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の幻想鄉

 找回密碼
 註冊帳號
搜索
查看: 2912|回復: 14

[分享] 屠殺的修女

  [複製鏈接]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0-7-8 15: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鐵匠的書架上,聖騎士找到了一大堆色情讀物和一本羊皮書。色情讀物由於是用上古文字所寫,無法翻譯。羊皮卷的內容摘抄如下:
  
  安達利爾者,修道院之修女也。年十九,貌如花,性如水,人妒而難之。時動亂,修道院為騎士團佔為駐地,墮為妓。至暗黑破壞神迪亞波羅脫身於靈魂之石封印,卷土重來,大軍到處,寸草不生。騎士團瓦解。修道院淪為魔窟,是謂暗黑行宮也。安投迪為侍姬,蒙寵,所言無不依從。為洩私怨而大肆屠殺,所識修女,無一幸免。其日修道院內,血流成河,觸目驚心。迪贊之,以蠍蛛毒物為料,施法熬成進化之水,安服之而成魔。迪去,賜行宮及妖眾數千。
  
  女巫給聖騎士解釋了一遍,聖騎士聽罷嘆道:「這老娘們兒真狠!」
  「尊敬的安達利爾小姐,」黑暗巫師道,「監視器顯示有兩個入侵者闖入,已經突破了軍營,正向地下墓穴挺進!」
  
  「我就說那個鐵匠除了會制造噪音,什麼也不會!仗著他小姨子是督瑞爾的親戚,才讓他在老娘手下混吃混喝。這下好了,倒替我處理掉了一件垃圾……」安達利爾悠閒地往自己的四條蠍子觸角尖端上涂指甲油。
  
  「可是……那兩個人好像不是善茬兒,其中一個就是單槍匹馬拿下邪惡洞窟的聖騎士。」
  
  「哦?」安達利爾來到水晶球前,看著球體表面上出現的聖騎士的臉孔,「好俊的帥哥,我要了!不准阻攔,讓他們來見我!」
  
  「Yes,Madam!」黑暗巫師臨走時往安達利爾裸露的胸膛偷瞄了兩眼。
  
  ★ ★ ★ ★ ★
  
  「奇怪,剛才還像瘋狗似的小妖們怎麼都撤了?」女巫問。
  
  「現在幾點了?」
  
  「大約十點多了吧。」
  
  「我說的麼,演《幸運52》了,都回宿舍看李詠去了。」
  
  「暈!」
  
  ★ ★ ★ ★ ★
  
  地下墓穴第四層,安達利爾的寢宮門外。
  
  「歡迎光臨!安達利爾小姐有請!」黑暗巫師在門口鞠躬道。
  
  「一定是詭計!」聖騎士感覺有點不對頭。
  
  「說不定那婊子看上你了!」女巫說。
  
  「不會吧!」聖騎士打了個冷顫。如果他沒看羊皮卷,也許會對此頗感興趣。
  
  大門突然敞開,從裡面傳出誘人的聲音: 「Darling,你怎麼才來啊~~」
  
  聖騎士感到腦袋一陣眩暈。
  
  二人進入安達利爾的寢宮。
  
  看到痛苦與折磨女神第一眼,聖騎士就感覺自己要失身。
  
  那妖冶的美簡直令自己發狂——她,她,她居然真的如傳說中的一絲不掛。作為一個色魔,聖騎士無法讓自己的眼睛從女魔頭胸口移開。
  
  「沒戲了。」女巫預見到這將是一場毫無勝算的戰斗,還沒打同伴的魂兒就被勾走了。
  
  「請坐,喝杯濃情化不開的美酒!」安達利爾一揮手,黑暗巫師端上兩杯血紅色的酒。
  
  「不能喝!」女巫說晚了,聖騎士已經鬼使神差地一飲而盡。
  
  「他中了妖女的魅惑術了……」女巫站起身想傳送逃走,可身體卻動彈不得,她感覺有一根冰涼的針刺入了自己的後背——就在她的注意力都放在聖騎士身上的時候,安達利爾背上的蠍刺已經使她喪失了戰斗力。
  
  「你很礙事啊,小妞。」安達利爾惡毒的笑容剝奪了女巫的神智。
  
  「現在沒人打攪我們了,」安達利爾輕撫著聖騎士麻木的臉,「這將是一個銷魂蝕骨的夜晚。」
  
  「嘿嘿……嘿嘿……」聖騎士茫然地傻笑著。

  
  「kao!一泡屎……」野蠻人不小心踩到了一堆盤踞在走廊上的大便,心裡嗷嗷不爽。
  
  「大驚小怪!不過是米田共而已,要是碰上陷阱,那才是致命的!……」刺客拍了拍身旁一個石像鬼雕像,雕像呼的一下噴出火來,刺客變成了考紅薯。
  
  死靈掀開一口棺材的蓋子,從裡面爬出一具骷髏。死靈樂了:「嘿,你個小鬼還跟我捉迷藏……」沒想到骷髏上去就把他撓成了大花臉——「誰認識你丫,老鬼!」原來是敵淫。
  
  「嗨,快過來,看這是什麼!好像是一張地圖!」到了軍營,亞馬遜在桌子角有了新的發現。
  
  德魯伊看了看,嘆道:「我將不無遺憾地告訴你,這是聖騎士的內褲。」
  
  「……」亞馬遜的臉紅了,「你……你怎麼知道?」
  
  「這條內褲有時會出現在蘿格營地的晾衣繩上,它的最大特點是——洗和不洗一個樣。」
  
  「旺財!記住這個氣味!」德魯伊把這條內褲送到他的狼的嘴邊。旺財皺著眉頭直往後躲。
  
  「只是聞聞,我並沒有叫你叼著它。」
  
  旺財這才仔細聞聞,然後跑向地牢入口。
  
  「我的狼有潔癖。」德魯伊把內褲疊好,在臉上貼了一下,揣進懷裡,「但我有收藏癖!」
  
  
  
  「報——又有一批入侵者!」黑暗巫師跑進安姐的寢宮。
  
  「沒看老娘正忙著麼!」 安達利爾正在剝聖騎士的衣服。
  
  「這回的敵淫更加強大,有殺死血烏鴉的德魯伊、擊敗樹頭木拳的野蠻人、救出迪卡凱恩的死靈和亞馬遜、還有暗殺了女伯爵的刺客,蘿格營地的高手傾巢出動啦!」
  
  「大驚小怪……一只羊也是趕,兩只羊也是放,都來了更好!你去擋他們一下,我先化化妝。」
  
  「是。」黑暗巫師退出去。
  
  安達利爾取出高價買來的於冒泡牌發膠,往秀發一頓狂揉,然後往上拔了拔,定了型,沖天掃把頭做成!
  「小寶貝兒,等收拾了那些亡命徒,我再來陪你。」安達利爾把聖騎士拎起來扔進大衣櫃裡。突然又看見了中毒暈倒的女巫。「你也進去吧,免得拌著我。」女巫也被扔進了大衣櫃,壓到聖騎士身上。
  
  經過這一扔一摔,女巫醒了過來,但中毒太深,依然動彈不得。她緩緩睜開眼睛,昏暗的光線下看到了聖騎士色相,心裡咯噔一下。
  
  「完了,我現在全身麻痹,這個畜生又中了妖女的春藥……我這黃花大閨女豈不……」
  「嘿嘿……嘿嘿……」聖騎士的傻笑加深了女巫的恐懼。
  
  聖騎士伸出手把女巫從身上搬下來,把她騎在身下。
  
  「不要……」女巫欲哭無淚。
  
  「嘿嘿……嘿嘿……」聖騎士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難道他……
  
  不錯,聖騎士作為軍人對於毒藥具有超出常人數倍的抵抗力,就在他被扔進大衣櫃的同時,他已經從安達利爾的藥效中擺脫出來。當他發現女巫中了毒無法動彈時,這家伙決定借著受害者身份達到平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天賜良機豈能錯過?
  
  一雙罪惡的大手在女巫身上游走。女巫逐漸放棄了反抗——當然是心靈上的。(我保證此處不刪一個字。)
  
  「乖乖,脫下來吧……」聖騎士老練地解開女巫的扣子和腰帶,將她的皮甲和短裙除下。裡面只剩下一件泳衣形狀的貼身軟甲,屬性無法破壞。
  
  「我考,不會吧!」聖騎士差點跳起來。
  
  軟甲上沒有扣子,只有一條拉鏈。拉鏈的開啟端鎖在一個小方塊裡。方塊上有微型屏幕和鍵盤,上面閃爍著——
  
  「請輸入密碼!」
  
  ……

  
  「哇~~嗷~~」慘叫聲不斷,小妖屍橫滿地。寢宮大門被一支爆炸箭轟開。黑暗巫師滿臉是血地爬到安達麗爾面前,哭訴道:「頂……頂不住了……看在黨國的份兒上,拉兄弟一把吧……」
  
  「如你所願。」安達麗爾微笑著用四根觸角將黑暗巫師拉散了架。這時,五位英雄已經沖了進來。
  
  「真惡心!」亞馬遜說。
  
  「怎麼,你認為我手段殘忍?」安達麗爾問。
  
  「不,我是指你的發型!」亞馬遜說,「你一定是用了假冒偽劣產品或者什麼便宜貨!」
  
  「什麼!!!」安達麗爾勃然大怒,「你……你敢說我用的是便宜貨……你知道於冒泡牌發膠多少錢一瓶?為了擁有一頭堅硬的秀發,我的工資一分錢沒攢下!」
  
  「這位阿姨的審美觀是病態的,要是讓我做那樣的頭型,我寧願去死。」刺客說。「於冒泡發膠?」死靈道,「我只記得有個於冒泡水泥廠,是新增的相關產品麼?」「有啥想不開滴,這樣糟禁自己……」 野蠻人嘆道。德魯伊忍不住搭茬道:「我認為你們說話太刻薄了,自虐傾向是由於某種心理障礙造成的,但自虐並不是罪啊~~它就像有些人喜歡大便時唱歌一樣正常。」
  
  「都給我住口!」安達麗爾的眼睛差點噴出火來,「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把你們被派出來送死了……因為無論把你們留在哪裡都是一場災難!」
  
  「她好像道破了問題的實質。」刺客冷笑道。「胡說~~我可是人賤人愛的!」亞馬遜撇著嘴說。
  
  「到地獄裡開party吧!」安達麗爾沖向五人,四只觸角激射而出。
  
  「嗷嗷嗷~~¥#……¥%……※※%※%……」野蠻人高唱坦帕斯之歌,為隊友增加勇氣。「貓了個咪滴,震死我了……」死靈罵道。刺客以極快的身法游走於魔女身邊,布下了致命的陷阱。死靈從地上小妖的屍體上召喚出N個骷髏小弟。德魯伊的鬼狼怒吼著向敵人撲去。亞馬遜的箭矢連珠炮似的射出。野蠻人兩把大劍瘋狂地往安姐身上招呼。安達麗爾左沖右突,被英雄們圍在當中歇斯底裡地尖叫,她感到同時應付這麼多高手有些吃力。「怎麼人越來越多……」安達麗爾看見影子大師、女武神、石魔、骷髏法師、烏鴉、毒藤、復活的黑暗巫師紛紛加入戰團,急得冷汗直流。最可恨的是那個橡樹靈,飄飄悠悠跟燈泡似的直晃眼睛。「老娘不發飆,當我是病貓!全給我去死吧!!!」安達麗爾狂叫一聲,向四周發出無數毒氣團,同時自身也露出了破綻。拼著中毒,諸位英雄決不會放過這致命一擊的機會。霎時間,野蠻人的長劍、死靈的骨矛、刺客的拳劍、亞馬遜的爆炸箭,分別將魔女的四只劇毒觸角除下。德魯伊化身為狼人一爪插入她的心髒。
  
  「啊~~~~~~~~~~」伴隨著刺破人耳膜的慘叫,安達麗爾變成一道火柱,被終結了。五位英雄倒在地上,一張張綠臉憔悴異常。
  
  「誰……誰帶解毒藥了?」刺客問。「我只帶了一瓶酸奶。」亞馬遜說。「我只帶了一瓶扁二。」野蠻人說。「我只帶了一瓶腳氣水。」死靈說。「我只帶了一瓶鈣片。」德魯伊說。「你呢?」眾人問刺客。刺客沮喪地說:「我只帶了一瓶暗殺用的毒藥。」「那我們豈不是要等死了?」亞馬遜變成了哭腔。「只剩下一種解毒的辦法了……」德魯伊道。「快說!!!」大家眼睛亮起來。「用尿解毒!」「啊~~」眾人倒。「命要緊,尿也得喝啊!」野蠻人說。「沒辦法了,我認了。」亞馬遜說。「誰有尿快尿!」死靈催道。「大家一起努力,各自找容器自己制造解毒尿!」德魯伊下令。五人各自找個角落,端著容器放水去了。片刻,大家的杯裡多少都有些液體。
  
  「喝吧,為了保命!」德魯伊凝重地說。「不能喝!」刺客道。「為什麼?」眾人不解地看著殺手。刺客道:「我們身中劇毒,尿出來的尿也難保不是毒尿!喝了豈不毒上加毒?」「對呀!」死靈揚手倒了尿,「險些鑄成大錯……」「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聖騎士和女巫,他們可能有純淨尿!」亞馬遜道。「找吧,如果沒被殺,一定被囚禁在某處!」刺客跌跌撞撞向寢宮深處尋去。其他人緊隨其後。
  
  大衣櫃被打開。眾人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女巫只剩下一件褻衣,聖騎士伏在她身上對著一個密碼盒瘋狂地按。只見他蓬頭垢面,表情扭曲,雙目充血,看了眾人一眼,委屈地仰天長嘯:「密碼到底是啥丫~~~~~」
  
  時不我待。眾人好不容易說服聖騎士為大家尿了一泡純淨尿,爭先恐後地喝了,才感覺舒服了點兒。
  
  女巫驚訝地問:「你們……為什麼喜歡喝……喝尿啊?」
  
  「我們中了安達麗爾的毒,只有尿才能解!」德魯伊道。
  
  女巫洩氣地說:「原來是這樣,我帶了這麼多解毒藥看來是沒用了……」
  
  眾暈死。









  篇外篇:恰西的注入
  
  「恰西姐姐,啥時候給我們的裝備注入魔法丫?你不是有赫拉迪克馬克思了麼。」聖騎士和女巫站在恰西的鐵匠鋪外,面對的是緊閉的門窗和一塊寫有「請勿打擾」的牌子。自從取回魔錘,恰西就買了6箱方便面和1箱火腿腸,開始沒日沒夜地閉關研究,已經一星期不見動靜了。
  
  「恰西姐姐,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女巫問。
  
  「兩袋兒榨菜,謝謝!」從屋裡傳出恰西略帶沙啞的聲音。
  
  ★ ★ ★ ★ ★
  
  「榨菜買來了,姐姐開門啊~」幾分鐘後,二人又回到鐵匠鋪門外。
  
  「還有臘腸、鹵蛋、阿香婆、牛板筋……」聖騎士不厭其煩地報著菜單。
  
  喀嚓——門終於打開了。二人被讓到屋裡。
  
  燭光下,恰西蒼白的臉顯得異常憔悴。桌子上堆滿了各種版本的《馬克思選集》和相關研究筆記,左邊爐子上煮著方便面,魔錘赫拉迪克馬克思被派上了新的用場——「你們等一下,我搗點兒蒜泥……」
  
  「那個……」女巫道,「您答應要給我們的裝備注入魔法的,研究得怎麼樣了?」
  
  「這個嘛……」卡西面有難色,「你知道,《馬克思選集》很深奧,即使是像我這樣的專業人士,想研究透也得加以時日。我是個對作品精益求精的人,所以希望你們理解我。」
  
  「那麼,可以預定所注入的魔法嗎?」聖騎士問。
  
  「看來不行,」恰西道,「它有它的意志,它會根據情緒決定灌注什麼樣的魔法。」
  
  「那還有什麼研究的,既然由它作主,你還有什麼顧慮?」女巫不滿地說。
  
  恰西道:「隨機性太大了,並且失控……上次我用咒語喚醒它,這敗家錘子興奮極了,看它都干了些什麼——它滿屋子亂飛,把我的火腿腸加上了100毒素傷害,現在變成了耗子藥;在我的筷子上加了穿刺攻擊,導致我捅漏了5只碗;最可恨的是在我的坐便器上加了神聖冰凍光環……」
  
  「可是,總得試試啊,說不定能給我們的裝備注出點建設性的魔法來!」女巫道。
  
  「好吧,既然你們堅持……」恰西搬過一只屬性無法破壞的大鐵籠子,把魔錘扔了進去。「這是為了防止它再次殃及無辜,現在,你們把需要注入魔法的裝備放進去。」
  
  聖騎士把長劍放了進去,女巫選擇改善自己的法杖。
  
  恰西把籠子鎖好,然後念動咒語。赫拉迪克馬克思開始發光,然後騰空而起,像蒼蠅一樣在籠子裡沒頭沒腦地飛撞,把長劍和法杖打得此起彼伏,把籠子撞得東倒西歪,叮叮當當之聲不絕於耳。
  
  聖騎士和女巫擔心地注視著這一切,恰西則開始吃她的方便面了。
  
  「砰!」魔錘瘋夠了,掉了下來,光芒散去。籠子裡烏煙瘴氣。
  
  「行了,看看你們的裝備變成什麼樣子了,希望不會太離譜……」恰西把籠子的鑰匙扔給聖騎士。
  
  「沒什麼特別的丫?」聖騎士和女巫取出裝備後,失望地說。
  
  「讓老不死給你們辨識一下。」
  
  ★ ★ ★ ★ ★
  
  迪卡凱恩拿著聖騎士的長劍,說:「真TM垃圾,挺好個雙手劍,加點啥不好,加了400防御!這不扯犢子呢麼!還不如拿個盾哩。使用這把劍,就等於宣布了自己的死刑,所以此劍叫做死刑之劍。」
  
  「那我的呢?」女巫問。
  
  「這個嘛,」凱恩看了看法杖,「本來已經很強大了,可惜加了四分之一的傳送幾率,真是畫蛇添足啊~~打起仗來滿地亂飛,說不定哪下沒傳明白就會迎上敵人的刀鋒,這不找死麼……為了諷刺匠人瞎J8注入,此杖名為眼球。」
  
  從此,這兩件傳說中的武器在世間輾轉流傳,被廣大玩家唾罵至今。
發表於 2010-7-24 14:17 | 顯示全部樓層

GOOD

GOOOOOOOOOOOOOOD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表於 2011-9-5 07:50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太厲害了
如果是我就沒辦法寫出這麼厲害的文章了
謝謝版大的文章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9-9 21:57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 還不錯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9-17 11:0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太厲害了
如果是我就沒辦法寫出這麼厲害的文章了
謝謝版大的文章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9-18 16:11 | 顯示全部樓層
滿不錯看的呢!!
推至頂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10-8 18:59 | 顯示全部樓層
真有趣,怎麼會想到這個=  =
給你一讚!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10-14 09:38 | 顯示全部樓層
真好玩!!謝謝大大的分享,趕緊去操作看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10-31 14:31 | 顯示全部樓層
原本在玩遊戲時
都沒想到那麼多
結果看了這篇
我差點沒把我笑死
笑死我啦XDDD

原來安達利爾的頭髮是髮膠用的XDD
還被批評
不過
聖騎士怎麼給了我一個大叔的感覺
明明是聖騎卻那麼紳(變)士(態)
黃部長:真是令人不齒XDD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11-3 13:27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您的分享^__________^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帳號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優質の幻想鄉

GMT+8, 2018-7-16 22:48

著作權聲明 & DMCAChild Pornography使用合約 & Terms and Conditions聯絡我們 & Contact Us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