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の幻想鄉

 找回密碼
 註冊帳號
搜索
查看: 2909|回復: 4

[短篇] 諏訪大戰~土著神話vs中央神話(全四章+外傳)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3-7 21: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諏訪大戰~土著神話vs中央神話 (一)
很久以前。
.
在日本的信濃國中的小村落,名叫洩矢,有一位名叫諏訪明神的土地神,掌管地方的農業、生產、軍事等的崇神,同時也以恐懼為名,是只要受到一點輕視就會把人咒殺或神罰的恐怖神明。
.
不過事實上,並沒有人親眼看過諏訪明神,就算是在神話頻傳、妖怪四處走的年代,也沒有人看過諏訪明神。
.
不過有個傳言,諏訪明神會變幻成人的模樣,穿梭與村莊內,將輕視自己的人殺掉。因為這個傳言,害怕死亡的民眾因而建立起神社,並定時的舉辦祭典,安撫諏訪明神。
.
像是反應民眾的祭祀一般,洩矢村莊年年都豐收,稻穀可以釀酒,甚至有餘力能研發一些科學,讓這小小的信濃國成為少數在日本當時能製鐵的國家。
.
不過沒有人知道的是,儘管有了信仰、有了祭典,諏訪明神卻不滿意,過了幾年就會有一場大災難。
.
諏訪明神自己也不知道,但卻有股失落感,總是在祭典熱鬧後的散會,慢慢的浮起。
.
在上演了幾次災難後,諏訪明神才慢慢的了解到,原來祂是這麼的喜歡人類,祂不希望人潮散去,想讓所有人都來陪伴祂。
.
本來咒殺人就像吃飯一樣無感的諏訪明神,卻在幾次的災難後留下了生平第一次的眼淚。
.
-------------------分隔線--------------------
.
「恩…好久沒變幻成這副模樣了,總而言之,就先四處看看吧。」少女按著自己的帽子,從神社的後方溜了出來。
.
少女走了沒幾步,就聽到遠方有他人打鬧的聲音,少女起了好奇心,就走了過去一探究竟。
.
在鑽出了檔路的樹叢後,看到了幾個孩子在神社前的空地玩耍著。
.
看到他們在玩耍,少女也起了玩心,想要過去跟他們一起玩,不過在跑過去的路上不小心踢到了一顆小石子,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
「不好,被人發現我們在神社這裡玩了。嗯?怎麼會是個女孩子?」帶頭的孩子聽到聲音,本來想帶其他人逃走,卻發現只是個女孩子而停下腳步。
.
「那個…我能跟你們一起玩嗎?」一位有著金色齊頸短髮,穿著青與白的壺束裝,上頭有許多青蛙,帶著有兩顆眼珠的市女笠的少女,扭扭捏捏的說著。
.
「嗯?沒看過得孩子呢。」帶頭的孩子疑惑著看著少女。
.
「可能是從別的村子跑來的吧。」
.
「也是。好哇,人數多一點,遊戲才好玩阿。」孩子跑了過去,將少女拉入了遊戲群裡。「這麼說來,你叫什麼名字呢?」
.
「恩…叫我諏訪子好了。那你又叫什麼名字呢?」諏訪子在說自己的名字前有些猶豫的樣子,隨後恢復正常。
.
「我?我叫東風谷 穗,這個名字很女性化吧,都是我媽說取個女生的名字,才不會給諏訪明神給抓走,還說什麼順便祈求稻穗豐收,取個名字有夠隨便的。」穗持續抱怨著自己的名字。
.
「穗嗎?我倒是蠻喜歡這個名字的。」諏訪子揚起高興的微笑。「是說,為什麼你們一開始要跑呢?」
.
「呃,就那些大人說,這座神社是諏訪明神的神社,隨便在這裡玩的話,可是會遭天譴的。」看到諏訪子的笑容,穗突然的臉紅了起來,連忙看向別的地方。
.
「你不怕嗎?那個諏訪明神?」諏訪子裝作一臉不知情的樣子詢問。
.
「嘛~我沒看過那位神,實在不知道該說怕還是不怕耶,至少是不討厭吧。」穗一臉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表情。「好啦,我們不聊這些,來玩吧~」話說完,穗就帶著諏訪子回到了遊戲的圈子裡。
.
而後面的幾天,諏訪子都會從不可思議的地方跑出來,並跟這群孩子們玩,這群孩子並沒有起疑,畢竟這世上更多的是無法解釋的事物。

 樓主| 發表於 2016-3-7 21:27 | 顯示全部樓層
諏訪大戰~土著神話vs中央神話(二)
而在某一天裡,諏訪子不小心在遊戲中受了傷,而穗將諏訪子背了起來,準備將諏訪子帶回他的家。
.
「我說,你的家真的是在這邊嗎?我們一直走十多分鐘了耶。」穗背著諏訪子,少女柔軟的身體一直讓穗感覺不自在。
.
「齁~就快到了拉,在一直往前走就到了。」諏訪子在穗的身上,不斷的亂動,絲毫不在意身體接觸。
.
「你、你不要亂動拉。」穗的臉開始慢慢的變紅。「嗯?這裡不是諏訪神社嗎?」
.
「我有東西放在這裡了,可以稍微靠近一下那座井嗎?」諏訪子指著井的方向。
.
「井嗎?恩…什麼都沒有阿。」穗走向井邊,往下看卻沒看到什麼東西。突然之間,後背傳來一股力量,將穗推入了井內。「…阿勒?」
.
落下的穗,眼中的是,諏訪子像是惡作劇般吐出小小的舌頭。
.
-----------------
.
從那天之後,就沒有人在看到穗,曾經在洩矢村莊掀起一陣騷動,但卻始終都沒有發現任何消息,於是就有傳言說,穗是被諏訪明神給神隱了。
.
而就在過了接近十年的時間,長大成人的穗突然出現在洩矢村莊裡,並帶著一個孩子,說自己要成為諏訪神社的風祝,而努力學習著神道。
.
許多人都問穗這幾年究竟是跑去哪,又做了些什麼。穗只是淡淡的回答,他去了一個遙遠的地方,娶了一位妻子,而現在回來了。
.
聽到這,大多數的人都不會在問下去。一個男人帶著一個孩子卻沒有帶妻子一起回來,想必是有什麼原因。
.
回到洩矢村莊的穗,不同於他小時後不定的性情,而變得成熟穩重,並致力於諏訪明神的傳教與活動。
.
神社不再是以往死氣沉沉的樣子,反而變得更加繁榮,越來越多小孩子會來神社前玩,祭典也從一年一次變成四個月一次的活動。另外據說,有許多人目擊到,有一位戴著市女笠的少女會出沒在諏訪神社中。
.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突然在某一天中,本來萬里無雲的好天氣中,不知道從哪邊過來,一團團的烏雲沒過多久覆蓋住整個洩矢村莊,並下起磅礡大雨,人們都急忙的跑回家裡,沒辦法幹活。
.
「這樣就沒人打擾了。呵呵~差不多該出來了吧,這個地方的神。」一位藍色短髮,頭上綁著如帽子般的稻草繩,右側有著紅楓與銀杏,身穿著全紅色的洋裝,胸口有一面鏡子的女子,停在半空中。
.
「你是誰?來到我的土地下起災難,是想找死嗎?」諏訪子突然的出現在女子的身後,散發著殺氣。
.
「你就是這裡的神?我名叫八坂神奈子,是要來搶奪這片土地和信仰的。」名叫神奈子的女子,落落大方的說出開戰宣言。
.
「你認為我會把我的國家交給你嗎?」諏訪子敵視著神奈子。
.
「諏訪明神別這麼看我,我們大和神明只是要統一日本的神道而已。嘛~雖然免不了要一戰就是了。」神奈子揚起不祥的微笑。「別驚訝,你在我們那也是蠻有名,所以才會由我來跟你一戰。」
.
「滾!!然後不准在踏上我管理的土地。」一輪鐵環從神奈子身邊高速的飛過,引起劇烈的風壓。
.
這就是諏訪明神的力量,看來有得玩了。神奈子不自覺的露出好戰的笑容。「這話等你打贏我再說吧。」
.
神奈子將手一擺,身後出現無數的御柱,以高速衝向諏訪子。
.
諏訪子卻絲毫未動,而在御柱即將砸下的片刻,拿下了頭上的帽子,瞬間變成一堆泡沫消失,並出現在神奈子的身後,手上各拿著三輪鐵環,從六個不同角度擲向神奈子。
.
「切…」神奈子看見鐵環襲來,迅速的向上飛去,讓鐵環撲空,但還是有個鐵環順著本來的軌道往神奈子追去,無奈之計,只能將御柱檔在鐵環之前,鐵環順勢被彈開了,被鐵環劃過的御柱部分卻將近砍半。
.
距離被拉開的諏訪子持續展開攻勢,朝著神奈子吐出長綿的清水,而神奈子則用劇烈的神風抵擋著。趁著攻勢展開,諏訪子趁機向前衝去,在雙方互抵銷後,衝向神奈子的身前。
.
諏訪子手持著鐵環,準備打接近戰,眼前卻出現無數的藤蔓,沒多想的擲出鐵環,卻沒想被掉入圈套,鐵環被藤蔓捲起,並開始慢慢的鏽蝕。
.
「怎麼會!」看著鐵環被吞噬,諏訪子硬是被停下腳步。
.
「將軍了。」神奈子一彈指,將諏訪子引入事前準備的御柱包圍住諏訪子,並結起結界。
.
「很精彩,我沒想到一個土著神有這麼大的力量,只是神力還是差距太大了。來吧,交出你的國家吧。」神奈子帶著趣味的眼神看向諏訪子。
.
「…我知道了。我願意交出國家,只是別傷害我的子民,我要殺要剮都隨便你。」諏訪子先是沉默了一會,接著雙手上舉,表示投降。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3-7 21:28 | 顯示全部樓層
諏訪大戰~土著神話vs中央神話(三)
.
「我們並不是那種神,我們要的只是信仰與土地而已。哎呀呀~這真是奇怪,我明明打敗了你,卻沒有接收到信仰。」神奈子絲毫感受不到信仰的增加,而有所疑惑。
.
就在神奈子疑惑得四處張望的時候,看到了諏訪神社,並看到了風祝穗在整理神社的事物避免淋濕,微微的露出笑容。
.
「原來如此,你有個能力不錯的風祝呢。」
.
「不准對他動手,否則我一定…」看到神奈子目光對向穗,諏訪子兇惡的看向神奈子。
.
「你想到哪去了。對了,那將這樣辦吧,把我也列入諏訪神社供奉吧,以山神的身分,信仰可以歸你,不過你必須將力量分給我。」
.
「你這是什麼意思?」諏訪子不解。
.
「意思是我誠摯的邀請你,成為大和神族的一員,並改名為洩矢諏訪子,以後就由我們兩個掌管這個地區。」神奈子向前走到了諏訪子的前面,伸出善意的手。
.
「這種事辦得到嗎?」
.
「別的地方或許不行,但你這裡可以,你的信仰已經有了能管理的人物存在,而且我蠻喜歡你的,我並不希望你會因此消去。來吧,加入我們八百萬神的行列吧。」
.
「…看來我沒拒絕權吧。好吧,以後請多指教了」諏訪子握向神奈子,表示同意。
.
這是個奇特的日子,無來由的烏雲襲來,也無預警的消失。人們只知道的是,從那天開始,諏訪神社多了位供奉的神明,叫做八坂神奈子,是從大和神族來的。
.
在那天之後,神社多了一件神話,由風祝穗向洩矢村莊的民眾述說著『諏訪大戰~土著神話vs中央神話』。
.
這個故事一直流傳下去。
.
一直到人們相信理性、科學,將神話拒於社會外。人們不再相信神、妖怪,失去恐懼與信仰的祂們,漸漸的失去力量,甚至面臨消失的命運。
.
時間往後推到了近現代,已經沒有多少人信奉諏訪明神,只有東風谷家持續的維護著神社擔任著風祝,但就算是東風谷家,也已經許久沒有人能看見妖怪以及神明了。
.
而就在某一代中的子嗣中,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奇蹟,不但擁有陰陽眼,還擁有一些神力,而他的名字叫作東風谷 早苗。
.
「青蛙子,你快來看拉,這次的孩子很可愛阿~」神奈子拉著諏訪子來到了神社前,看著那孩子的淨身儀式。
.
「嗚~不過他們已經好久都看不到我們了,看了也沒意義吧。」諏訪子眼神死的被神奈子拖走。
.
神奈子看向小孩,並開始擠眉弄眼的做鬼臉,沒想到那孩子卻笑了,讓神奈子一愣。
.
「欸欸,諏訪子你快來看,這孩子好像看得到我們耶。」神奈子向後揮手,示意諏訪子過來。
.
「啥?真的嗎?」諏訪子跳跳的跳到了孩子的面前。
.
名叫早苗的孩子,看到了諏訪子,也嗤嗤的笑了起來,並伸出手想觸碰。
.
神奈子和諏訪子看到這情況,互視了下,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
後來孩子漸漸長大,成為了難得一見的風祝,甚至是現人神,雖然當代的人都不相信他的力量,與諏訪子和神奈子也相處得跟家人一般,過得很和睦。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3-7 21:28 | 顯示全部樓層
諏訪大戰~土著神話vs中央神話(四)
不過就再看似平常的日子裡,早苗卻無意聽到了諏訪子與神奈子的對話。
.
「諏訪子大人、神奈子大人該吃飯了喔…嗯?他們在做甚麼?」本來早苗要去叫他們吃飯,卻聽到兩個爭吵的聲音,而停下腳步,躲在門後。
.
「諏訪子!!已經刻不容緩了,如今已經有優秀的風祝了,我們把神社移往幻想鄉吧,那裡我們才能夠收集信仰,這樣你才不會消失。」神奈子抓著諏訪子激動的說著。
.
消失!?諏訪子大人會消失?早苗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
「如今已經沒有人記住我的名字了,更何況失去土地的土地神又能去哪呢?那孩子有自己的未來,沒必要為了一個風中殘燭的神賠上自己的一生。」諏訪子只是淡淡的看向神奈子。
.
「我不認同這樣的結局!我們相處了幾千年了,我不要因為這種理由就失去你。一定、一定還有方法。」神奈子眼眶漸漸的模糊,晶瑩的淚緩緩留下來。
.
「難得看到這麼倔強的神奈子呢,不要告訴早苗這件事,我想我的時間還夠看顧那個孩子的一生。」諏訪子緩緩的抱住神奈子,輕輕的拭去神奈子的淚。
.
早苗聽到這,努力的不發出聲音,忍住淚水,急忙的回到餐桌前,繼續等待著諏訪子與神奈子。過了許久,兩位神才現身,看起來就跟平常一樣,只是這次的飯桌氣氛似乎沉重了許多。
.
在吃完飯後,早苗將神奈子約出來,並刻意的避開諏訪子。
.
「那個…關於諏訪子大人會消失的事是真的嗎?」早苗面有難色的詢問。
.
聽到這個問題的神奈子先是震驚了下,隨後垂下了首。「早苗你…聽到了剛才的對話了?」
.
早苗並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的點頭。
.
「諏訪子已經沒多少人信奉他,再過不久就會消失,雖然我提出計畫,但她總是不肯答應。」
.
「是要遷居於幻想鄉嗎?」
.
「你這也聽到了,但這計劃沒有諏訪子是辦不到的…對了,如果是早苗的話,或許能行…」像是想起什麼的神奈子,眼神燃起一絲希望。
.
「或許諏訪子還可以繼續存在,但我需要你的力量,早苗。只是…你有拋棄這個世界的覺悟嗎?」
.
早苗閉上了眼,回想著在這世界所發生的事物,在學校同學、看慣的街道、安穩的日常,所有的一切都要丟棄,但一想到諏訪子大人,卻彷彿似乎一切都不重要。
.
「…我知道了,我做,為了諏訪子大人。」
.
「好。時間定在後天,我需要你導出諏訪子的力量,移動這座神廟和湖,你是歷代以來與諏訪子最有共鳴的風祝,我們的計劃一定會成功。」神奈子表情變得堅定,握起早苗的手。
.
而就在後天的早晨,趁著尚未許多人醒來,大霧壟罩著整個湖和神社,地面則被秘術包圍,泛起微微的光芒。而在濃霧漸漸散開,原本的神社已消失的不知去向,在當地報導許久,成為當地的一個奇譚。
--------------------
待在神社正殿的諏訪子,感受到了力量浮動。果然,神奈子還是決定走這條路了嗎?諏訪子心想著,卻不打算出去阻止,只是默默的與這片土地告別,並獻上小小的感謝。
.
我,要離開與你相遇的這片土地了,能遇見你,我很高興。
.
從那天以後,諏訪子沒出過神社的正殿,直到了兩位人類的到來。
.
「這裡好像還有一個神呢。對吧,靈夢。」「我們就好好會會他吧,魔理莎。」
.
「既然你進入了我的神社,那就來和我開一場盛大的彈幕祭典吧。」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3-7 23: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鬼武羅 於 2016-3-9 18:04 編輯

諏訪大戰~土著神話vs中央神話 外傳 穗的終焉
.
在開滿曼珠紗華的河岸,沒有風、沒有雨、也沒有晴空,天空呈現暗紅色,是個毫無生氣的地方。
.
這裡是死者必經之地,死者在這裡經由死神渡船,渡過三途川,會來到彼岸,是與此世隔絕的地方,在那邊會有閻魔審判死者的去處,善良之人在冥界等待輪迴,惡人則是下地獄。
.
一般來說,這裡是不會有人或幽靈在這裡排迴,生者不可能到達此處,而死者又會被死神給接走。
.
但卻出現了一個特例,一位幽靈,長年的待在這彼岸的另一端,並總是望著消失已久的信濃國方向,並不是沒有死神來接他,而是聽過她故事的死神都難得的起了憐憫之心,答應他的悲願讓他留在這,遙望著消失的故鄉。
.
而這位幽靈的名字,就叫東風谷 穗。
.
---------------
.
「哎呀呀~沒想到會接到幻想鄉以外的工作,四季大人難得叫我出差呢,甚至給了我好幾天的休假,這是太賺啦~不過這次的工作,似乎不輕鬆阿。」一位拿著巨大鐮刀,紅髮雙短馬尾,身穿著藍白為主的平安時代服飾,手搖著船槳的少女,慢悠悠的划著。
.
「喔喔~看到了,這就是這次的對象吧。」少女雖然看到了對象,卻還是慢悠悠的划船,好一陣子,才到了幽靈身邊。
.
不過幽靈一直專注的看向前方,絲毫沒有注意到少女在身邊。
.
「你就是東風谷 穗?」少女詢問著。
.
「東風谷…好久沒聽到別人這麼叫我了,我都快忘了自己的名字了。」幽靈這才緩緩的看向少女。
.
「我叫小野塚小町,叫我小町就好了,我是來帶你去彼岸的死神。」小町緩緩的走向穗,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
.
「但我還有未完成的心願,我再等一個人,在他到來之前,我不打算離開。」穗淡淡的說著
.
「…但是土地神是沒有可供轉生的靈魂的。」沉默了一會,小町面容哀傷的看向穗。
.
「你知道我的故事?」穗終於正面看向小町,露出驚訝的表情。
.
「我並不是那個時代的人物,我是聽四季…我的上司說的,聽說你是第一代諏訪神社的風祝,甚至…跟那位諏訪明神有著夫妻之誓。」小町摘下了彼岸花,細細觀看著。
.
「連這個都知道嗎?」穗苦笑著。
.
「你持續的望著遙遠的信濃國,但思念已久的故人卻早已不再彼方了。」小町微皺著眉說著。
.
「你這話是甚麼意思,難道諏訪子已經…」聽到小町的說詞,穗的整個心揪住。
.
「不、不、不,那傢伙好得很,整個活蹦亂跳的。諏訪子、神奈子和你的子孫,將整個神社整個搬遷到了幻想鄉,正努力的收集信仰呢。」
.
「你見過諏訪子?」穗一聽見諏訪子的消息,突然抓住小町的肩膀。
.
「他現在過得好不好?有沒有、有沒有吃飽?沒有、沒有跟神奈子大人在吵架了吧?沒、沒有給人添麻煩吧?有沒有好好的照顧自己?我、我不在身邊,有沒有按時的去休息?」穗越講越激動,詞句逐漸殘破,眼淚緩緩的流了下來,強烈的情緒直接強灌進了小町的情感。
.
本來幽靈是沒有眼淚的,但卻在穗的執念下,成為了現實。
.
穗的每一句話,都只導引著他深深的思念。想說的話,其實也只有一句。
.
我好想你。
.
「他沒事的,過得很好,總是吃得飽飽的,很有精神的四處跑,跟神奈子也相處得很融洽。無憂無慮的,總是掛著笑容,很幸福的樣子。」小町反手,將穗抱入他的胸懷中,並慢慢的回答他。
.
小町身上的溫暖傳到了穗的身上,淚水卻是停不下來。
.
「我、我,對不起,對不起,明明立下誓約,不再讓你感受到孤單的感覺,我、我卻沒辦法陪在你的身邊。我為什麼是個人類,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陪你,對不起,對不起,我、我…」
.
穗最後泣不成聲,只能將臉埋進小町的胸膛,將自己的情緒抒發出來。
.
過了許久,穗才停止哭泣,但還是久久不能言語。
.
「…對不起,我失態了。實在是太久沒聽到諏訪子的消息了。」穗退了一步,從小町的胸膛退開。
.
「不。我不介意,到不如說,我知道你把諏訪子看得有多重了,你是個好丈夫呢。」小町看著穗,爽快的說著。
.
「…我可知道同僚帶不走他的原因了,不過我勢必還是得帶走他。」小町黯下眼喃喃的說著,不讓穗聽到。
.
「如今已經知道諏訪子平安,甚至過得很快樂,你還有什麼不離開的理由嗎?」小町一反輕鬆的表情,認真的看向穗。
.
「一旦落入輪迴,就會忘記今生的記憶,對吧。我還得為未盡丈夫的責任贖罪,我現在還不能跟你走。」穗整理自己的情緒,想了想,還是決意待在這。
.
「你待在這裡,又能做些什麼?而且你還要讓諏訪子擔心你多久!!」小町惡狠狠的瞪著他。
.
「這是甚麼意思?」
.
「你是祂的初代風祝,是跟諏訪子連繫最深的人。你知道你死後,諏訪子曾想突破這生與死的交界,將你的靈魂拉回來? 還是神奈子硬是把諏訪子打殘,將他拖回來的。」
.
「你跟他有不可分割的羈絆,就算你成了幽靈,諏訪子還是可以感受到你的存在。他知道你還在這交界,每年的秋祭,在稻穗成熟的收割季,諏訪子時不時的在離交界最近的中有之道徘迴,你還要待在這裡多久!!」小町不自覺得生氣起來,對著穗責罵,或許是多少被穗的情緒給影響到了。
.
「諏訪子他…」穗整個震驚到說不出話來,他從未想過自己的駐步,給諏訪子擔心這麼久。
.
「…我明白了,我跟你走,但我還有一個心願希望你可以幫我實現。」穗許久不說話,才終於下定決心。
.
「說來聽聽。」
.
「我在這聽了許多已逝者的故事,聽說現在丈夫會給予戒指給妻子以表示誓約,我希望你可以幫我做一個鐵指環給他。」穗望著自己的手說著。
.
「哎呀~你意外是個很浪漫的人呢,還有什麼要備註的嗎?」小町聽到要求,嗤嗤的笑起來。
.
「請你在側面刻上,〝洩矢的鐵環 穗〞。」
.
「我知道了,我會幫你達成的。上來吧,這趟旅途可是會很漫長的喔。」
.
----------------
.
在此同時的幻想鄉,做為諏訪神社風祝的早苗,正在作維護神社的例行公事。在神社的前庭,掃著秋季的落葉。
.
「秋季的風景雖然好,但落葉的數量也太多了吧。」早苗正一邊掃著落葉,一邊抱怨著。
.
突然間,早苗無來由的突然落淚。「恩?這是淚水?為什麼我會哭?」
.
「哎呀呀~早苗你怎麼了?」諏訪子按著帽子,看不見表情,走向早苗。
.
「諏訪子大人,你怎麼會難得來前庭?」早苗對此感到驚訝。
.
「沒關係的,有我、有我在你身邊。」諏訪子抱住早苗,並將臉埋進早苗衣服裡,似乎聽得到哭泣的聲音。
.
「諏訪子大人,妳在哭嗎?」
.
「我才沒再哭,只是有沙子跑到眼睛裡了。」
-----------分隔線--------------
諏訪大戰就在這告一段落了
.
如果對我的小說有興趣,可以到我的粉專按讚
https://www.facebook.com/benson70030/
或是到巴哈上的小屋.也有更新
http://home.game r.com.tw/homeindex.php?owner=a1230765

評分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帳號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優質の幻想鄉

GMT+8, 2019-12-6 23:27

著作權聲明 & DMCAChild Pornography使用合約 & Terms and Conditions聯絡我們 & Contact Us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