我知道了.......晚安靈夢」

之後,靈夢就回自己的房間去了,魔理沙也再度睡了過去
-------------------------------------------------------------------------------------------
待續.....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2-5 21:59 | 顯示全部樓層
參之章
翌日清晨,剛破曉不久,魔理沙就醒了
「唔...嗯...睡得好飽...诶?靈夢怎麼!?」
魔理沙一醒來,就看到趴在她身旁半裸的靈夢,以及散落在旁的水盆、沾了血和藥物的髒繃帶、以及靈夢的睡衣
「啊...大概是她半夜又起來照料我,結果自己疲勞到睡著了吧......算了,別吵她吧.....」
看著靈夢雙眼下呈半月狀的黑眼圈,魔理沙開始心生歉疚感,於是自行起了身,稍做準備後就準備出門
「魔理沙?」
「啊...靈夢妳醒了啊.....」
「我說妳要去哪?妳現在應該連自己走路都還很辛苦吧?」
靈夢大概已經知道魔理沙的想法,臉上充滿著不悅
「我...我還得修行呢....荒廢掉可......」
摩理沙想辯解,但胸腹的疼痛發作卻讓她難以繼續
「我說妳...到底幼稚夠了沒有!無論如何,那個人都已經永遠...哇啊紫妳幹嘛!?」
靈夢話未說完,就被突然出現的紫給隙間掉了,於是現場只剩下紫和魔理沙
「啊啦~有想做的事就快去吧~」
「我可不是像靈夢那樣的管家婆,不‧過‧呢~」
「不過?」
看著紫的笑容消失,魔理沙表情也開始嚴肅起來
「要是太過注重某段過去的話,那段過去遲早會重演的喔」
「妳是什麼意思?」
魔理沙表情開始變得難看,右手直接拿出了八卦爐
「要是不好好珍惜的話,最心愛的東西就會失去,這妳懂的吧?」
「而現在,說不定會因為妳的愚昧,而再度失去最心愛的東西喔?」
紫平淡的說完,收起了扇子,玩味的看著魔理沙
「妳!!!死老太婆!!!」
被刺中了心中要害的魔理沙,直接一記魔炮轟向了紫,卻被一扇吹飛
「火氣這麼大很不健康的喔?我言盡於此,剩下的自己想吧~」
紫於是關閉了隙間,留下魔理沙在現場,魔理沙也隨後騎著掃把,離開了神社,朝向霧之湖的方向前進。
迷途之家內
「紫妳到底想幹嘛啦!突然就把我給拉了進來!」
靈夢還很不滿剛剛突然就被隙間而在抱怨著,但看到紫毫無笑容的表情,立刻識相的閉了嘴。
「妳剛剛想對她說什麼?」
「我...那是......」
「我說靈夢,妳應該知道話有分能說和不能說的吧,妳口無遮攔的毛病真是一點也沒長進呢」
「嗚......」
靈夢想反駁卻又無法反駁,整個臉憋的都紅了起來
「回神社去反省吧。」
紫說完,就再度把靈夢傳送回了神社
「紫大人也變成會多管閒事的性格了呢。」
一旁的藍說道
「就算我不出手,靈夢那邊妳也會出手的吧,畢竟......妳總是拿她當妳親妹妹吧?」
「這...這是...」
藍被紫說破了之後,整隻狐開始結巴,紫仍是微笑著
「好啦~我想休息一下~別吵我~」
紫說完,就回到了自己房間,表情再度暗了下來,獨自想著往事
「妳們兩個...可別變成我和幽幽子這樣啊......」
神社內
「那個笨蛋.....明明自己也知道的啊...為什麼我也得跟著一起發神經啊」
靈夢說著說著,拳頭不自覺握緊到了極限
「明明覺得很蠢,但看到那個表情...這理就好難受啊...可惡啊啊啊...」
靈夢一拳捶上了柱子,另一手卻緊抓著左胸,眼淚也隨著爆發的情緒不斷滴落到了地上......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2-12 13:09 | 顯示全部樓層
肆之章
魔法之森
「滾出去,現在。」
洋房內,金短髮少女操縱起了人偶,滿臉不屑的瞪著魔理沙
「等等!!!愛麗絲你聽我說...嗚哇!!!」
話未說完,魔理沙的右臉就被一條光束擦出了血,趕緊逃了出去
「我真是看錯妳了,居然對身為對手的我低聲下氣,真是噁心。」
愛麗絲走到門邊,將大門用力的關上,眼神彷彿看到了髒東西似的
魔理沙於是又騎著掃帚,硬著頭皮前往了下一個地方
「這裡禁止進入!」
紅魔館前
或許是睡飽了,美鈴很難得的醒著,氣勢洶洶的擋住了魔理沙的去路
「那個......我有重要的事,能讓我過去嗎...?」
「少來了,絕對是來偷書的吧,要是再讓你過去我又得被放火燒了」
「真的不是啦...我這次是來找蕾米莉亞的...有重要的事....」
「唔...好吧.....就通融妳這一次喔.....」
看著毫無元氣,連笑容都苦哈哈的魔理沙,美鈴也不禁動了惻隱之心
於是破例的為她帶路(等等妳明明每次都被打通)
「诶?這裡是往圖書館去的吧?」
「因為大小姐和帕秋麗大人每周的今天都會有固定一次的約會呢」
「那還...真不好意思啊...哈...」
一人一妖邊走邊聊,很快的,就到了大圖書館內
「喔呀~我就說她一定會來的~」
「妳那種100%的作弊占卜哪一次會落空。」
門一打開,正喝茶閒聊的蕾米和帕秋麗不約而同的把臉轉了過來
「辛苦了,美鈴,到旁邊去和咲夜、小惡魔喝茶閒聊去吧~」
「訥...大小姐,我還得顧門....」
「反正妳有顧沒顧都差不多,就省了這個麻煩吧」
美鈴頓時感到什麼東西碎了一地,於是淚流滿面的喝悶茶去了
「來一杯吧~」
蕾米指了指她和帕琪另一邊的座位,於是三人坐成剛好三角型,魔理沙坐下之後,便親自幫魔理沙倒了一杯溫紅茶
「讓館主親自沏茶,可真不敢當啊DA..ZE。」
「好說好說~那妳想向我求什麼,力量嗎?」
蕾米忽然就切入了核心,魔理沙驚的把喝到一半茶都給噴了出來
「咳咳咳....妳...妳怎麼知....」
「呵呵呵......我可是命運之王,當然瞭若指掌,包含你的動機」
蕾米微必雙目,輕輕的笑著,帕琪則是仍然安靜的看著
「所以,真的ㄑ.....」
魔理沙話未說完,蕾米突然睜開了眼,猩紅的雙眼直勾勾的瞪著她,
隨後更是直接抓著她的臉,直接給提到了半空中
「我說蕾米!」
「帕琪,閉嘴,我有我做事的方法。」
「隨你的便吧。」
帕琪於是收起了金符,而蕾米則是一樣把魔理沙抓在半空中
「我說老鼠,不管是要我幫妳殺誰或給你無盡的力量我都能辦得倒,不過妳的靈魂就得歸我,這樣妳也願意嗎?啊?」
蕾米邊說邊拍動著翅膀,五根長而尖利的指甲也將魔理沙的臉給刺的
開始慢慢流出了鮮血
「不管是對我或是芙蘭,甚至是小惡魔,光是對我們說求這個字,以靈魂為代價的契約都會在那瞬間完成,說話給我小心點。」
蕾米說完,就直接將魔理沙給扔回了坐位上,自己也坐了回去
「還是妳要跟我簽訂魔法使的契約呢~這樣我可以至少等到死後才收割妳,這也算是大部分黑魔法師的做法,不過~我有條件~」
蕾米又換回了那張傾國傾城的笑容,不過陰森的語調依然沒變
「什麼條件?」
雖已灰頭土臉,魔理沙仍然相當執著的盯著蕾米
「很簡單,要讓跟惡魔簽訂魔法使契約,只要得到承認就行了,但...
我可不喜歡弱者,所以......跟我硬碰硬打一場吧,只要打中我一次,我就承認妳有資格成為我的契約者。」
蕾米閉上了右眼,語氣仍然是居高臨下
「就這樣嗎?」
「就是這樣,不過我倒很好奇,妳為什麼這麼執著於力量呢?」
「有個我無論如何都想要幹掉的傢伙,我需要打倒她的力量」
魔理沙也不再廢話,直接拿出了八卦爐對著蕾米
「好吧,咲夜,把那東西拿來,帕琪,準備結界。」
「是的,大小姐」
「好吧,畢竟是妳說的。」
於是蕾米在帕秋麗準備好特殊結界後,就戴上了咲夜拿來的特制銀環,
分別戴在了自己的四肢上,雙翼也各裝上了一個
「這是......」
「放心吧,我可沒有像某花癡一樣的欺負小鬼的嗜好,這些銀制品會把我的力量降到十分之一,妳有把握讓我承認妳嗎?」
蕾米飛到上空,笑著朝魔理沙勾了勾食指挑釁
「我會讓妳後悔輕視我的!儀符‧太陽儀!!」
魔理沙騎著掃帚,在半空中用身上的4個浮游砲朝蕾米發射了數記強力的光束,眼看著蕾米就要中彈,卻......
「真慢呢,這就是妳自豪的招式?」
蕾米快速的避開,瞬間飛到了魔理沙面前
「什...什麼!?咕哇.....」
魔理沙正想拉開距離,就被蕾米給一拳轟到了地上去
「再來啊?」
「這妳就躲不開了吧!!!彗星‧熾熱流星!!!」
重新騎上了掃帚,魔理沙即帶著廣範圍的星光,以極快的速度撞了過去
,幾乎佈滿結界的攻擊就這樣朝蕾米轟了過去,但此時,蕾米卻消失了
「喪家之犬啊.....妳輸了!!!夜符‧邪惡女士的衝擊」
在結界的一角,蕾米將自己的身上纏繞了暗紅色的靈氣,然後像一顆螺旋砲彈一樣的,朝魔理沙撞了下去
「嗚...可惡啊,看招!!!」
魔理沙將招式停了下來,用盡全身的力氣朝蕾米發射了魔砲,試圖做最後的努力,但卻連稍微抵銷紅色靈氣都做不到
「碰!!!」
魔理沙就這樣被無情的打回了地面,蕾米依然毫髮未損,但魔理沙卻無法再反擊了
「我說妳啊,真笨,失去了的東西如果想要回來的話,直接讓「被奪走」這件事不見不就好了嗎,何必要把自己搞到如此狼狽呢」
蕾米說完,就又回到了位子上,喝著已經涼掉的紅茶
「妳是說......復活?但有人能做的到嗎?」
魔理沙勉強的起了身,直接回問了蕾米一句
「我可沒說這兩個字,不過不論是死或是破壞,在命運而言都是已經沒有意義的過去,把過去消除掉,命運也會隨之重新構築的。」
蕾米笑著繼續說著,魔理沙卻像忽然想到什麼似的,變了臉色
「我懂了,今天真是謝謝妳了...改天我會來還書的。」
魔理沙轉身騎上了掃帚,朝向了窗戶準備飛出去
「做為能夠讓我發動招式的獎勵,就再給妳一句忠告吧,命運可以改變,但是妄想推翻命運已經定案的事,可是無可饒恕的喔~妳真的知道你想做的是什麼事嗎?」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蕾米朝著魔理沙再度給了一句建言,魔理沙卻仍然筆直的飛向了竹林
----------------------------------------------------------------------------------------------
究竟~魔理沙會一錯再錯下去嗎~敬請期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2-12 13:10 | 顯示全部樓層
伍之章

「哎呀,這不是靈夢嗎」

鄰近紅魔館,靈夢聽到後頭的聲音,於是轉過了頭

「愛麗絲啊,妳也是來找蕾米的嗎?」

「不是,剛剛去神社找妳,結果老太婆說妳往這邊來了」

愛麗絲淡淡的回了一句,依然表情平穩

「為了魔理莎的事嗎?」

「才不是,不過就是對她反常到會向我求助感到不解罷了。」

「所以,妳認為我會告訴妳?」

冷漠的語調,顯示靈夢現在並不想多說話

「我們都認識多久了,我還不了解妳?」

愛麗絲淺笑著回復了靈夢,一人一妖就這樣邊抬槓邊走到了紅魔館前

「總算來啦,等妳很久了呢~還有人偶師也請坐吧~」

院子裡,蕾米笑著對兩人說話,並招呼了他們坐下,之後給她們和帕秋莉各倒了一杯溫的大吉嶺。

「妳們想知道什麼?」

靈夢似乎心情很差,依然冷著一張臉問了在場的所有人

「呵呵...我雖然知道大概,但對那老鼠的執拗很不解呢?」

蕾米輕啜了一口紅茶,笑著說道

「同上,怎麼都想不到她會連點尊嚴都不要的向我求教。」

愛麗絲放下了杯子,碧藍的雙眼直盯著靈夢

「好吧......那就從那傢伙的過去說起吧.....」

靈夢嘆了口氣,表情憂傷的緩緩道出了黑歷史



迷途竹林

酉時四刻,寺子屋內只剩下竹林組兩人,當她們正準備晚餐時,突然來了意外的訪客。

「有什麼事嗎?魔理沙?」

慧音溫柔的示意要她上來,另一方面則眼神示意妹紅倒茶

「其實是.....有事情想要拜託妳,是關於妳操作歷史能力的事......」

魔理沙放下了杯子,小聲說明了來意

「如果是偷竊失風被逮,我可不奉陪喔。」

慧音認真了起來,但仍然溫柔的笑著

「不是的!我是想問,妳的能力能讓已死的人....活過來嗎?」

魔理沙在心內一番掙扎之後,還是豁出去了,勇敢的問了出來

「把死者復活,妳是認真的嗎?」

果不其然,雖然語氣仍然十分平和,但妹紅和慧音的臉色已十分難看

「是...是的!!!因為那個人是在過去為了保護無知自大的我而死的......我最重要的人,所以......咕......」

魔理沙雖然已經察覺到氣氛不對,卻繼續說下去,但......

「開什麼玩笑!!!妳這個雜碎在說什麼!!!」

魔理沙話未說完,就被妹紅一記飛拳給打的飛到外面去,撞上了樹,
當場肚子凹了進去,吐了一大口鮮血。

「我...請聽我解釋.....」

「妳這傢伙把生命當成什麼了!?可以修好的人偶嗎?給我好好重想過!」

妹紅抓著魔理沙的瀏海,又再度抓著他的頭用力撞了樹,語氣相當怒不可遏。

「好了妹紅,冷靜一點吧。」

屋內,隨著一句毫無感情的女聲傳出,女子也隨後走出了寺子屋

「慧音......切!好吧!」

於是妹紅放下了魔理沙,慧音則直接走到了她面前,月光下的半白澤,顯得更加威儀

「妳說的事情,我可以做得到。」

「那......」

「但是,妳確定那個人對妳有很重要嗎?」

「妳說她是為妳而死的,那現在妳卻想將她從冥府奪回,
妳知道你這樣做,對那個人是種莫大的褻瀆嗎?」

慧音緋紅的雙瞳,再加上冷若冰霜的面容和音調,終於使魔理沙冷靜了下來。

「褻瀆......我在褻瀆那位大人....?」

魔理沙冷靜了下來之後,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極大的痛苦與掙扎

「沒錯,那個人選擇為妳燃盡了自己的生命火光,妳卻選擇逃避,讓這件事消失,
復活之術正是這樣的東西,是對死者最不堪的褻瀆與侮辱、愚弄!
如果妳仍然想這麼做,我也可以幫你,但是後果自負!!!」

慧音拿著草薙之劍指著魔理沙,語氣激烈的狠訓了她一頓。

「我...我...嗚哇哇啊啊啊啊啊!!!!」明白了一直不願面對的真相之後,
魔理沙心中卻像堤防崩潰了一般,無法節制的放聲大哭了起來

「怎麼辦,慧音?看她這樣暫時應該是停不了了。」

看著帳樣的魔理沙,妹紅也有些於心不忍。

「先放她這樣吧,心中隱藏許久的爛瘡被一口氣用力撕開,當然是痛不欲生的。」

慧音說著,輕輕的笑了笑

一刻後.......

「今天真是...謝謝妳們了,要不是有妳們,我大概會一錯再錯下去。」

魔理沙臉紅的向妹紅和慧音道謝,臉和眼框仍然泛紅

「妳能回轉再好也不過了,是吧妹紅?」

「哼!不關我的事!」

妹紅有些臉龍的轉過了頭

「時間也不早了,一起吃個晚飯再走吧?」

魔理沙答應了,於是三人在一起用了晚餐,之後,魔理沙告別了兩人,朝自己的住處飛了回去。

「很少見妹紅這麼關心人呢,居然會這麼生氣。」

看著魔法使飛翔離去的背影,慧音對妹紅笑了笑

「妳還說我呢?要不是我及時打飛她,妳早就砍了她的頭吧?」

「連這都知道?」

「廢話,人類型態的妳變成紅眼是想嚇誰?」

妹紅淡淡的回答

「不過,看來她已經突破那道關卡了呢......接下來看她的造化了」

慧音輕啜了一口酒,笑著看了滿月

第五章完
---------------------------------------------------------------------------------------------
故事進入轉折點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2-16 15:24 | 顯示全部樓層

畫得好棒XD
全都崩潰了
看到星之幽幽子真的笑了
期待大大的全人物計劃!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帳號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優質の幻想鄉

GMT+8, 2019-8-21 14:57

著作權聲明 & DMCAChild Pornography使用合約 & Terms and Conditions聯絡我們 & Contact Us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